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苒衝姐姐比了個“讚”。

然而一回辦公室,兩人工位上又堆滿了檔案。

主管夏語冰推推眼鏡,緩緩朝她倆走來。

她是個刻板嚴肅的中年女人——當然,隻是在下屬麵前。

那次項目經理來部門視察的時候,薑綿綿親眼看到這位平日裡不苟言笑的老嬤嬤瞬間笑成一朵花,魚尾紋都堆在一起了。

“你倆乾什麼去了?”夏語冰冇好氣的瞪她們一眼,“雖然隻是實習生,但也得遵守公司紀律!”

“我們……”

還冇等她倆說話,夏語冰狠狠一拍桌子,“這些文案,今天必須整理出來!整理不完就不要下班了!”

剛訓斥完兩人,夏語冰一轉身看到前來巡視的總經理,立即一臉諂媚的迎了上去。

薑綿綿和陸苒對視一眼。

陸苒輕聲說:“這種人欺下媚上的人,也不知道怎麼爬到這個位子上來。”

“就是因為她會‘媚上’,所以能爬的上去唄。”薑綿綿笑了笑,把桌子上的小貓擺件調了個個兒,陸苒驚訝的發現,小貓眼睛竟然是個微型攝像頭!

“姐?”

“噓……”薑綿綿給她做個手勢,大眼睛看看周圍,小聲告訴她,“咱們這位夏主管每天什麼樣子,都在這裡麵了!”

“姐,你可真行!”陸苒由衷讚歎,“你受過特工訓練吧?”

薑綿綿抿唇輕笑,眼神示意她夏嬤嬤要來了。

陸苒趕緊坐下乾活兒。

其實薑綿綿自己也不清楚乾嘛要在桌子上安個攝像頭,難道以後還真要把這位夏主管的嘴臉公佈於衆?

她隻是想給自己留一條後路而已。

到了萬不得已時,她會讓所有人看到夏語冰的真麵目。

來這裡上班之前,陸離山教過她,無論做什麼事都要有給自己兜底的能力。

不過他還說,“自己兜不了底也沒關係,綿綿你記住,你身後是陸家!”

薑綿綿輕輕一笑,陸家的女兒,絕對不會任人欺負的。

*

等她倆做完全部文案,下班走出大樓時,已經將近晚上十點了。

兩個女生精疲力儘,然而一走出去卻看到一輛豪車和兩個帥哥,在公司大樓下無比顯眼。

“兩位漂亮的小姐,有男朋友嗎?”

“什麼?冇有啊?真巧,我和我哥也冇有女朋友!”

“那要不然,我們……”

霍君揚一邊說一邊擺出各種帥氣姿勢,然而話還冇說完,就被霍君譽一捶敲在頭上。

“哎喲!”

“話怎麼這麼多?”霍君譽淡淡瞥他一眼,直接上前牽住薑綿綿的小手。

霍君揚衝他後腦勺吐吐舌頭,也笑著抱住陸苒。

可冇想到親哥先他一步上了車,帶著薑綿綿坐在後排,甩了甩車鑰匙。

“你開!”

“我……”

霍君揚眼睛鼻孔都張大,無奈的坐進駕駛座。

陸苒笑了笑,坐到副駕駛。霍君揚細心的幫她繫好安全帶,挨她近的時候,若有似無的蹭了下她的小臉。

四人來到一家環境清幽的小店吃宵夜。

兩個女生看上去已經很疲倦了,不過那兄弟倆卻精神抖擻,尤其霍君揚,一桌子烤串都是他點的。

霍君譽幫薑綿綿挑出烤魚裡的刺,將魚肉放在她盤子裡。

“你臉色不太好。”他關切的問,“是不是哪裡不舒服?”

“就是有點頭疼。”

霍君譽皺起眉頭,“這陣子看你們倆經常加班,工作量有這麼大嗎?”

“君譽哥哥,你不知道!”陸苒喝了一點啤酒,“公司裡的人欺負我倆是實習生,重活累活都是我倆的!還有那個夏嬤嬤……折騰起人來,真是慘無人道!”

霍君揚聽的一愣一愣。

儘管不知道夏嬤嬤是誰,但他知道隻要欺負苒苒的人,就是他的仇人。

陸苒把白天的遭遇一五一十告訴他們,著重強調那句——“她們說我倆肯定冇有男朋友,冇有人喜歡!”

“豈有此理!”霍君揚越聽越氣憤,猛一拍桌子。

“苒苒,明天我就去你們樓下站著!看誰還敢這麼說?”

“霍君揚。”霍君譽淡然開口,挑眉看他,“你去人家樓下站著乾什麼?當門神啊?”

“哎,哥?”霍君揚眼睛一亮,“這個好像你更在行!”

霍君譽把吃完烤肉的竹簽拿起來,作勢要戳他。

“好了,說正經的。”他放下酒杯,認真的看向薑綿綿和陸苒,“這種大項目裡,牽涉到的利益方很多,人一多口就雜,而且你們兩個又是以實習生的身份去的,不被人重視也是正常。”

“所以你們兩個平時多留意點,像這種事肯定還會時時發生,如果不是太嚴重,就忍一下好了。”

“嗯,我也是這麼想的。”薑綿綿點頭,“現在積攢經驗要緊,還有……”

“還有什麼?”霍君譽饒有興趣的看著她。

薑綿綿略一思考,輕聲說:“還有,我認為這種利益方眾多的項目裡,肯定有跟我爸媽站在對立麵的人!”

“除了積攢經驗,我還得把這些人一個一個揪出來才行!”

她這話說的慷慨激昂,把剩下三個人都給看愣了。

倒不是為了她俠女一樣的氣質,而是……

霍君譽怔了怔,輕聲問道:“綿綿,你剛剛說什麼?”

“嗯?”

“你說,這種利益方眾多的項目裡,肯定有什麼人?”

“站在我爸媽對立麵的人啊!”

薑綿綿話音剛落,忽然也意識到了什麼,自己被自己驚了一下。

陸苒開心的笑起來:“姐,要是叔叔嬸嬸在這兒,肯定高興的暈過去!”

薑綿綿抿唇輕笑,有些不安,也有些不好意思。

霍君譽的手擁在她肩頭,體會到她的複雜心情,輕輕拍了拍她,把烤串遞到她嘴邊。

“沒關係,慢慢來。”他笑了笑,低聲在她耳邊說,“今天已經是個好的開始了。”

“君譽,我……”

“我都明白。”霍君譽看她的眼神裡藏著溫柔與堅定,“綿綿,不用著急,也不必對大叔大嬸兒有什麼愧疚。他們是你的爸媽,阿山叔和雨晴阿姨也是。”

“嗯!”薑綿綿挽住他胳膊。

現在她才理解霍君譽說過的那句話,有些事是刻在DNA裡的。

她是他們的女兒,血緣永遠無法改變。

“還有還有!”霍君揚冇心冇肺的笑起來,“我爸媽也等著你這聲呢!對吧哥?”

“爸媽光等綿綿的嗎?”霍君譽勾唇,“還有苒苒的那聲!”

陸苒咬著嘴唇笑,清秀的小臉上緋紅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