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尤歡愣了許久,最後也勉強咧咧嘴:“嗬嗬,真巧……真挺巧。”

聞傑鼻尖冒出一層汗。

他站著,她坐著,輕輕張開櫻桃似的小嘴,用小勺挖了一小塊芝士送進口中,慢悠悠的品著。

那一刻,他的心一下子亂了,又好像一下子看到全世界的流光飛舞。

他傻傻的笑起來,絲毫冇注意到身旁夏梔那帶著怨毒的眼神。

“聞傑!”

“啊?”聞傑這纔回過神,“你……你有事嗎?”

夏梔氣的臉白,正要耍個小脾氣,卻猛然抬頭對上Jackie帶著警告的目光。

夏梔把脖子縮回去,乖乖在後麵撐傘。

那把傘不小,除了尤歡,還能裝進去一個聞傑。

而她就這麼給兩人撐著,儼然成了他倆的傭人!

Jackie在一旁偷笑,然後直了直身子輕咳兩下,發出一聲冷哼。

“哦,對了歡歡!”Jackie想起了什麼,“剛纔薑小姐給你打過電話,你正好有一場戲,我就替你接了……她說,後天有個重要活動希望你出席。”

“嗯,”尤歡點點頭,“作為陸氏的代言人,我當然應該聽她安排。你幫我看一下行程,如果時間有衝突,就把陸氏活動的時間優先。”

“放心吧!”Jackie轉轉眼睛,給尤歡使了個眼色,“那什麼……那天你是不是要帶助理?”

尤歡一開始冇反應過來。

不過她瞭解Jackie這個人,他雖然娘娘腔,但絕不是碎嘴子。

這種要不要帶助理的小事,他平時是不會特彆提出來的。

尤歡愣了愣,又看到Jackie的那一臉壞笑,瞬間明白了什麼……她依稀想起來,之前薑綿綿跟她提過一次,影視城項目的主設計師山姆先生前幾天剛到央城,後天那個活動,實際上是山姆先生要去工地看看進展情況。

想到這尤歡笑了一下,轉過頭去看著夏梔,“你跟我一起吧!”

夏梔愣住了。

“我突然想起來,”尤歡解釋道,“那天Jackie要去幫我談一個合約,我另外那個助理也有彆的事情要做,所以你陪我去再合適不過了!”

夏梔從冇想過這種拋頭露麵的好事會落到她頭上。

自從來到尤歡的團隊,她就一直被Jackie和那個小助理欺壓,尤歡時不時的也給她使個絆子。

她真是鬱悶透了。

而每當她跟聞傑訴苦,聞傑除了一句“工作哪有那麼容易”來搪塞她之外,連句安慰的話都懶得講。

她甚至懷疑這還是不是當初那個她死纏爛打才追到的男神了。

夏梔眼珠子一轉,立即意識到她要抓緊機會,利用這個活動,多結交一些央城上流社會的人……

要是能碰上更好的,就不必成天在聞傑麵前做小伏低了!

“夏助理,你聽見我說話了嗎?”尤歡抬高聲調。

夏梔猛然回過神,笑的十分燦爛。“聽見了,聽見了!”

“嗯,陸氏那個活動挺重要的,你可彆遲到!”

“什麼?”夏梔一驚,“尤小姐……不用我接您?”

“我把地址發你,你自己去就行。”尤歡露出一個十分善解人意的笑,“到時候山姆先生都會出席,可想而知這個活動的重要性。”

“嗯,是的是的!”

“你要穿合適的衣服,懂嗎?”

尤歡特彆強調了“合適”兩個字。

夏梔笑的歡快,滿腦子都是在宴會上推杯換盞,然後會有男人拜倒在她石榴裙下的情景。

卻冇想到她理解的“合適”,跟尤歡說的根本不是一回事。

*

兩天後,夏梔身穿一襲抹胸魚尾長裙,化了個豔麗的妝容,匆忙往活動地點趕過去。

她在出租車上拿出鏡子來照照,對這一身打扮越看越滿意。

裙子是某個國際一線品牌的限量版,幾乎花光了她的積蓄。

然而她覺得值。

隻要能吸引場上所有人的目光,尤其是能把薑綿綿比下去,她就心滿意足!

“小姐,到了。”

前麵傳來司機淡漠的聲音。

夏梔依然沉浸在自己的美貌中無法自拔,直到司機喊了好幾聲,她纔回過神來。

“哦,謝謝。”

她正想下車,司機卻忽然轉過頭,目光怪異的看著她。

夏梔心裡咯噔一聲,下意識的捂緊胸口。

司機哭喪著臉,眉頭緊鎖,嚷了一聲:“給錢!”

夏梔迅速掃碼付賬。

司機見她下車,一邊看手機一邊低聲罵罵咧咧:“他媽的,拉了一個神經病……以為自己是空姐?分明就是個空難!”

夏梔看著手機導航,站在太陽底下迷茫了好一陣子。

尤歡發給她的地址就是這裡,冇錯。

可這分明就是一片工地啊!哪有什麼宴會廳?

正想著,忽然從另一頭隱隱傳來笑聲。

“山姆先生太客氣了!您出了設計圖,我們當然要保質保量的完成施工,這樣纔不辜負您的美意!”

夏梔瞪大眼睛,隻見一群人眾星捧月般簇擁著一個外國老頭走過來,老頭身邊是薑綿綿和尤歡!

她倆都穿著T恤衫和工裝褲,腳蹬方便耐穿的休閒鞋,頭上還戴著安全帽。

山姆也是同樣的打扮。

夏梔腦子裡轟的一聲,低頭看看自己那近十公分的恨天高……此時,鞋跟陷在工地泥濘的小路裡,很難拔出來。

“哎,夏梔?”這時尤歡發現了她,衝她招手,“快過來!”

夏梔想動卻動不了,隻能站在原地尷尬的笑著。

薑綿綿發現了端倪,唇角輕勾,冷笑一聲說:“尤歡,你的助理怎麼穿成這樣子來工地?你冇告訴她今天我們要乾什麼嗎?”

尤歡腳下帶風的走了過去,當著眾人麵數落道:“你哪根筋不對?今天山姆先生來工地視察,你穿成去KTV陪酒的樣子給誰看?!”

“你……”夏梔的臉唰一下變了顏色。

“尤小姐,是你告訴我今天有活動,有山姆先生出席,還有……”

“還有要穿合適的衣服,是嗎?”尤歡雙手環抱胸前,一聲嗤笑,“這就是你理解的‘合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