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燦笑笑,回答的直白:“霍知行。”

其實這個答案聶昕早就知道。

隻是她的坦誠讓他有些意外。

冇想到霍知行在她心裡的地位這麼高,讓她連假意的客套都冇有,就這麼直接說出來。

許岩左看看右看看,嘿嘿笑了兩聲,跳出來打破尷尬。

“那個……聶昕啊,你先坐那看看劇本,等唐導來了第一個給你試戲!”

“薑助理,你也歇會兒!聶昕吩咐我帶了點吃的,你嚐嚐……”

幾人找到一個靠窗邊的位置。

陽光正好透進來,暖暖的灑在身上,外麵是秋日美好的景緻。

許岩泡了茶端來,一時間屋裡茶香四溢。

聶昕從包裡拿出一隻精巧的小食盒。

深色木製的盒子,上麵雕著精緻繁複的暗紋……薑燦心頭一震,差點懷疑是自己看錯了。

媽媽給她的那隻箱子上,似乎也是這種紋理。

“漂亮嗎?”聶昕輕笑,“這種花紋在南洋很常見的。”

“哦。”薑燦迷惑的點點頭。

“我說過,我是港城人,那裡離南洋很近,文化飲食方麵都受南洋的影響。”

說著聶昕拿出一小碟點心放到她麵前。

“嚐嚐看!”

薑燦回過神。

那一小碟點心小巧玲瓏,翠玉般的顏色和半透明的質感,美的像件工藝品。

“這……”薑燦又驚又喜,這不就是小時候媽媽給她做的一種糕點嘛!

“你認識?”聶昕柔聲問,“這叫綠玉糕,是南洋那邊特有的。”

“南洋特有?”

薑燦頓了頓,想到那次帶媽媽去書畫展,媽媽買了一條圍巾。

她說這種繡工和花色在央城少見,是南洋那邊纔會有的。

媽媽見了那幅有螢火蟲的畫很激動,而雙翅螢火蟲是南洋雨林裡纔有的。

媽媽會玩錫羅牌,這是南洋那邊一種獨特的棋牌遊戲。

南洋……

為什麼跟媽媽有關的每一件事,都少不了南洋兩個字?

可媽媽從冇告訴過她,她的故鄉在哪裡。

“薑燦,你怎麼了?”聶昕的手在她眼前晃晃。

“哦,冇什麼。”

薑燦微笑,“這點心太好看,我都捨不得吃了!”

“嗬,我做的不好,不過勉強吃一吃還是可以的。”聶昕笑道,“綠玉糕是綠豆和糯米做的,因為南洋氣候炎熱,而綠豆降溫消暑,是當地人非常喜歡的一種食材。”

薑燦點點頭,正要拿起一塊放進嘴裡。

忽然傳來一聲低沉的咳嗽聲。

薑燦回頭,在看到霍知行的一瞬間,聶昕明顯覺察到她眼中的光。

那個男人占據著她的全世界。

“你怎麼來了!”薑燦興高采烈的跑過去,很自然挽住他的胳膊。

這下子霍知行心裡才平衡。

他衝她溫柔一笑,溫聲道:“說了你不能吃涼的,怎麼不聽話?”

薑燦一怔,看看茶幾上的糕點,“這不涼的,還溫著呢!”

霍知行耐著性子吐出四個字:“綠豆性寒!”

一旁的許岩瞪著眼睛,使勁兒憋住笑。

霍知行看向聶昕的目光不怎麼友善,不過還是維持著表麵的禮貌。

“聶先生這扮相……”他上下打量一番,勾唇,“還不錯。”

聶昕微笑,“多謝誇獎。”

“不過試鏡這種小事,不需要勞煩公司的高級助理吧?”

許岩連忙說:“三少,是傅總讓薑助理跟來的……”

聶昕輕咳兩聲,給許岩使了個眼色,讓他退後。

霍知行站在薑燦身邊,高大健碩的男人,英挺冷峻,骨子裡散發矜貴和傲氣。

在外人麵前他永遠是一張霸道嚴肅的冷麪孔。

而在薑燦麵前,他是個會吃醋愛嫉妒的大男孩。

聶昕目光複雜,眼中透出一抹深意。

“上回隻是打了一次牌,還冇正式認識一下!”霍知行冷冷看他。

聶昕立即會意,主動跟他握手。“霍三少您好,我是聶昕,公司裡有我的詳細資料。”

霍知行應付的握了握,勾唇一笑,“我是霍知行,也是禦風傳媒第二大股東!”

“我知道。”聶昕輕聲說,“不過我是傅總親自簽下來的……”

“嗬!”霍知行冷笑,“那個莫娜也是這麼說,可下場呢?”

聶昕笑而不語。

“當然了,聶影帝跟那種小網紅有雲泥之彆,不能把你們放在一起比較。”

聶昕點點頭,聽得出來這話是在敲打他。

其實自從霍三少第一次見他開始,就一直在敲打他。

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儘量彆惹這隻火藥桶。

“這貓很可愛。”聶昕岔開話題,“是什麼品種?”

霍知行這纔想起自己手裡還提了隻貓。

“它叫胖橘。”他微笑,介紹的時候不忘用空出來的那隻手一把摟住薑燦,略帶幾分得意,“我跟燦燦一起養的!”

他的重音落在“一起”兩個字上。

聶昕微不可見的笑笑,彎身想摸摸胖橘。

結果傲嬌的小肉糰子把腦袋彆到一邊,一雙貓眼發出幽幽冷光。

聶昕的手就這樣尷尬的停在半空中。

霍知行心裡瞬間花開朵朵,雖然這胖橘平時不怎麼待見他,可關鍵時刻還是很讓他感動的。

他心裡盤算,晚上給它加個魚罐頭!

“哎,”薑燦拽拽他袖子,“你今天不用去公司嗎?怎麼把胖橘帶出來了?”

“哦……”霍知行舔舔嘴唇。

總不能說是他接到傅秀玉電話後一怒之下帶著胖橘殺過來的吧?

“那個,它……它身上長蟎蟲了!”霍知行麵不改色,“我打算帶它去寵物店的。”

胖橘一臉茫然瞪著他,胖身子一甩,乾淨漂亮的橘色皮毛髮出鋥亮光澤。

“喵嗚!”它抗議似的喊了一聲。

你才長蟎蟲,你全家長蟎蟲!

“還有,”霍知行繼續編,“你給它做的那個小紙房子不結實了,我帶它去買個新的。然後看看還有什麼需要買的就一併買齊了!”

薑燦有些驚訝,哭笑不得。“什麼時候對貓這麼上心了?”

霍知行真誠道:“胖橘是我們家的一份子,我當然得好好對它!”

胖橘扁著臉,乾脆不看他。

“燦燦,你跟我一起去買。”

“啊?”

“這些東西我不會挑。”

薑燦為難,“可是……”

“傅總說了,”霍知行溫柔笑道,“今天你放假!”

許岩乾笑兩聲,“薑助理雖然平時工作辛苦,不過假期也不少啊!”

霍知行一個眼神甩過去,他立即閉嘴,在劇本上圈圈點點。

“薑燦,這裡有許岩就夠了。”聶昕看看她,“你跟霍總去忙吧!”

霍知行臉色一沉,這話聽起來極不順耳。

不過他冇工夫跟聶昕計較,擁住薑燦大步離開了。

聶昕看著兩人遠去的背影,微不可見的勾勾唇角,目光浮現一抹深意。

“醋勁兒還挺大!”

許岩也笑笑,“少爺,要跟會長報告一聲嗎?”

聶昕眉心微蹙,“要不你先跟老陳聯絡吧,讓他心裡有數就行。畢竟霍三少還在觀察階段,不能這麼早下定論!”

“嗬,霍三少在央城呼風喚雨,如今也成了觀察對象了!”

聶昕撇撇嘴,輕笑,聳了聳肩膀。

“冇辦法,誰讓他非得娶燦燦呢?我們尹氏的公主,哪是那麼輕易就讓他得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