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夏梔撥號碼的時候手微微發抖。

電話接通的一瞬間,她的心也快提到嗓子眼。

“喂?”

“嗬,夏小姐。”男人陰陽怪氣的笑著,“最近買的東西不少啊!”

夏梔臉色一白。

她早就該猜到,那幾張卡都不是白給她的,他們一直都在監控她的花費!

“是啊,我就是買幾個限量款的包,買幾身香奈兒套裝,再買點好用的化妝品罷了……怎麼,這些難道不是我應得的?”

“你買的似乎不止這些啊……”那頭傳來沙沙翻紙的聲音,“這賬單上顯示,你又買了輛跑車!”

“我上學不想再擠地鐵了,我想舒服一點,有什麼錯?”

男人但笑不語。

“這些……這些都是我應得的!”夏梔聲音微顫,“要不是我幫你們弄來綿綿的化驗樣本,要不是我幫你們拖住她,你們的計劃能實施的這麼順利?”

“哦?應得的……”男人細品這幾個字,一聲冷笑,“看來先生真冇看錯你!”

“什麼意思?”

就是很不好控製的意思。

不過男人冇說,隻是笑了幾聲,就開始進入正題:“除了帶她點淚痣,你還有冇有彆的辦法讓她樣貌變化再大一點?”

“還想怎麼樣?”夏梔冷哼道,“整容嗎?那可是一大筆錢!先生能捨得?”

“小女生說話不要這麼夾槍帶棒,不然就不可愛了!”

“我隻不過花了點錢,有必要特意打個電話過來質問我嗎?”夏梔憤憤不平,“我告訴你們,要是真把我惹急了,我就帶著薑綿綿去央城!看你們怎麼辦!”

“小姑娘,”那頭的聲音沉下去,“做事不要衝動,不然我保證……你倆冇那個命走到央城!”

夏梔畢竟也是個二十出頭的女孩子,一聽到這種威脅,儘管深感厭惡,但還是因為害怕恐懼而住口。

“先生吩咐,想辦法把薑綿綿的樣貌再改一下!”男人笑了兩聲,咬著每一個字,“如果冇錢整容,那就……毀容!”

說完電話扣掉,夏梔一時間大腦空白,靠在一棵樹上,鼻尖泌出細細的汗珠。

當她失魂落魄的走回食堂,薑綿綿已經買好了飯,坐在她倆最常坐的那個位子上等她了。

夏梔勉強衝她一笑。

薑綿綿買了紅燒獅子頭和清炒芥藍,還要了一份炒米粉,都是她平時最喜歡吃的。

“給!”薑綿綿把筷子遞給她,“幸好你回來的及時,菜還冇涼!你這電話打的時間夠久的,說,是不是交男朋友了瞞著我啊?”

夏梔抬眼,對上她單純澄透的大眼睛,還有甜美的笑……那一瞬間她鼻尖酸澀,眼淚差點湧出來。

人心都是肉做的。

她不敢說自己對薑綿綿有多深厚的感情,但她敢說,自己對她也絕對不是隻有利用!

她在這個學校裡是個異類,有錢人家的孩子都排擠她嘲笑她。

唯有薑綿綿跟她同是天涯淪落人。

這兩年她倆抱團取暖,一起度過了很多艱難的時光,學校裡那間麵積不大卻很溫馨的宿舍,是她倆一點一滴佈置起來的。

她倆曾勾過手指,就算將來各自有了家庭,有了老公孩子,她倆也要共同買一間小小的公寓,房產證上寫她兩人的名字,那就是她倆擋風遮雨的地方。

萬一婚姻不如意,生活不愉快,她倆還有個屋簷可以躲躲。

薑綿綿喜歡做長遠規劃,當她倆一做出這個決定後,薑綿綿就開始攢錢了。

她的錢包裡有一張銀行卡,隻往裡存錢,從來不花。

薑綿綿說那是給她倆以後的房子攢的首付錢……

薑綿綿對她,那是掏心掏肺的好。

可她在乾什麼?

她在想著怎麼給她毀容!

“夏梔!”

“啊?”夏梔一個激靈。

“快吃飯!”薑綿綿無奈的搖搖頭,“你怎麼回事,丟了魂兒了?哪個男人啊,迷成這樣?”

夏梔狠狠使勁兒才能把嘴角勾起來,然後做了個深呼吸,拚儘全力裝成若無其事的樣子。

她看向彆處,也把薑綿綿的注意轉向彆處。

“哎,你看那不是顧紫晗嘛!”

薑綿綿順著她的視線看過去,還真是!

像顧紫晗這樣的千金小姐,是從來不會在食堂吃飯的,雖然這個食堂的標準堪比五星飯店的自助餐。

但今天真奇怪,顧紫晗不僅在食堂排隊取餐,還笑的陽光燦爛的,平時嘴上說著討厭食堂這種又擠又亂的地方,可今天卻見了誰都打招呼。

“她在高興什麼?”夏梔輕嗤道,“都說人逢喜事精神爽,這世界上的喜事無非是兩種——有錢了,有對象了!顧紫晗不缺錢,那就是有對象了?”

薑綿綿看的很明白,露出意味深長的笑。

顧紫晗確實人逢喜事,隻不過這喜事跟錢和愛都沒關係。

這喜事就是,她抄到了薑綿綿的參賽作品!

果不其然,顧紫晗將餐盤放到桌上後,就朝薑綿綿這邊走過來。

“哎呀,你們兩人就吃這點菜?”顧紫晗居高臨下,目光裡充滿鄙夷,“菜不夠的話,跟我說,這食堂是我們顧家投資的,隻要我打聲招呼,給你倆加個菜還是挺容易!”

說完她冷笑一下,咬牙切齒:“就當是做好事,喂狗了!”

“你……”夏梔猛地站起來,狠狠瞪著她。

“算了,夏梔。”薑綿綿拉住她,又看向顧紫晗,露出一抹淡然的笑,“咱們彆跟顧大小姐計較。”

“誒?顧小姐,你盤子裡的菜挺多的嘛!”薑綿綿笑道,“難怪,食堂是你家投資的,自家投資的食堂,當然寵著自家的狗,給的菜花樣多分量足,真是不錯呢!”

“你說什麼?!”

這下輪到顧紫晗瞪眼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