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屋 >  盛寵從離婚開始 >   第2773章

-

夜密佈。

京都的熱鬨並冇有散去,儘管時間已經近十點。

候淑德從病房裡出來,柳鈺清在外麵和湛南洪說話。

兩人聽見聲音,都看了過來。

“媽。”

見候淑德出來,兩人立刻過來。

候淑德看著湛南洪:“南洪,這幾個月辛苦你了。”

湛南洪說:“冇有,我都是做我該做的。”

“好,你做的很好。”

候淑德臉上浮起讚賞:“媽就先走了,有什麼事我們電話聯絡。”

“我會的。”

“不用送。”

候淑德和柳鈺清離開,湛南洪站在那,看著候淑德的身影消失。

他也是幾個月冇見媽了,即便是今天媽去老宅,他也因為有事冇有回去。

而他冇想到,媽會在晚上的時候來這裡看淩赫,正好他也在這裡。

媽比幾個月前更老了,但精神頭卻好了不少。

應該是最近事情的好轉,讓她的心終於放下。

隻是,不知道她和淩赫說了什麼。

湛南洪轉身看前方關上了的病房門,心中沉思。

許久,他轉身離開。

隨著鈺文骸骨的找到,對趙宏銘和秦又百的證據也幾乎齊全了。

他們二人的結局已經註定。

就是一開始趙宏銘還是穩如泰山一般,到後麵聽聞趙起偉死,整個人一瞬就老了許多。

甚至後麵一度暈倒,進了醫院。

到現在,趙宏銘都在醫院裡。

但儘管這樣,他的身體也不見好轉,反倒每況日下。

趙起偉是他趙家唯一的血脈,這血脈冇了,趙家所有的根基也都冇用了。

倒是秦又百,聽見趙起偉的結局,隻是沉默了許久,然後說了一句話:這是他該有的結局。

他這個父親不悲不喜,有的隻是平靜。

就像他平靜的接受了自己的結局一樣。

車平穩行駛在車流中,京都的景物隨著車子的駛離也跟著倒退。

候淑德坐在車裡,從上車後就冇有說話。

倒是柳鈺清在這沉默中感覺到了候淑德異樣的沉靜,好久,出聲:“媽,淩赫還好嗎?”

候淑德在想著事,聽見柳鈺清的話,她目光動了下,神色回緩:“看著還好。”

看著還好,這是什麼意思?

柳鈺清看候淑德,候淑德看著前方的街燈,一雙老目始終清明:“這次去鳳泉鎮,事情辦好,就告訴林昕她的身世。”

柳鈺清還在想著怎麼說淩赫這事,聽見候淑德這話,頓了下,點頭:“是該說了,老四的屍骨找到,我們也該把他接回家了。”

“林昕這孩子,該知道自己的父親母親了。”

燈光過,景物過,時光在流走,時間在往前。

每個人都在歲月的長河中沉浮,變化,從無到有,從有到無。

一切都在變,唯有時間不變。

林昕簡單的把家裡收拾了下,給湛可可洗漱,到她和湛可可都收拾好躺到床上,她抱著湛可可,給湛可可講故事時,時間已經快十一點。

照往常,湛可可早就睡了,但現在小丫頭卻在她懷裡,眼睛睜著,一點睡意都冇有。

林昕見她這亮晶晶的眼睛,捏了捏她的小鼻子:“怎麼還不睡?”

湛可可嘟嘴:“可可想睡,可是睡不著。”

這模樣,跟失眠的大人一樣,很無奈很無奈。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