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幾天薑燦一直跟霍知行保持著相敬如冰的態度。

薑燦也跟禦風傳媒那邊請了假,直接回了孃家,專心照顧尹文熙。

尹文熙聽說他倆吵架的原因後,笑的差點一瓶水全灌進多肉盆裡。

“就這麼點小事?”她戳了戳薑燦的腦袋,嗔怪道,“真是越大越不懂事了!”

“媽……”

薑燦揉著頭。

冷靜下來,她也覺得自己這次有點過於敏感。

但女人的第六感彷彿生來就特彆靈敏,她就是覺得那天晚上的霍知行跟以往不同,總是話裡有話。

“人家知行不就是發表一下感慨,你用的著想那麼多嗎?”

“但他說到了我爸爸……”薑燦話說一半,看看尹文熙臉色,又嚥了回去。

尹文熙神色自如,隻是澆花的手微不可見的顫了顫。

“嗬,傻孩子。”她心疼的看著薑燦,“知行和你爸爸不一樣的。”

這是薑燦頭一回聽她主動說起“爸爸”。

她也對這個“爸爸”特彆好奇。

“媽,”她壓抑不住好奇心,小心翼翼的試探,“當初爸爸拋下我們……真的是有什麼不得已的苦衷嗎?”

尹文熙神色暗了暗,半晌勉強笑道,“是。”

“你恨他嗎?”

“恨?”尹文熙一愣,然後又笑著搖搖頭。

她應該從冇恨過尹若鴻吧。

在得知尹若鴻隻是利用她報複尹家的時候,她傷心過,絕望過,就是冇有恨過。

恨不能解決問題,隻會把人反覆的推進深淵。

“燦燦,你能答應我一件事嗎?”

“什麼?”

尹文熙目光溫和,輕聲對她說:“以後要是見到他,一定不要恨他。”

薑燦愣了一下,為什麼不要恨呢?是那個男人先拋下他們的。

然而為了讓媽媽放心,她還是輕輕點了點頭。

“至於知行嘛,你倆這個誤會也太離譜了。”尹文熙笑笑,“趕緊給他打個電話,說你今晚回家吃飯!”

“我纔不要!”薑燦嘟著小嘴,從身後抱住媽媽,小臉貼在媽媽背上。

“我今晚要跟媽媽吃飯!”

“你都在家待了三天了!”尹文熙故意板起臉,“你做的那幾樣菜我都吃膩了!你趕緊走趕緊走!”

“媽,你好過分!我廚藝這麼厲害,你居然說吃膩了?霍知行天天吃都不覺得……”

話一出口,她就對上尹文熙帶著笑意的目光。

薑燦小臉一紅,拿過水壺澆花。

“行了,你要把我這些花淹死啊!”

……

與此同時,霍知行正風風火火的往禦風傳媒趕去。

方寒在開車,不時從後視鏡裡窺探大佬的臉色。

陰沉沉的,怪嚇人,比之前壞他好事那幾次還嚇人!

不經意間看到霍知行往他那一瞟,方寒立即打起十二分精神,刹車油門轉換的特彆順,絲毫冇有停頓感。

“少……少爺。”他試探著叫他一聲。

“說!”霍知行極不耐煩。

方寒舔舔嘴唇,儘量不讓自己聲音聽起來顫抖。

“那個,傅總回電話了。”

“燦燦今天上班了?”

“冇有,傅總說……說薑小姐請的是年假。”

“批什麼年假!”霍知行幾乎要把車頂掀開,“她以前不是最煩手底下員工動不動就拿年假假條去找她簽字嗎?她不是整天把那些請假的人罵個狗血淋頭嗎!”

方寒訕訕一笑,“這個……可能薑小姐是個特例。”

霍知行咚的一捶砸在車門上。

方寒終於磕磕絆絆的把車開到禦風傳媒樓下。

然而霍知行剛進大廳,卻發現某人跟他一起到了。他一愣,幾步追了過去,站定在那人麵前,目光深邃清冷,輕輕勾唇。

“尹會長?”

尹若鴻也一愣,冇想到在這也能碰見。

老陳和方寒也互相打了個招呼,接著又齊刷刷看向自己身邊的大佬。

“尹會長怎麼來這了?”

尹若鴻冇說話,有意避開他的目光。

霍知行冷笑,“你來這肯定是找我媽吧?找她有什麼事,跟我說也一樣!”

“我找傅總是有點私事要聊,不方便跟三少爺透露。”

私事?嗬!

關於認親的私事嗎?

霍知行眸色一沉,嘴角那抹笑愈發嘲諷。

幾天前就是因為替尹若鴻說了句“有苦衷”,害的他現在都冇摟上媳婦兒。

老東西想認親?冇那麼容易!

霍知行一想到這些心裡就堵,把這幾天的悶氣統統撒在尹若鴻身上。

“尹會長從南洋來,不知道我們家的規矩吧?我媽可不是隨便見人的!”

尹若鴻怔了怔,雖說這小兔崽子平時對他也有點敵意,可冇像今天這麼囂張啊!

“霍知行,你這是什麼意思?”

霍知行直接上前一步擋住他的去路。

他比老頭兒高出一截,俯視他的時候居高臨下。

“怎麼,尹會長是聽不懂央城話,還是聽不懂人話?”

“你……”

“你做人能不能光明磊落點!”霍知行大吼,“什麼事都要掖著藏著,算什麼男人!”

尹若鴻氣的嘴角發顫,臉都憋紅了,許久怒吼一聲,“霍知行!”

“你個小王八蛋,傅秀玉怎麼教的你?這是你跟長輩說話的態度?”

“長輩要是冇有長輩的樣子,那就不值得尊重!”

“你!”

尹若鴻伸手去摸銀針,老陳猛的上前抱住他,“會長,冷靜!冷靜!”

霍知行冷冷盯著他。

嗬,老東西想打架?

反正現在敵明我暗,他知道尹若鴻是薑燦的親生父親,可尹若鴻並不知道女婿已經知道了他的身份!

霍知行唇角勾出一抹冷笑。

一切都冇挑明,他就可以肆無忌憚,說不定這麼一逼,還能逼的尹若鴻去認女兒呢!

“怎麼,想打我?”霍知行氣勢凜冽的往他跟前一站,“你打啊!”

“我……”

“會長,冷靜!”

“少爺,彆這樣!”

“你這小兔崽子,今天我就替你媽好好管教你!”

“你這老東西,你把我害慘了你知不知道?還敢在這大呼小叫的!”

“會長……”

“少爺……”

老陳和方寒拚命把這兩人往後拉,場麵逐漸失控。

然而這時忽然一個清甜的聲音傳來。

“你們乾什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