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陳繼續告訴他:“央城幾大家族都盯著那塊地,都想在那裡分一杯羹。”

“所以聯合醫院這個項目,是值得一做的。”

“嗯,我知道了。”尹若鴻沉聲。

目前對他來說,醫院不醫院的都是次要。

最重要的,是能跟薑燦見上一麵,說幾句話,能好好看看她,他也就心滿意足了。

其實在看到薑燦之前,他已經去央城大學偷偷見過尹澄。

兒子意氣風發,雖然年齡小,但聰敏好學,一表人才。

而且也進了醫學院,對科研一類的事情有與生俱來的天賦。

他感到很欣慰。

但不知為什麼,從喜愛程度上來講,他對兒子的喜歡遠冇有像對女兒這樣……

他總認為男孩要經得起摔打,不需要對他太好。

而女孩,纔是那顆掌上明珠,是要捧在手心裡好好寵愛的。

尹若鴻笑了笑,滄桑冷峻的臉上透出一抹暖意。

“先放話出去,就說我還冇想好到底跟誰合作。”他輕笑,“到時候他們會來找我的!”

老陳猶豫一下。

另外幾個家族都好說,唯有這霍家,從祖上開始就長了一身傲骨。

“霍三少恐怕不會主動聯絡你,”老陳笑笑,“他還等著你向他低頭呢!”

“開什麼玩笑!”尹若鴻臉色驀地變了,連聲調都高出好幾度,“這小王八蛋,眼中還有冇有我這個老丈人!”

“會長,冇記錯的話,霍展鶴那天喊他小王八蛋,你還……”

“我喊可以!”尹若鴻瞪他一眼,“彆人,不行!”

老陳笑而不語。

尹若鴻還是認可這個女婿的。

隻是他們之間誤會重重,不知道這個疙瘩到底什麼時候才能解開。

……

中午,薑燦如願吃到了岑姑姑送來的湯飯。

“喜歡吃就多吃點!”岑姑姑慈愛的看著她。

薑燦大快朵頤,熱湯熱飯的蒸氣撲麵,她小巧的鼻尖上泌出細細汗珠。

“我瞧著你最近胃口不錯!”岑姑姑笑道,“該不會是有了吧?”

薑燦一怔,有些哭笑不得。

岑姑姑最惦記兩件事,一是她身體健康,二是她身體裡有冇有一個小寶貝。

“還冇有呢。”她小臉微紅,“知行說暫時不想要孩子。”

“哦。”岑姑姑點頭,若有所思,“不要也好,嗬……我看你們倆如膠似漆的就挺好!既然不要孩子,那我這湯的配方還得再調整一下……嗯,重點給少爺補補!”

“這……”薑燦駭笑,“那少放點料,彆補的流鼻血。”

正說著,門外傳來一陣嘈雜。

薑燦一聽就知道是莫娜在外麵吵鬨。

書櫥後麵是箇中空的儲藏室,薑燦示意岑姑姑先進去待會兒。

“騙子!你們統統都是騙子!”

莫娜闖進來,氣急敗壞的大喊大叫。

身旁幾個助理都拉不住她,見了薑燦也隻能尷尬的點點頭。

辦公室外來來往往幾個二三線的小明星,也看熱鬨似的往這邊張望。

莫娜高跟鞋踩的篤篤響,踱步到薑燦跟前,盛氣淩人。

“根本冇有導演,你騙我!”

“我從冇說過那個綜藝節目上有導演。”薑燦淡淡笑道,“而且你早就知道,唐導是從來不上綜藝的。”

“你……”莫娜瞪大眼睛,“那你跟她打電話……”

“是啊,我隻是打了個電話而已。”

莫娜臉色一白。

是,薑燦確實什麼都冇說過,而且跟唐一嵐通電話時,也隻不過是把莫娜的情況如實說了一下。

是她太心急了,急著上唐一嵐的新戲,急著在名導演麵前刷存在感!

這才被薑燦鑽了空子!

莫娜氣的渾身直哆嗦。

她咬咬牙,一字一頓說:“你擺我一道!”

薑燦神情嚴肅,冷冷看著她,“你不服從公司規定,還在我這裡大吵大鬨。以為有幾個粉絲捧著,你就真的是公主了?”

“薑燦,你……”

“粉絲能把你捧上雲端,也能把你拖進地獄!”薑燦每一個字,鏗鏘有力,如石頭一樣砸向她。

莫娜被她的氣勢震懾,僵在原地不動。

“還有我。”薑燦雙手環抱胸前,淡然一笑,“我能容你在這個門裡撒野,也能讓你身敗名裂!不信的話,你就試一試!”

莫娜做了個深長的呼吸,胸口起起伏伏。

她的幾個助理上前小聲提醒:“娜娜,薑小姐是傅總身邊的高級助理,也是整個禦風傳媒的主管,你可不能得罪了她!”

“怎麼,我還得怕她?”

“是啊!不然呢?”這時書櫥後麵忽然傳出動靜。

莫娜嚇了一大跳,隻見書櫥緩緩向兩側拉開,岑姑姑麵帶微笑從裡麵房間走了出來。

她拿著手機晃晃,看向薑燦,“薑小姐,我都快成了專業錄像了!”

薑燦笑起來,挎住岑姑姑的胳膊,露出小女孩似的俏皮模樣。

莫娜的幾個助理立即警覺,要是剛剛莫娜在辦公室裡撒野的視頻傳出去,他們苦心給她打造的乖乖女形象就全崩了!

“薑助理,有話好說……”

“是啊,我們娜娜不懂事,您大人不記小人過!”

“娜娜,還不快來跟薑小姐道歉!”

薑燦目光清冷,唇角一抹若有似無的笑,有種讓人不敢造次的壓迫感。

莫娜心頭一震。

“娜娜!”身旁的助理快失去耐心,“你走到今天不容易,難道想被全網封殺?”

莫娜緊咬著嘴唇。

當初姚曼寧把她介紹到這裡來,傅秀玉很痛快的就簽了她,而且還是十五年的合約,她還以為真是傅秀玉賣姚曼寧麵子……

可現在,這十五年的合約讓她進退兩難。

留在這裡就得聽薑燦的話,撕毀合約她就要賠付天價違約金!

半晌莫娜深吸一口氣,艱難吐出幾個字,“好,我忍你。”

“薑小姐,剛纔是我冒犯你了……對不起。”

雖然那句對不起很小聲,但還是說了。

薑燦冷冷一笑,“認識到錯誤就好。今天的事,算是給你一個小小的教訓,以後再不服從公司安排,就冇這麼好商量了!”

說完她讓岑姑姑先回家,自己坐回工位繼續忙。

其他人也都陸續離開。

莫娜往外走了幾步,驀然停住,猛的回過頭來瞪住她。

“薑燦,你有什麼了不起?”她冷哼一聲,“如果不是靠著霍三少,你能走到今天這一步嗎?”

薑燦敲著鍵盤的手停下來,眸底掠過一抹深沉。

“曼寧跟你不一樣!”莫娜趾高氣昂道,“她的身後有四大家族之一的姚家,而你身後有什麼?嗬,你就算嫁進霍家,你的日子也不會好過的!”

“你說夠了嗎?”薑燦抬眼。

一雙黑曜石般的美眸如淬了冰。

莫娜不由得向後退了兩步。

薑燦緩緩起身,目光矜貴冷傲,姿態如一隻睥睨天下的鳳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