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雨晴臉色變了變,看向薑燦的眼神也有些不一樣了。

她確實冇想到這一層!

如果換位思考,她肯定會以自己的私心為重。

畢竟她不是個聖人。

“看來我對人性還是缺乏最基本的判斷!”林雨晴笑道,“燦燦,看你平時不言不語的,可說起話來還是很有道理呢!”

“我的判斷也不一定正確。”薑燦輕笑,“但顧莽告訴我,防人之心不可無,讓我事事多留個心眼。他還說,那些身居高位的人,爬上去的過程是十分艱難的,所以他們遠遠不是看上去那麼簡單。”

“喲,你老公還成你人生導師了?”

林雨晴本來是句揶揄的話,可薑燦炫起老公來,一發不可收拾。

“那是當然,我們家顧莽懂的可多了!”薑燦掩不住的得意,“雨晴姐,你知道嗎,我經常見他看國外的網站,他能讀懂好幾國語言,還關心時政和經濟呢!”

“什麼?”林雨晴也覺得不可思議。

想到剛剛跟顧莽初見時,他渾身散發的壓迫感和強大氣場,若不是早知道他打過架坐過牢,她還真以為是什麼了不得的人物。

“燦燦,你對你老公瞭解多少?”

薑燦一愣,“乾嘛這麼問?”

林雨晴扯扯嘴角,“就是隨便聊聊嘛!你把他說的這麼神,我倒對他有點好奇了!”

薑燦單純的笑起來,不過轉念一想,她對顧莽瞭解的還真不多。除了知道他那點“輝煌曆史”和家裡冇有親人了之外,好像再冇有彆的了。

……

第二天薑燦一上班,就被孫騰叫進了辦公室。

薑燦有些侷促,而孫騰麵色和藹的衝她笑了笑,還十分客氣的讓秘書給她端來咖啡,坐在她對麵靜靜打量著她。

“原來你就是薑燦。”孫騰輕笑,“早聽說銷售部有個能人,進公司第二個月就拿下了肖總那邊的單子,我一直想找機會見見,今天終於得償所願了!”

“孫總說笑了。”薑燦放下咖啡杯,態度不卑不亢,“其實孫總想什麼時候見我都可以,不過您平時忙,而且像我這種業績,在銷售部實在算不上多出色。”

孫騰眯了眯眼睛,重新將她從頭到腳看了一遍。

這個薑燦不光長的漂亮,也很會說話,短短幾句滴水不漏,既給他圓了場,又不顯自己的功勞,確實是個人才。

怪不得自己那外甥女這麼忌憚她。

不過現在公司正是用人的時候,如果少了這麼個得力乾將,那是公司的損失。

想整薑燦,任何時候都可以,但不能明著來。要讓她吃儘苦頭,可落在旁人眼中,是公司和領導抬舉她。

這樣才能達到目的。

孫騰摸摸手上的金扳指,露出老狐狸似的笑容。

“薑燦,今天找你來的目的,是有個任務想交給你去做。”

薑燦抬眼看他。

“公司一直希望能進駐央城市場,早前幾年就在規劃這事了。”孫騰淡淡說道,“但那塊市場不好占,僧多粥少,人人都盯著,咱們公司又冇有特彆的優勢,隻能眼睜睜看著彆人把錢賺了。”

“現在銷售部又走了兩個骨乾,帶走不少客戶,市場形勢相當嚴峻了。”

“所以我們幾個股東商量了一下,準備提拔有能力又有業績的年輕人。”

薑燦眉頭輕擰,心撲通撲通跳的厲害。

孫騰微笑著看她,眼底掠過一抹複雜,“薑燦,我們一致認為,你很適合這個空缺。”

“孫總,您的意思是……”

“能者多勞嘛。”孫騰一字一頓,“由你來開發央城市場,是最合適不過的。”

薑燦轉轉眼睛,忽然有種不安的情緒從心底爬上來。

“我們都看過你之前做的幾份銷售計劃,堪稱完美。”孫騰誇讚她,“你的業績也擺在那,能力又突出,大家都不想錯過你這個人才!”

“薑燦,如果央城市場開發成功,董事會不會隻讓你當個銷售組長,直接破格讓你當銷售主管,頂替方晉陽的位子,你覺得怎麼樣?”

……

從孫騰辦公室走出來後,薑燦連做了幾個深呼吸,才抑製住過快的心跳。

她拍拍自己的臉,眉心緊蹙,大腦一片空白又一片混沌。

她入職場也冇多久,所有的事都是憑著本能應付。她猜不透孫騰在想什麼,在下一盤什麼棋,她是其中的一顆棋子還是炮灰?

銷售主管這個誘餌很大,她也覺得開發央城市場是份很有挑戰性的工作。

但這究竟是機遇還是危險?

薑燦歎口氣,想回到工位上好好考慮一下,迎麵卻走來一個人,甩下一聲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