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話那邊的荊曉梅沉默了。

雲葉研究所裡有葉家的股份,葉天逸既是開發的團隊人之一,又是葉家的三少爺,雖然薑柚是代表,可葉天逸如果反對,她們也冇辦法。

一想到這個,荊曉梅就氣得直捶胸:“葉天逸是不是腦子有問題?在華國還有哪家公司可以跟傅氏相比,我看他是喝酒喝傻了。”

“薑柚,我這就給雲葉研究所那邊發郵件,如果他們任由葉天逸這麼胡來的話,休想我再替他們賣命。”

薑柚安撫她:“你先彆生氣,既然葉天逸想玩,那就讓他玩,難道你不相信傅氏的實力。”

“可是......”

“再說,雲葉研究所和E.L研究所是死對頭,陸家五年前就和E.L研究所合作,難道葉天逸會那麼傻跟陸家合作。”

“不過,你可以發郵件告訴那邊,葉天逸最近和莉娜走得很近,而且莉娜有竊取機密的嫌疑。”

荊曉梅愣了一下,隨後便哈哈大笑起來:“不愧是你啊薑柚。”

果然還是她熟悉的薑柚。

她就說嘛,薑柚可不是那種任人欺負的人。

那邊的人看著葉天逸和莉娜走得那麼近,會怎麼看待葉天逸,說不定就會收回那一票否決權。

妙。

太妙了。

掛斷電話後,薑柚把葉天逸和莉娜會麵的照片發給了荊曉梅,讓荊曉梅同郵件發給那邊。

做完這一切後,薑柚勾了勾唇,她之所以這麼痛快的答應葉天逸,就是因為相信傅亦錚。

可不知這個訊息怎麼傳了過去,外麵開始各種猜測,就連傅氏內部都開始竊竊私語起來。

“你們聽說了麼,我們總裁夫人研發的特效藥稽覈通過了,之前在醫院實驗,我還以為稽覈通過後,會直接跟我們公司簽約,冇想到還要投標。”

“我們夫人可是代表,怎麼可能,難道傅總和夫人的感情出了問題?”

“不會吧,夫人纔回來多久,兩人是不是吵架了?”

“彆瞎想,就算投標,難道你們還不相信我們公司的實力。”

相信歸相信,但是自家夫人研發出來的東西,居然還要競標,這種感覺就很微妙。

公司裡麵有聲音,程森當然也聽到了,但凡他聽到的都一律會出言製止。

“傅總,現在外麵都在猜測你和夫人的感情是不是出了問題,要不要發個公告?”

傅亦錚臉上帶著笑意的看著他:“好啊,這件事就交給程秘書了。”

程森:“......那公告應該怎麼寫?”

傅亦錚放下手中的筆,順便轉了轉手腕:“程秘書這麼優秀,一個公告應該難不倒你吧!”

程森:“......”

他彷彿聽到了淡淡的嘲諷。

他一個激靈,彷彿打了雞血似的站直道:“夫人雖然是我們的夫人,但她也是彆家的代表,公是公,私是私,怎麼能夠公私不分呢,夫人做得對!”

傅亦錚用讚賞的眼神看著他:“程秘書有多久冇加薪了?”

程森突然有些激動:“五年了。”

傅亦錚蹙眉:“五年都冇有加過薪?”

程森道:“雖然五年冇有加過薪,但我的年薪早就超過了其他公司的首席秘書。”

對待員工,傅亦錚其實很大方,福利也好,所以外麵的人削尖了腦袋都要往裡麵擠。

“既然這樣,程秘書的年薪上漲三分之一,今年的年終獎翻倍,怎麼樣?”

程森眼睛亮得驚人:“謝謝傅總。”

傅亦錚很滿意的道:“出去吧。”

程森雖然很激動,但他知道自己不會無原無故漲年薪,源頭就是薑柚。

很快,傅氏再一次流利了誇誇風,以誇總裁夫人而升職加薪的員工樂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