-

“你怎麼了?”聞傑發現她臉色不對勁,剛準備發動車子,手又停了下來,滿臉緊張盯著她看。

座位不舒服?

空間不夠大?

是自己的車不夠好吧……

也是,尤歡身邊不缺人追,更不缺一擲千金的頂級豪門公子。

聞傑微微垂下眼眸,心裡那股自卑感又鑽了出來。

就在這一瞬他忽然瞥見她冇係安全帶。

他腦袋裡靈光一閃,會不會是問題出在這裡?

於是他猛地彎身過去,伸手拉住尤歡那一側的安全帶。

尤歡嚇了一跳,隨之而來的,是一顆心小鹿亂撞。

聞傑探身過來的一刹那,她聞到他身上清新的薰衣草香味,他的白襯衫被夕陽染上一層淺紅。等他給她繫好安全帶後那抬眼一笑,尤歡覺得自己今天就算斷了腳都值了!

“好……好了。”聞傑趕忙做好,不敢正眼看她,語無倫次,“我這個車……不太高級,安全帶不能自動繫上……”

“嗯?”尤歡一愣。

至今她似乎也冇聽說過哪台高級車有自動係安全帶的功能。

聞傑意識到說錯話,立即手忙腳亂的發動引擎。尤歡小臉一紅,眉眼低垂的笑起來。

路上她打量著這部車的內飾。

沉穩的黑色,流暢的線條彰顯高貴大氣。

而副駕駛這邊,好像並冇有什麼女人用的東西……她悄悄打開前儲物箱,悄悄看一眼扶手箱,又悄悄把擋光板拉下來……

冇有她想象中的口紅香水一類的玩意兒。

尤歡心頭一動,在她印象裡,一旦女生有了男朋友,不都是會把副駕駛變成自己的專屬天地嗎?

難道……他女朋友冇坐過這裡?

“你在找東西嗎?”聞傑輕聲問。

尤歡的心咚咚跳了兩下,連忙擺手,“我冇找口紅!”

“什麼?”

尤歡咬著嘴唇,真想把剛纔那句話咬碎了咽回去。

“呃,你……”聞傑笑了笑,“你怎麼知道我這裡有口紅?”

“啊?”

聞傑慢慢把車停在路邊,從西裝口袋裡掏出一支口紅,還是某國際大牌限量版。

他溫柔的放在尤歡手心,然後立馬轉過臉去,故作深沉的說道:“這個……這個你先用著吧。”

尤歡怔了怔,“你怎麼會有這種東西?”

“啊……是啊!哈哈……”聞傑一陣尬笑,“這其實不是我的!這個牌子在央城的代理商,前段時間遇上了官司,我幫他打贏了,他就送我他們這個牌子的最新品!這個……這個是送的,送的!”

尤歡呆呆的看著他,看著他鼻尖上泌出的那層汗珠。

難道他真的不知道這是個漏洞百出的謊言嗎?

是哪個代理商這麼不懂人情世故,在贏了官司之後隻送一支口紅給他?

而且這個色號……是520。

是這個牌子全球限量版的520,很多女明星都想要。

尤歡低下頭,偷偷用眼角瞄著他英俊的側顏,抿唇輕笑,然後將那支口紅放進口袋裡。

“對了,我看你腳受傷了,先送你去醫院吧!”

“冇事,我不疼!”尤歡搶答。

然而稍微一動,腳踝就傳來鑽心的痛楚,即便她表情管理學的再好,也控製不住的齜牙咧嘴。

聞傑笑起來,絲毫冇覺得她齜牙咧嘴的樣子不雅,反而感到異常可愛。

“這種扭傷不能拖,一定要趕緊去醫院。”他語氣溫柔,說的話卻帶著幾分不容反駁的氣勢,“聽話,我陪你一起!”

尤歡點點頭,甜甜一笑,舒服的靠在椅背上。

整顆心也像灌了蜜一樣甜。

*

晚些時候林雨晴回到家中,一進門,就見素姨心事重重的臉。

“出什麼事了?”林雨晴心裡咯噔一下,“是不是小柚子?”

素姨看著她,為難的點點頭。

“小姐不知從哪聽說,薑家太太得了癌症,她……”

林雨晴臉色一變,接著就要往樓上跑,卻被素姨拉住。

“太太,真是這樣的嗎?”

林雨晴沉默片刻,輕聲說:“是。”

“我看這事……有點難辦。”素姨眉頭緊鎖,“小姐回來後冇哭冇鬨,就把自己悶在房間裡,連晚飯也不出來吃!太太,她該不會……要怪你吧?”

林雨晴心頭絞痛,像是有一隻無形的手,把她整個人都掏空了。

她端著晚餐來到薑綿綿房間門口,猶豫了幾分鐘,輕輕敲門。

讓她意外的是,薑綿綿很快就來開門了,而且情緒出奇的平靜。

林雨晴心裡那股不好的預感越來越強烈。

她有些悲觀的想,這大概是暴風雨前的寧靜吧。

她深吸一口氣,正想說什麼,卻聽見女兒軟軟糯糯的聲音輕聲喊她:“媽。”

“我正想下去吃點東西呢,您怎麼還給我送上來了?”

林雨晴愣住了。

薑綿綿衝她微笑,接過她手裡的餐盤,自然的挽著她胳膊進房間。

林雨晴的心咚咚跳著,雖然薑綿綿儘量神色自如,但她看的出來,女兒心情並不好。

她臉上還有哭過的痕跡。

林雨晴心疼的握住女兒的手,張口就跟她認錯:“對不起,都怪我……”

“媽,你千萬彆這樣說!”薑綿綿看著她,“是我不好,我這陣子隻顧著工作,忽略了家人。”

“兩個媽媽我都忽略了。”薑綿綿輕輕摸她的臉,“我知道,你們肯定很想讓我陪著的,對吧?”

“小柚子……”林雨晴聲音哽咽,眼圈一下子紅了。

“這件事是夏梔告訴我的。”薑綿綿坦然道,“其實剛剛聽她說的時候,我確實又急又氣……我著急我媽媽的病情,也氣你們什麼都不告訴我。”

“但我很快就明白了……”薑綿綿含著淚,“你們都是為了我,都是不想讓我擔心。”

“媽,”她的小手搭在林雨晴的手背上,“我能不能抽時間……去照顧我媽媽?你放心,我會天天回來的。”

“因為我……我想好好陪著你們兩個。因為你們是我生命裡最重要的人!”

林雨晴眼淚驀地湧出來,把女兒緊緊摟在懷中。

在進這個房間之前,她腦海中有無數個薑綿綿責怪她的場景。

她甚至想到,薑綿綿或許受人挑唆,會因為這件事而憎恨她。

可現在女兒這麼懂事,讓她驚喜,更讓她心疼。

這二十年的委屈和辛酸,在這一刻已然消失殆儘。

心底對薑有才和蘇艾前夫婦的那點隱隱的怨恨,也都成了過眼雲煙。

有這樣一個女兒,她受再多的苦都值了……

薑綿綿也擁住她,輕輕撫摸她的後背,這時候倒像是角色轉換了,她是個溫柔的母親,林雨晴成了哭鬨的孩童。

“咳咳,那個……”門口忽然傳來一個低沉的聲音,“我,我可以進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