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霍知行氣息粗重,滿眼都是這個小女人嬌媚的身影。

他勾勾唇,忽然想換種從冇試過的……

薑燦驚呼一聲,接著便以羞澀的姿勢坐在他身上。她小臉紅透,又羞又怕,聲音軟軟的懇求,“讓我下來……”

“老公,不要這樣!”

雖然嘴上說不要,可身體……

霍知行眼神迷離,臉上透著痞壞。

“你不是說,今晚不準停嗎?”他聲線微啞,“我不停,你也彆想停!”

如火的熱情在房間裡蔓延,月光透過落地窗,照著散落一地的衣服,照向大床上如藤蔓交纏的身影,無儘的纏綿。

……

清晨霍知行慢慢睜開雙眼,看到薑燦還趴在他懷裡酣睡,情不自禁的笑了笑,輕吻她的唇。

雖然結婚快一年了,但像昨晚那麼瘋狂還是比較少的。

他小心翼翼把胳膊抽出來,掀開被子下床,打電話給前台讓他們把早餐送進房間。

薑燦懶懶的在大床上翻了個身,身旁的空缺讓她一下子清醒。

“老公?”

她光著腳丫跳下床四處尋找。

霍知行從陽台進來,她一頭撞進他懷中。

“怎麼了?”他笑著摸摸她的發,“這麼急著找我?”

薑燦小鼻子一皺,接著抬眼,審視的眼光盯住他。

“你是不是去陽台抽菸?”

嗯……霍知行腦門已經開始冒汗了。

“老婆,”他賠笑道,“其實我現在已經抽的很少了,知道你不喜歡煙味……”

“我不是不喜歡煙味,是抽菸對你身體冇有好處啊!”薑燦很認真的教訓他。

而他也很認真的被她訓。

“再說,我冇有讓你完全戒掉,知道這個難戒,所以我們循序漸進!”

“可是老公,你也不能一大早就跑去抽菸吧!”

“反正我告訴你哦……”薑燦轉轉大眼睛,“抽菸抽多了,對那方麵也有影響!”

“是嗎?”霍知行尾音上挑。

薑燦忽然感覺,這男人眼神不對。

霍知行靠過來,大手猛然掐住她的腰,她想跑也來不及了,被他完全箍在懷裡,動彈不得。

“這麼說你懷疑我……”

“冇有!”薑燦腦袋搖的像撥浪鼓。

本來是想拿那事兒敲打敲打他。

男人不都很在意自己那個功能嗎?

可是……

真是惹火上身,惹火上身啊!

“不行!”霍知行無比認真,“老婆懷疑我,必須證明給她看!”

“不用不用!你昨晚已經證明的很好了!”

“還不算好……”他壞笑,“我還有更好的!”

說著一彎腰來了個公主抱,薑燦又結結實實跌回大床上……

這一下折騰的,薑燦徹底累的軟綿綿。

再醒來時似乎已經接近中午,小女人翻了個身,嘴裡含混不清的咕噥著,“老公,我好餓啊。”

“還餓?”

薑燦嚇得立馬捂住嘴。

她軟軟凶他一眼,他笑的眼睛都眯起來。

他抱著她去洗澡,又抱著她出浴室。

薑燦一眼看到送來的午餐,眼睛都亮了。

霍知行目光寵溺,把她喜歡吃的統統推到她麵前,就差喂進嘴裡。

不過此刻的薑燦根本不用喂。

從小到大雖然生活的環境有點糟糕,可這還是頭一回切切實實有饑腸轆轆的感覺!

隻是冇想到這感覺竟然是因為……

薑燦瞪他一眼,緊接著又低下頭,紅暈一直從臉頰染到耳朵尖。

“老婆,”霍知行故意逗她,“這下該滿意了吧?”

她一怔,“什麼?”

“冇浪費房錢!”

“你……”

薑燦羞的不行,揚起小拳頭就要捶他,然而卻在這時,外麵忽然轟的一聲巨響!

薑燦驚叫一聲,本能的捂住耳朵。霍知行立即抱住她,神色清冷而警覺。

房間外麵一陣嘈雜,似乎有很多人從門外跑過。

很快刺耳的警報聲響起。

霍知行眸色陰鷙,第一反應就是霍展鶴對他下手了!

可這是在酒店,又是大白天的,霍展鶴就算再笨,又怎麼可能挑這種時候,明目張膽的來害他?

“老公,這怎麼回事?”薑燦蜷縮在他懷裡,微微顫抖。

霍知行讓她待在房間不要動,自己走到門口,想出去一探究竟。

儘管薑燦很怕,但還是按照他的叮囑找個隱蔽地方躲起來,擔憂的望著他背影。

就在他要開房門的那一刻,忽然響起敲門聲。

霍知行腳步一僵,有股涼意從脊背爬上來。

他緊緊盯著那扇門。

敲門聲越發急促,他握著拳頭,手臂上青筋暴突。

如果隻有他一個人,他什麼都不怕。

可身後還有個薑燦……

他無論如何不能讓人傷到她!

他正盤算著若是開門後,是霍展鶴的人想要殺他,他該怎麼把他們引開,這時門外傳來動靜。

“您好,我是客房部經理!請問有人在嗎?”

霍知行眸光微動。

他試探著將門開了個小縫,外麵果然是客房經理,正恭恭敬敬站在門口,一臉歉意的衝他笑著。

霍知行這才把門打開。

“先生,太太,酒店發生這種事情,十分抱歉!”經理鞠了個躬。

“到底怎麼了?”

“是我們安保的疏漏,我們檢查不周……昨晚有黑社會的人入住,今天引起這場風波,驚擾了各位客人,真的很對不起!”

“現在我們已經報了警,警察也把嫌疑人帶走了。先生,太太,酒店會為二位免單並賠償精神損失,給你們造成了驚嚇和困擾,我再次道歉!”

霍知行四周看看,走廊上不少人,幾位經理挨個房間解釋道歉,對客人進行安撫。

而走廊儘頭也站著警察,已經拉起了警戒線。

所以目前來講這個地方是安全的。

霍知行眉頭緊擰。

這事不像霍展鶴能乾出來的。“忠厚純良”的二叔若想殺他,會采用迂迴的方式,不會這麼直接。

剛剛經理說有黑社會的……

難道?

霍知行深吸一口氣,轉身關上房門,迅速換好衣服。

薑燦驚魂未定,見他又要出去的樣子忍不住問道,“老公,你要去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