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嘉敏嘴唇微微抖動,對上赫衍的眼神,心虛的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冇……冇什麼。”嘉敏勉強輕笑,“陛下,庭審時間太長,您累了吧?我先扶您回去休息……”

“我要聽實話!”赫衍低吼,“你找的到底是什麼人?”

嘉敏呆愣在原地,轉而將目光對準阿玉。

“這是怎麼回事!”她狠狠咬著每一個字,“阿玉,你……你究竟要乾什麼?”

“王後孃娘,”阿玉神色淡然,“按照您給我的線索,我隻能找到這兩個人啊!”

“你……”

阿玉唇邊掠過一抹詭異的笑。

“王後孃娘,是您告訴我的,那兩人一個吸毒,一個做皮肉生意,所以我找來的這兩個人很符合條件!”

“你胡說!”嘉敏憤怒的盯住她,“我告訴你的資訊,明明還有彆的!”

“當年正是您親手把小親王交給這樣兩個人的!不是嗎?”

“阿玉!”

嘉敏的心咚咚跳著,全身血液似乎都凝固住了。

“阿玉,你說什麼?”赫衍震驚,身體僵直,彷彿五雷轟頂。

許久,他不可思議的看向嘉敏,心頭絞痛的厲害。

“阿玉……說的都是真的?”他氣息不穩,盯了她半晌,猛地一把抓住她手腕!

“當年你先是騙我說把孩子交給了一個律師家庭,你說孩子會過上很好的生活!後來你又說,孩子雖然在貧民窟,但被一對吉普賽夫婦收養了!嘉敏……你又騙我,又騙我!”

“孩子怎麼會落在這樣兩個人手裡?!”

“嘉敏,你說話!”

赫衍狠狠一推,嘉敏差點摔出旁聽席。

她的大腦一片空白,赫衍憤恨的眼神像尖刀,捅進她心底最深處。

“阿衍,你聽我說……”

“王後孃娘。”薑燦起身,目光淡漠,嘴角勾起一絲冷笑,“其實我很不明白您為什麼一定要找到這兩個人?”

“這兩個人對您意義重大?”

“還是說……”薑燦雙眸逐漸鋒利,“您需要那兩個人提供對我父親的偽證?”

“你胡說!”嘉敏像隻困獸,做著最後的抗爭,“這裡是法庭!你知道汙衊王後是什麼罪名嗎?”

“我太太是不是汙衊,您心裡最清楚了!”霍知行輕輕摟住薑燦,“我嶽父對南洋的醫藥行業做出了什麼樣的貢獻,大家有目共睹,況且他與月殿下無冤無仇,又怎麼會串通兩個他根本不認識的人去害她?”

“這其中的邏輯,隻要有點腦子的,都能想通!”

嘉敏臉色慘白,咬著嘴唇一言不發。

而桑晴一臉茫然,不知道他們在說什麼。

為什麼忽然弄來兩個陌生人,說是她的父母?可她那對不負責任的父母又在哪裡?

嘉敏王後竟然在暗中尋找她的父母……她究竟要乾什麼?

桑晴的大腦一片混沌。

法庭上也出現竊竊私語的聲音。

法官舉起法槌正要敲,這時阿玉站了出來,拿出手機裡的一段錄音。

“法官大人,各位律師,以及陪審人員……”阿玉顫抖著聲音,“大家可能都比較好奇王後孃娘到底為什麼要找桑小姐的父母。這裡,就是答案!”

阿玉按下播放鍵,裡麵傳來嘉敏王後的聲音:

“你和阿淑一起去,找到這兩個人,把他們帶回南洋……再讓他們背過這份證詞。”

“到時候尹若鴻的罪名,就是串通桑晴的父母謀害皇室成員,居心叵測,所以這幾個人都會坐牢的!”

“娘娘,這兩個人真的能為我們所用?”

“嗬,男人是個癮君子,你把赤竹粉給他一些……至於那個女的,先給她一筆錢,隻要她見了錢,就什麼都聽我們的了!”

……

法庭上一片嘩然。

嘉敏像見了鬼一樣瞪大眼睛,臉上冇有半點血色。

“赤竹粉?”有些外國記者開始小聲打聽,“那是什麼東西?”

“那是一種毒品!”尹若鴻每一個字都擲地有聲,“南洋的赤竹不是竹子,是一種花,跟罌粟差不多,十朵赤竹就可以提煉一毫克的赤竹粉。這種毒品毒性非常大,很容易上癮,吸食一定數量,短時間內就能暴斃身亡!”

“王後孃娘,”尹若鴻似笑非笑的看著她,“南洋明令禁止赤竹粉買賣,一旦發現,就要施以重刑!您該不會不知道吧?”

法官皺了皺眉,與兩旁的陪審員對視一眼。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還冇弄清楚那兩個證人到底是怎麼回事,又冒出王後私藏赤竹粉的案子!

這一旦被證實,罪名可就大了……

“阿玉……”嘉敏大口大口喘氣,額頭冒出一層汗,每一個字都說的無比艱難,“你,你竟然背叛我……”

“娘娘,這不算背叛。”阿玉目光平和的看著她,“您知道的,我記性不太好,以前您每交代我一件事,我怕遺漏細節,都會錄下音,回去一點一點仔細覈對。”

“所以你們還想聽聽王後孃娘都派我做過什麼事嗎?”

阿玉麵向眾人,舉起手機。

嘉敏尖叫一聲,瘋了般上前給她一個耳光!阿玉的半邊臉高高腫起,嘴角瀰漫著血腥的味道。

然而她卻笑了出來。

“王後孃娘,”她每個字都說的異常清晰,“我從來都不知道,把一切都說出來的感覺原來這麼好!我再也不用揹負著一個沉重的心靈十字架了。”

“你這個賤人!”嘉敏眼睛通紅,破口大罵,“我讓你去曼城找人,可是你騙我……你這個賤人竟敢騙我!”

“娘娘,人我已經找了,是跟阿淑一起找的。”阿玉笑道,“隻是很不湊巧,在曼城的時候,有人比你先一步找到了我們,找到那兩個人!”

嘉敏愣了許久,緩緩轉過臉看向一旁的薑燦。

“是你?”

“確切地說,是我丈夫。”薑燦微微勾唇,“是知行讓人把阿玉阿淑以及那兩人攔住的。然後我們把他們分開,交代了幾句話而已。”

在曼城貧民窟街頭看到這幾個人時,霍知行就讓保鏢把他們帶回了彆墅。

他放走了桑晴的養父母,然後派人找來另外一男一女,並以最快的速度查清了阿玉和阿淑的底細。

於是薑燦纔有更多的資本跟阿玉和阿淑談判——

阿玉的兒子,可以進南洋最好的公立小學。

阿淑的弟弟,可以在尹氏得到最好的救助和照顧。

而這一切的條件,就是她們今天出庭所說所做的。

薑燦收起笑容,慢慢走近嘉敏。

曾經她也是很敬重這位王後的。

她還記得第一次在大皇宮裡見她,嘉敏王後端莊優雅,談吐舉止落落大方,讓她很是欽佩。

然而冇想到光鮮的外表下,隱藏的竟然是一顆卑劣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