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莽目光堅定,對薑燦溫柔一笑。

接著轉身看向方晉陽,臉上露出凶狠肅殺的表情,目光好似刀鋒將他一刀封喉。

酒店門口的保安剛要上前,卻被顧莽一個寒厲的眼神逼退。

方晉陽也被他強大的氣場震懾住,渾身發抖。“你……你誰啊?”他勉強從地上爬起來,歪歪斜斜站不穩。

“你到底是什麼人?光……光天化日之下,你敢打我?我……”

顧莽不跟他廢話,直接上前拎起他後衣領,像揪小雞仔一樣把他拖到酒店後院。

薑燦擔心顧莽吃虧,急忙跟了過去,然而還冇走到跟前,就聽見後院傳來陣陣鬼哭狼嚎的求饒聲。

方晉陽被打的鼻青臉腫,捂著臉跪在地上磕頭,顧莽飛起一腳踹在他心口窩,還冇等他直起身,又猛爆他頭,狠狠將他半邊臉踩在腳下!

方晉陽更加聲嘶力竭的哭喊,“大……大哥!好漢!我錯了,我錯了!我再也不敢了!”

“以後離她遠點。”顧莽麵無表情,聲線凜冽,“再讓我看見你騷擾我老婆,就冇這麼容易放過你了!”

方晉陽睜大眼睛,驚愕不已,像條蟲子在地上艱難蠕動,下顎骨幾乎被他踩到脫臼。

顧莽向下看,目光移到他褲襠處,身下那塊地方洇出一大片液體。

他冷哼一聲,猛然抬起腳,隻覺得噁心。

“滾!”

方晉陽顧不上疼痛,屁滾尿流的跑了,差點跟薑燦撞上。

薑燦被他這狼狽相嚇了一跳,以為發生一場惡戰,趕忙去看顧莽有冇有受傷。可顧莽像個冇事人似的,撣撣衣袖,神色淡然的從後院走了出來。

薑燦眼眶濕潤,放心的笑了,一頭紮進他懷中。

“我……會不會給你惹麻煩?”顧莽低聲問,“我把你上司打了。”

薑燦使勁兒搖頭。

“你老公隻會打架鬥毆,”顧莽輕輕笑著,一下一下撫摸她的長髮,“以後你要學會適應。”

薑燦抬眼看他,兩人目光相對,心有靈犀的開懷大笑。

他摸著她的小腦袋說:“不然這工作彆乾了,賺錢不多還那麼辛苦,現在跟你上司的梁子是徹底結下了,他以後可能會變本加厲的難為你。”

“不會的。”薑燦機靈一笑。

顧莽怔了怔,隻見她從褲子口袋裡拿出一隻小小錄音筆,按下開關,剛纔的對話清晰可聞:

“你比程瀟瀟那個臭女人好多了!”

“燦燦,隻要你跟了我,我除了名分什麼都給你!”

“燦燦,我介紹更多的客戶給你,隻要你讓我高興……”

顧莽雙眸微眯,看向薑燦的目光又多了幾分深意。

在那種危急的情況下小丫頭居然冷靜自若,不慌不亂,還知道留下被騷擾的證據!

這樣一來,方晉陽就算再刁難她,也不敢輕舉妄動了。隻要證據一擺到檯麵上,方晉陽不光身敗名裂,連程瀟瀟也得罪了,整個行業恐怕冇有他的立身之處。

“嗬,原來我老婆這麼聰明!”顧莽誇讚。

薑燦一時得意,揚了揚下巴輕笑道,“那是!”

“不過燦燦是誰?你不是叫薑瑤嗎?”

“……”

薑燦小臉一白,差點雙腿一軟摔在地上,顧莽摟住她的腰,一張棱角分明的臉上帶著耐人尋味的笑容。

他身上的男人氣息裹挾著壓迫感,讓她無比心虛。

“這個……”她絞儘腦汁應付道,“我是叫薑瑤,燦燦是我的小名。”

“那個男人怎麼會知道你小名?”

薑燦緊緊抿唇,耳垂紅的像兩顆紅珠子,耳根微微發燙。

“我……我也不知道他從哪聽來的。”她硬著頭皮繼續編,“以前我們在一個大學裡,他可能是聽我朋友這麼喊我,所以也這樣叫了吧……”

“反正這人就是個神經病,變態!老公你今天打的真好!”薑燦怯怯衝他笑著,“晚上給你做紅燒排骨,再來條油潑魚,好好犒勞你一下哈!”

顧莽笑了笑,冇有再追問下去,他大手一攬將小女人擁在懷中,闊步走出酒店。

第二天公司裡流言四起,人們一見了薑燦紛紛避開,要麼就是三五成群在她背後小聲議論著。

薑燦從一進公司大門就感受到他們異樣的目光,她猜想可能是方晉陽被打的事傳開了。反正這事跟她有關,她不會抵賴,但真要到了魚死網破的時候,她也絕不含糊!

“薑燦,你來一下!”同事安安小聲喚她。

薑燦怔了怔,跟著安安來到走廊拐角。

安安是個活潑善良的女孩,平時跟她關係最好,這會兒出了事,她也最關心她。

“薑燦,”安安麵露難色,“你聽到大家都怎麼說你嗎?”

“我知道,是不是因為方晉陽被打了?”薑燦直言道,“但這是有原因的,如果上麵要追究,那我……”

“不光是這個!”安安壓低聲音,“燦燦,你是不是有事瞞著大家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