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霍知行嗓音低沉,輕輕吐出三個字:“冇問題。”

此時他安排的人已經跟上了傅清顏的車,並且發來路徑定位。

車子是往城外某個方向開,跟上回跟蹤孫美芬時那個方向一模一樣。

傅清顏果然是去找呂茂昆了。

霍知行勾唇,越來越多的證據像逐漸膨脹的氣球,隻等將來的某天,砰的一聲爆炸。

真相或許會帶來一時的傷痛。

但對傅成威來說,卻是一輩子的解脫。

“老婆,你辛苦了。”霍知行溫柔道,“早點回去休息,剩下的事交給我。”

薑燦點頭答應,在保鏢的護送下回到彆墅。

幾天後霍知行跟聶昕在辦公室裡見麵。

影帝坐在沙發上,一雙長腿交疊著,樣子慵懶而隨性。連白色西裝這麼挑人的衣服,在他身上都顯得特彆熨帖。

平常傅氏的女員工們基本不往這一層跑,因為她們害怕霍知行。

可今天這些女人一個賽一個的熱情,在霍總門前走來走去,不時掉一隻鋼筆或丟了本子,彎腰的工夫透過玻璃門縫隙往裡麵瞄。

直到霍知行在走廊儘頭出現,她們感受到這強大的氣場,紛紛四散而逃。

霍知行走進辦公室,打趣道:“你要是再坐一會兒,這些女員工的眼珠子都要掉出來了。”

“你們傅氏難道冇有雄性動物?”聶昕得意的勾勾唇。

霍知行收斂笑容,麵無表情的盯住他。

“表妹夫,承認我比你帥真有那麼難嗎?”

“冇事就出去!”

聶昕笑起來,“彆,跟你開個玩笑!你看,東西我都給你帶來了。”

他把信封往桌上一放,裡麵是一遝照片。

霍知行看了看,冰塊臉上總算出現一抹笑意。

幾天前他動用的正是聶昕帶來的那幾個手下,跟蹤傅清顏一直跟到呂茂昆的老窩。

還拍下了傅清顏跟呂茂昆見麵的場景。

照片上的兩人樣子十分親密,呂茂昆的手甚至摸到了傅清顏的腰間。

如果他真的把傅清顏當一個晚輩,豈能這麼冇有分寸?

霍知行把照片塞回信封,這種臟東西看多了直犯噁心。

“謝了。”他抬眼看看聶昕,“你跟桑晴的的事,我和燦燦一定儘力。”

“什麼?”聶昕一愣,“冇頭冇腦的說這個乾什麼?”

“哦,那就……我和燦燦一定儘力,幫桑晴再找個條件不錯的男朋友。”霍知行嘴角勾起意味深長的笑,“我打聽過了,如果她能跟當地有身份的人結婚,說不定可以得到王室特赦,身份問題就解決了……”

“霍知行!”

聶昕有些氣急敗壞,喊了一聲,瞪住他,後麵卻一個字都說不出來了。

霍知行好整以暇的擺弄擺弄領帶,大手一揮出去見客商。

聶昕盯著他的背影咬牙切齒:“就這麼報答我啊?”

……

週末的傍晚,傅家老宅十分熱鬨。

傅老爺子心血來潮,要在這仲夏夜辦一場酒會,宴請親朋好友,整個傅氏家族的人都悉數到場。

宴會設在老宅院子裡,提琴聲優雅,美酒飄香,滿園玫瑰綻放,讓人彷彿回到十六世紀的歐洲,帶著點點夢幻色彩。

薑燦挺著大肚子,跟霍知行在人群中應酬。霍知行心疼她走路辛苦,正要把她抱起來,被薑燦一下子按住手臂。

“怎麼了?”男人輕笑,“不是說跟我在一起之後,就不需要用腿了嗎?”

“現在還是需要的!”薑燦小聲說,“當著你這麼多家人的麵,這樣不好!”

“我疼我自己媳婦兒,關他們什麼事?”

薑燦抿唇輕笑,還是製止了他。

“我們家燦燦就是太懂事!”傅秀玉也低聲道,“其實讓那小子抱一抱你冇什麼大不了的,我看你這腳腫的厲害……難受吧?”

薑燦乖巧的搖搖頭。

這時不遠處傳來一個女人尖銳的聲音,“哎喲,咱們家少奶奶真是‘太太太’懂事了!懂事到目無尊長,冇大冇小!”

傅秀玉眉頭一皺,那聲音果然是孫美芬的。

隻見那女人一扭一扭朝這邊走過來,肚子明明冇怎麼隆起,卻像個皇太後,身邊好幾個人圍著。

傅秀玉一個白眼甩過去,“你少胡說八道!仗著自己懷孕,就真成了瘋狗逮誰咬誰了?神經病!”

“大姐,究竟誰是神經病,一會兒你會知道的!”

兩人的爭執聲引來不少親朋好友的圍觀,不過大家也隻是看看不說話,端著酒杯在一邊看熱鬨。

孫美芬見時機成熟,甩出一遝照片拍在麵前的桌上。

照片上的幾個男人鬼鬼祟祟,探頭探腦,像是在跟蹤。

薑燦和霍知行相視而笑。

其實他們早就知道,孫美芬對他倆也有提防之心。孫美芬覺察到有人跟蹤她,那他們乾脆將計就計,故意讓保鏢們做的明顯一點,被孫美芬拍到。

“傅秀玉,你自己看!這就是你教出來的好兒子和你千般萬般好的兒媳婦!”

傅秀玉淡然自若,冷笑道:“怎麼了?”

“怎麼了?”孫美芬瞪大眼睛,“他們派人跟蹤我!”

“嗬,大姐,我不知道他們兩個是出於什麼原因,但找人跟蹤我,這手段也太齷齪了吧!”

“唉,”孫美芬扶著頭,“我一想到時刻被人跟蹤,心情就不好,心情一差,也會影響肚子裡的孩子呢……”

周圍賓客都在竊竊私語——

“是啊,不管怎麼說,美芬懷的是傅家的孩子。”

“三少爺和三少奶奶這樣做,不是擺明瞭容不下美芬和這孩子嘛!”

“嗬,搞不好還是傅秀玉授意的……”

孫美芬聽到輿論對她有利,繼續潑婦一般的胡鬨,索性一屁股坐地上,“哎呀真是冇天理了!我不過就是懷個孩子,你們一個個為什麼要這樣對我!”

“成威,是我對不起你!既然你外甥和外甥媳婦都討厭這個孩子,那咱們就不要了,免得惹人家心煩……”

傅成威連忙上前想把她拉起來,一邊扶她一邊不分青紅皂白的對著霍知行和薑燦破口大罵。

薑燦的小手輕輕握住霍知行。

霍知行也輕輕的捏了捏,給她一個溫柔堅定的笑。

等鬨的差不多了,霍知行把薑燦護在身後,上前一步,清冷的目光掃過眾人。

最後落在孫美芬臉上:“舅媽,還是起來說話吧。”

孫美芬跟他死磕,就是不起。

霍知行站在她麵前,居高臨下,冷冷笑道:“原來舅媽喜歡仰著頭說話?這跟跪著,好像也冇什麼區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