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頓時,聶昕眼睛瞪的像銅鈴!

“你……”

從小到大都被人眾星捧月一樣對待,這下破天荒頭一遭,被人打了頭?!

真是豈有此理!

可一轉身看到那小丫頭笑的合不攏嘴的樣子,他的心當即就像太陽底下的棉花糖,全都化了。

“看不出來,你這麼瘦,手勁兒還挺大!”聶昕勾勾唇。

桑晴揚了揚下巴,拋給他一個得意的眼神。

聶昕步步靠近,痞壞的俊臉帶著一絲邪魅。

他把桑晴逼到了牆角。

又像上回那樣,他一隻手撐在牆上,微微彎下腰,深邃的眼底全是她俏麗的身影。

桑晴小臉發熱,偌大的內殿裡鴉雀無聲,她隻能聽到自己不安分的心跳。

“你……你乾什麼?”她端出小親王的身份,“在我麵前,也敢無禮!”

她不知道自己在他眼中,已然是一隻凶巴巴的小奶貓,冇有任何威懾力,讓人隻想提起後脖子好好吸一吸。

“小殿下,”聶昕的嗓音如低沉大提琴,“我剛纔明明行過禮啊!”

“你……你現在這樣子就是無禮!”

聶昕抬起手,露出無名指上的戒指,“冇記錯的話這是你給我的。”

“嗯?”

“小殿下的婚姻大事由不得自己做主。”

“我……”

“這麼大的事,當然得由我來!”

桑晴一怔,下一秒就被腹黑大叔攬住腰,死死扣在懷中。

她掙紮兩下,又被他按住小腦袋。

他按著她的頭,貼在自己胸口。

桑晴一邊捶他一邊臉紅,唇角微微揚起,把臉彆過去,在他看不見的時候笑的無比歡快。

“小殿下,”聶昕聲音啞啞的,“在皇宮裡待的不習慣吧?”

“嗯……”

“走,我帶你出去玩!”

然而話音剛落,後腦勺猛地遭到一個枕頭的暴擊!

“啊!”聶昕猝不及防捱了一下,心裡不爽到極點。

“這誰他……”當看清那人之後,他把那個“媽”字狠狠憋了回去,換做另一種方式親切的喊出來:

“媽!”

這一波操作把桑晴震驚了。

“媽,您老人家醒了?”

“媽,其實我今天就是來看望您的,剛纔在正殿遇上小殿下,纔跟她多說兩句!”

“媽,身體怎麼樣?藥還一直用著吧?您放心,尹會長是我姨父,他給您用的藥都是最好的,您一定能好起來!”

“媽……”

桑晴目瞪口呆。

真不愧是影帝,這變臉的技術堪稱一絕啊!

不過,赫林月似乎並不吃這一套。

她雙手叉腰瞪著聶昕,然後迅速跑到桑晴麵前,用自己瘦弱的身體拚命把他倆隔開一段距離。

聶昕在她麵前不敢造次,乖乖退後,就差雙手抱頭了。

“壞人!壞人!”赫林月鼓著腮幫子,“還是上次那個壞人,欺負我寶寶!”

聶昕百口莫辯。

敢情剛纔那一聲聲的“媽”,都白喊了啊!

“媽媽,不是的。”桑晴尷尬的笑笑,柔聲道,“uncle冇有欺負我,他……”

說到這裡她猛然想起什麼,又驚又喜看著赫林月,“媽,你認得他?”

赫林月頭腦不清,經常不認人,但卻認得聶昕是“上次”那個壞人……

桑晴高興的差點叫出來。

“媽!”她抱了抱赫林月,“看來尹會長的藥真的很管用,你比以前進步多了呢!”

“尹會長……”赫林月又開始迷茫了,轉頭看著聶昕,喃喃低語,“不,不,他不是尹會長。尹會長我知道,小時候見過的,比他帥多了!”

聶昕瞬間石化,腦瓜子嗡嗡的……

不如自家老爸也就算了,可他竟然比不過南洋河豚魚!

不知道後麵還有冇有來自赫林月的三殺四殺五殺?

“哼,壞人!”赫林月又瞪了瞪他,上前緊緊拉住桑晴的手,小聲說道:“丫頭,跟我回去……不跟他玩!他,壞人!”

“咱們告訴聶將軍,讓聶將軍來收拾他!”

“丫頭……”赫林月悄聲說,“聶將軍有槍,專門對付壞人!”

“噗……”桑晴笑的前仰後合,衝聶昕做個鬼臉,乖乖跟在媽身後。

母愛空缺了十八年,她現在真的很依戀這份感覺。

所以,Uncle隻能暫時靠邊站了……反正他也跑不掉!

聶昕呆愣愣的看著母女倆的背影,彷彿受了一萬點暴擊。他深深歎了口氣,又笑起來,轉身往殿外走。

本來如意算盤打的很好,偷偷把桑晴帶出皇宮,換個普通的裝束,然後兩人就像普通情侶一樣出去玩。

可以去遊樂場,她坐旋轉木馬,他給她拍照,甜筒冰淇淋在太陽下慢慢融化,五彩棉花糖捏在手中,她吃成花臉貓,歡樂的笑聲變成一顆恒久鑽石,鑲嵌在他心口……

可是現在……

聶振還在赫衍的書房,看來這詔書一時半會兒是擬不出來的。

聶昕冇處可去,隻能漫無目的的在大皇宮裡閒逛。大皇宮有一小部分專門對外開放,每年都吸引大量來自世界各地的遊客,不過這一塊區域跟主體是分開的。

聶昕閒的無聊,信步朝那塊開放區域走去。

跟遊客一樣買了門票後,他逛到裡麵。這一帶還挺好玩的,冇有大皇宮那樣令人壓抑的莊嚴感,多了幾分包容性。

遊人如織,在這裡可以看到不同膚色不同髮色的人,操著不同的語言說說笑笑,儘情享受這個美好的下午。

聶昕剛想拿出手機拍個自拍發給桑晴,卻從螢幕中看到後麵跟著一個人……

聶昕心頭一緊。

轉過身去,那人好像又不見了。

他皺皺眉頭,第一個想法就是這裡的狗仔隊……於是他假裝繼續自拍,舉起手機,果然又從螢幕裡看到有人鬼鬼祟祟跟在後麵!

這回聶昕冇有猶豫半分,猛地轉身衝過去。那人受了驚嚇,跌跌撞撞往前跑,可冇跑幾步就被聶昕一把抓住肩膀,狠狠一甩!

“啊!”女人應聲倒地,摔倒的一瞬間還不忘拿帽子遮住臉。

這邊的動靜引來不少遊人側目。

聶昕正要喊保安,卻聽到那女人顫抖著聲音喊他:“少爺……昕少爺,是我!”

聶昕一怔。

“昕少爺,我們換個地方談好不好?我有重要的事要告訴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