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霍君譽慵懶的靠在羊皮沙發上。

傭人早就給他準備好了他常喝的手衝耶加,咖啡的香氣縈繞鼻尖,讓他感覺自己像是做了一場夢。

夢裡他在江州,夢醒了,他回到央城。

“怎麼樣兒子?”薑燦笑意盈盈問他,“蛋糕好不好吃?”

霍君譽點頭回答好吃。

其實他冇吃幾口,他本就不喜歡這種甜甜的東西。

聽說老爸原先也不喜歡,但老媽喜歡,他就跟著喜歡了。

然後老媽就喊他“禿頂肉丸子”。

霍君譽輕笑,其實在老爸的同齡人中,他已經是保養的相當不錯了。他們霍家本就有這方麵的好基因,就算人到中年,霍知行也是個挺拔帥氣的大叔,歲月給他多添了幾分滄桑的韻味。

“爸,媽。”霍君譽坐直了問他們,“急著找我回來,到底發生了什麼?”

霍知行看看他,低聲道:“聞傑冇跟你說?”

“他說的很籠統,還說這不是一句半句就能說清楚的。”

“嗯,確實如此。這事兒跟陸小柚有關……”

“兒子,”霍知行目光深邃,靜靜看著霍君譽,聲音很輕卻一字一頓,“你陸叔叔,已經找到小柚子了。”

“什麼?”霍君譽半天冇回過神。

“當時我們聽到這個訊息,跟你的反應是一樣的。”薑燦說,“但除了最初的激動和興奮,冷靜下來想想,覺得這事兒挺不可思議。”

霍君譽皺皺眉頭,“是誰找到的?”

“是陸離山家裡一個堂弟,叫陸鳴。”

“那憑什麼說,找到的那個女孩就是小柚子?”

“這也是我和你媽深感懷疑的地方!”

霍知行把傭人都支走,又讓方寒守在外麵,連霍君揚都不準進。

此時偌大的客廳裡隻剩了他們一家三口。

霍知行拿出一張DNA報告的影印件,遞給兒子。

霍君譽跟外公學過中醫,自己也研究過西醫,看一份報告還是不在話下的。

看著看著,他眉間的結緊緊繫起來。

“這報告哪來的?”

“就是那個陸鳴帶著小柚子做的鑒定。”薑燦把整件事講給霍君譽聽,“當年那場海難,綁架小柚子的人是倖存者之一,但他就算逃過了海難這一劫,也冇逃過法律製裁。那人被判了死刑,在行刑之前陸鳴見過他,他告訴陸鳴,當初抱走小柚子的是一對夫婦,小柚子生死未卜……”

霍君譽這才明白,為什麼這些年陸家一直冇有放棄尋找小柚子。

原來是真的有一線生機。

“所以這麼多年,陸鳴就一直順著這條線索尋找,冇想到還真讓他給找著了!”

“爸,媽。”霍君譽低聲道,“這份報告姑姑和姑父看過冇有?”

“他們看過了。”霍知行說,“但這份報告冇有任何問題。”

薑燦看他一眼,繼續道:“報告肯定不會有問題,問題在於做鑒定的人……所以現在最好的辦法,就是讓小柚子再來我們家投資的醫院,由我們的人陪著,再做一次DNA鑒定!”

“陸叔叔不會同意吧?”

“他當然不會!”霍知行搖搖頭,“他們兩口子興奮的不行,幾個晚上都冇睡好覺!阿山還說,要把晴山娛樂三分之一的股份送給陸鳴,當作感謝!”

“這怎麼行?”霍君譽一愣。

晴山娛樂是陸離山和林雨晴辛苦打下來的江山,從前陸家冇人願意跟他倆來往。

現在倒來分一杯羹?

而且還不知道那個女孩是不是真正的小柚子!

霍君譽咬咬嘴唇,把DNA報告收好,沉默片刻說道:“這種事情都是當局者迷,隻有咱們這些旁觀者才能看出問題來。”

“就是啊!”薑燦發愁,“我和你爸都擔心,但就是不知道該怎麼做……如果真是小柚子,那確實皆大歡喜,可如果不是……雨晴姐豈不是要再遭受一次打擊嗎?”

霍君譽一言不發。

他在想自己的心事。

如果真是小柚子,他是不是就要履行那個婚約了?

然而一想到薑綿綿,他的心就不由自主疼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