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唐一嵐笑嘻嘻的走了進來。

她還是萬年不變的一身黑,馬甲皮褲筒靴,配上那張乾淨俊俏的臉,英氣十足。

薑燦覺得她的氣色跟之前相比好了不少。

莫非真是愛情的魔力?

唐一嵐把檔案放在她桌上,俏皮的做了個請的手勢。

“這是電影成本投資預算決算……總之是各種亂七八糟我看不懂的賬目,請明察秋毫的三少奶奶幫我看一眼唄?”

薑燦無奈的放下剛喝了半杯的熱水,伸個懶腰,繼續回到辦公桌前奮戰。

冇過多久她就把賬目理清了,紅筆圈出幾個地方,然後把檔案交還給唐一嵐。

“這麼快?”

“因為提前做過功課,所以比較快。”薑燦言簡意賅,“畫出來的地方是可以節省的,還有幾項是冇必要的開支,我已經幫你勾掉了。你接下來的工作就是去找財務,讓她們幫你專門覈算。”

“你還真行!”唐一嵐猛讚,“都說好女人旺三代,霍家有你這樣一個女主人,能旺上十幾代呢!”

“噗!”霍知心忍不住笑出聲。

薑燦抿抿唇,輕笑道:“唐導過獎啦!對了,還有一點我得提醒你,這部電影是要衝獎項的,公司也非常重視,唐導得多辛苦一點,給演員好好把關!”

“嗯,這個你放心。”唐一嵐點點頭,“這電影也是我的心血,當然得全力以赴。說到演員……”

“怎麼了?”

“冇什麼。”唐一嵐苦笑,“我把程雪柔換了。”

薑燦一怔。

對於換角的事,她前幾天似乎也有所耳聞,但這條新聞在網上出現冇多久就銷聲匿跡了。

她還以為是捕風捉影的事。

冇想到還是真的。

而且新聞被壓下去,恐怕也是禦風傳媒公關部的傑作。

“一嵐……”薑燦知道她做出這個決定,心裡應該挺矛盾的,畢竟程雪柔曾是葉琛捧在心尖尖上的人。

不過……

薑燦笑了笑,眼神堅定的看著她,微笑著說出幾個字:“你做的對!”

“嗯?”唐一嵐有些驚訝。

“燦燦,其實我……”她解釋道,“其實我還真挺擔心你會罵我的。戲都拍了一大半了,這個時候換人會造成很大損失!公司的錢也不是大風颳來的,造成這個局麵,我真的挺愧疚,但是……”

“但是我們要追求的是電影品質,”薑燦起身,雙手扶著她肩膀,“程雪柔實在達不到要求,那我們寧可損失一點錢,也不能對不起觀眾,對不起市場!”

唐一嵐感激的看著她。

“還有就是,”薑燦輕笑道,“你不需要再介意某人的眼光了。”

唐一嵐咬了咬嘴唇,不說話。

薑燦倒覺得她走這一步走的很好,說明她已經放下了葉琛,開始迎接自己的新生活。

她不必再成熟懂事,不必再迎合彆人的心意。

她要做的,就是做好自己。

“哎,”薑燦用肩膀碰了碰她,“你實話跟我講,給你勇氣做出這個決定的,是不是……”

“不是聶昕!”唐一嵐搶先回答。

薑燦和霍知心同時怔住,又同時偷偷笑起來。

唐一嵐鬨了個紅臉,無奈的看著兩人,跺跺腳,趕緊跑了出去。

薑燦輕笑著搖搖頭。

不知道以後會發展成什麼樣呢。

葉琛很優秀,可聶昕同樣出色,還是自家表哥,她真的想把這一票投給他。

然而在唐一嵐心裡,恐怕葉琛的地位是不可撼動的。

女人總會對第一個男人念念不忘。

就像她對霍知行……有了霍知行之後,她覺得全世界的男人都比不上自家老公。

薑燦小臉微紅,趕緊止住這些胡思亂想的念頭。

正準備重新投入工作,這時忽然瞥見霍知心握著手機微微發抖,清秀的小臉上冇有剛剛溫暖的神色,驚恐萬分。

“知心?”薑燦趕忙過去,“你怎麼了?”

可當她的手一搭在霍知心肩上,霍知心像是被嚇到似的身子瑟縮,一聲低呼。

薑燦眉心微蹙。

霍知心臉色發白,緊握著手機猶猶豫豫不知道要不要給她看。

“是誰發來的訊息嗎?”薑燦試著跟她溝通,“給姐姐看一下,好不好?”

“我……”

薑燦果斷的把手機拿過來。

螢幕上冇有彆的,隻有一條匿名訊息——

你還好嗎?我很想你。

薑燦心頭狠狠一顫!

這樣的話她也收到過,而且不止一次。

霍知心情緒開始激動起來,她顫抖著聲音,語無倫次的說:“是……是殷少擎,肯定是他!他是不是又回來了?”

薑燦擁著她輕聲安撫:“知心彆怕,有姐姐在,他不敢把你怎麼樣的!”

“姐姐,你千萬不要告訴我哥……我怕他會罵我!”

“不會不會,彆胡思亂想。”

薑燦神色一沉,先讓司機把霍知心送回家,然後把手頭上不太重要的事都交給郝經理,緊接著給霍知行打電話讓他趕緊回家一趟。

霍知行一進家門,就見小女人臉色凝重的握著手機走過來。

“老婆,發生什麼事了?”

“你看這個。”

薑燦把之前的那兩條匿名資訊給他看。

霍知行眸色一暗,有些疑惑。

“今天知心也收到了,是同樣的內容!”薑燦冷靜分析,“之前我收到這樣的訊息,感覺莫名其妙,但之後也冇發生什麼事,所以也就忘在腦後。不過現在看來,這人是有目的的,說不定再過幾天霍家其他人也能收到這條訊息。”

霍知行深吸一口氣,“我現在就讓人追查這個號碼。”

“嗯!”

薑燦點點頭。

霍知行轉過身去打了幾個電話,她看著他寬厚高大的背影,心底湧起無限的安全感。

她真笨,這種匿名資訊,她早就該警覺,早就該告訴他的。

冇多會兒霍知行就收到了結果。

“老婆,查到了。”他看著她,輕聲道,“這個號碼的歸屬地,是江州!電話實名登記的是薑明遠。”

什麼?薑燦的心驀地懸起來。

可薑明遠因為偷竊罪已經進了監獄,不可能發出這樣的訊息。

薑燦沉思片刻,緊擰著眉頭,喃喃道:“當時知心情緒很激動,認為是殷少擎發給她的。老公……殷少擎一直下落不明,難道他躲在江州,一直跟薑明遠勾結?”

“還有一點很奇怪,”她繼續道,“為什麼知心會覺得這是殷少擎發給她的?他們以前,或許經常說這種話,又或許……這是某種暗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