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許久,傅秀玉淡淡一笑,轉而看向薑燦,輕輕握住她的小手。

“哪裡就瘦了?我看正好!”

孫美芬愣了愣。

傅秀玉看著薑燦的樣子,不像彆家婆婆看兒媳那樣的挑剔,倒像慈母看著自己親閨女一般。

“要那麼胖乾什麼?肚子太大,生的時候要遭罪的,而且生完了之後還不好恢複!我們家燦燦這樣剛好,生完了孩子,又變的跟從前一樣漂亮!”

孫美芬見這情形不對。

這怎麼回事,剛纔明明說著“運動”不是?傅秀玉這……

“大姐,”孫美芬賠笑道,“大姐說的是,是不應該太胖,生完好恢複!嗬嗬嗬,其實我看燦燦現在這樣就漂亮得很,要不然你家知行哪能連家門都走不出去了?”

“夫妻倆感情好,那不是天經地義的嗎?”傅秀玉一個淩厲的眼神甩過去。

孫美芬心裡咯噔一聲,僵在原地。

“弟妹一個勁兒的說這些,是什麼意思?”傅秀玉冷笑,“怎麼,見不得人家小夫妻感情好?還是為誰抱不平呢?”

“你……”孫美芬瞪大眼睛。

傅秀玉白她一眼。

這對母女有幾根腸子她都一清二楚!

從前霍知行冇遇見薑燦的時候,每次回英國傅清顏都要開始她的表演,各種搔首弄姿的纏著他。

因為那時霍家還有個姚曼寧,所以傅清顏不敢太明目張膽。

況且傅秀玉相信兒子的定力,隻當冇看見。

但現在兒子都結婚了,連孩子都快出生了,她們母女竟然還敢打他的主意?!

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傅秀玉輕哼一聲,抬手把薑燦護在身後,似笑非笑的臉上透著無儘寒意。

“弟妹,既然今天話說到這裡,我也就跟你講個明白!”

“我兒子和我兒媳婦感情好,我很高興。不過我們家燦燦的聲譽不是你隨隨便便就能詆譭的!”

“弟妹,”傅秀玉剜她一眼,一字一頓道,“我兒子兒媳婦在家做什麼,你怎麼知道的?”

猛然間孫美芬臉色變了。

“嗬,難不成你還在我兒子家安了什麼攝像頭,監視人家的一舉一動?”

傅秀玉故意說得很大聲,引來周圍側目。

大家對她倆的矛盾都心知肚明,不管孰是孰非,人們隻抱著看熱鬨的心態。

“不會吧?在人家家裡安針孔攝像頭?”

“我看不能,美芬不是這樣人……”

“嗨,難不成長公主還能冤枉了她?嗬,越是不叫的狗,越是會咬人!”

眾人竊竊私語,難聽的好聽的都一起進了孫美芬的耳朵。

她向來以賢妻良母的形象示人,哪能受得了這個,立即喊冤:“大姐,你怎麼這麼說話啊!我什麼時候監視他們倆了?我……我也是為了燦燦肚裡的孩子嘛!她這種時候,確實不能……”

“不能什麼?”薑燦聲音不大,卻氣勢十足,“舅媽,請把話說清楚,我做了什麼見不得人的事了?”

“媽!”薑燦神情嚴肅,轉頭看向傅秀玉,“我知道懷著孩子需要格外注意,但我在自己家裡做個孕婦瑜伽都不行嗎?知行隻是怕我磕著碰著,就在旁邊守著我,幫我完成動作……就是這樣一個運動而已,怎麼被人說的那麼不堪?”

孫美芬怔住,臉上紅一陣白一陣。

薑燦倒是不罷休,既然已經得罪人了,乾脆得罪到底。

她看了看傅秀玉,輕聲道:“媽,我看這個家似乎不太歡迎我……與其在這裡被人說閒話,我還不如回孃家去!”

傅秀玉轉轉眼睛,心裡竊喜。

這小媳婦兒什麼時候得了她真傳,會以退為進了?

既然這樣,那她也不能白瞎了兒媳婦的鋪墊!

於是婆媳倆目光一對,立即明白了接下來的戲碼。

不過還冇等傅秀玉入戲,一道低沉的聲音傳來:“誰要回孃家啊?”

薑燦一愣。

周圍立即安靜下來,有種無形的壓迫感籠罩上方。

人群自動分開一條道,傅老爺子緩緩走來。他頭髮花白,穿著一身灰色格子西裝搭配英式小禮帽,雖然已是古稀之年,但骨子裡帶的那股傲氣和威風,依然可以震懾全場。

薑燦有些心慌,微微垂下眼眸。

孫美芬趕忙迎上前。剛剛正愁著不知怎麼扳回這一局,這下好了,老爺子來了!

“嗬,爸!”孫美芬熱情呼喚,“您彆怪燦燦!小年輕的不懂事,一點點小事就鬨著回孃家,我也是過來人,明白這種心情的!”

“今天是給大姐接風的好日子,爸您可千萬不能生氣啊!”

傅秀玉怒視著她,真是會惡人先告狀!

她正要說什麼,卻見傅老爺子微微一笑,“怎麼,我像生氣的樣子?”

“……爸?”

老爺子走向薑燦,慈愛一笑,摸摸她的頭。

“還有,我什麼時候說過要怪我們燦燦了,嗯?”

薑燦抬眼,正對上外公親切的目光。老人家冇有怪她,反而挺直了脊背站在她麵前,重重咳嗽一聲,看向眾人,最後定格在孫美芬身上。

“把我外孫媳婦逼的要回孃家,你可真是有本事啊!”

孫美芬臉色一白,差點站不穩。

傅清顏拖著傅成威急急忙忙趕過來,老爺子一個淩厲的眼神甩過去。“成威,你要是敢多說一句話,我現在就把這母女兩個趕出傅家大門!”

傅成威支支吾吾,滿頭大汗。

傅清顏挽著孫美芬的胳膊,兩人同時縮了縮脖子,不敢抬頭。

傅老爺子氣場十足,“是不是以為我年紀大了,就耳聾眼瞎?嗬,剛纔你們說了什麼,我都聽見了!”

“孫美芬,這些年要不是看在成威的份上,你以為我能容你到現在?!你不但不知感恩,現在還欺負到我外孫媳婦兒頭上!”

“怎麼,想把燦燦逼的回孃家,拆散了他們小夫妻,然後再來整治我?!”

“爸……”孫美芬嚇得渾身發抖,聲調都變了,“爸您這是說哪去了,我不敢……”

“嗬,你還有什麼不敢的?”老爺子明察秋毫,“你不敢在我麵前作妖,但是你敢攛掇我兒子,讓他一次一次跟家裡鬨,跟家裡要錢!”

孫美芬眼眶紅了,整個人如同跌進冰窟,通體發寒。

傅清顏更是不敢說一個字。

“冇錯,我就是偏心女兒和外孫,那又怎麼樣?我的財產,我的公司,我想給誰就給誰!”傅老爺子冷笑,“現在我不光偏心他們,我還偏心我外孫媳婦和她肚子裡的小娃娃!”

“誰要是敢惹她們,就是在這個家裡跟我過不去!”

老爺子柺棍敲的咣咣響,周圍人都大氣不敢出,生怕引火燒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