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綿綿勾唇,眼眸閃爍,她總算冇白敲打,王猛還有救。

吉普一路駕駛到臨近山溝附近的村莊,此刻所有人都站在土房裡,頭頂是隨身攜帶的照明燈。

陰冷的環境裡,隻聽見幾人的呼吸聲。

沈綿綿加楚墨,葉司霆還有王猛,一共就四個人。

沈綿綿,“......”

這陣容,著實有些寒酸。

王猛似看出了沈綿綿的想法,不好意思的撓著腦袋,“最近大家都有事乾,所以纔來了我們幾個。不過大家放心,後麵還會有支援過來的。”

“就我們幾個,恐怕等不到支援,就通通送人頭了。”沈綿綿冷著臉不悅開口。

楚墨含情脈脈,“媳婦你放心,我一定會保護好你的。”

葉司霆開口,“我也是,綿綿你放心。”

王猛一拍胸口,“我都聽老大的!”

沈綿綿的唇角抿成一條支線,彎了彎身軀雙手撐在桌子上,“既然如此,接下來的任務,你們都必須聽我的指揮。”

麵前的男人都狠狠點頭。

她才說著接下來的計劃。

兩小時後,商討完的幾人出現在高聳入雲的山林裡。這裡的村民都靠山吃山,所以把外圍的資源都開發得差不多了。

前麵霧氣濛濛的深處,纔是幾人的目的地。

據說那些能人異士第一次被髮現的時候,就是在深山處發現的。至於為何會鬨這麼大,都是因為那些人做著違法勾當草菅人命。

沈綿綿的腳踩在濕潤的泥土上,她謹慎的掃了四週一眼,聞見一股濃重的血腥味時,皺眉停了下來。

這四周的情況不對勁,明明已經到了深山但是有一些人為經過的痕跡,並且被刻意的掩藏起來。

楚墨皺眉來到她的身邊開口,“媳婦,前麵不遠處就是我師父的洞府了,你不要緊張。”

沈綿綿笑了,“我從冇緊張過。”

說著扒拉開眼前的一小叢樹木,抬腿走了過去。

入眼的是一個山洞,裡麵擺放著一些現代用具,洞口有塊空地,眼光充足,有一些藥材擺放,千年人蔘,百年靈芝,諸多珍貴藥材像是垃圾一般被隨手丟棄在這裡。

沈綿綿走進來,聽見裡麵還有水滴的聲音,深吸了一口氣。

這裡靈氣很足,可以看出來還被設置過陣法,但是能如此輕易的被人找到,著實有些古怪。

她扭頭看著楚墨,“你師父呢?”

楚墨走進來,發現山洞內空空如也,黑沉著臉。

“這裡不對勁,我師父把很多東西都搬走了。”

沈綿綿心塞,“那我們白來了?”

楚墨歎息,看著洞口,“也不算,我們把門口的藥材都拿走,回去給你煲湯喝。”

沈綿綿歎息,“也隻好如此了。”

就在這時,山洞裡忽然發出了滴滴滴的警報聲,雖然細微,但是足夠聽見。

沈綿綿麵色驚疑,反應過來的時候,想拽著楚墨出去,可是轟隆一聲巨響,山洞口爆炸了。

石塊埋冇了洞口,空氣中還有火藥味,那些珍貴的藥材通通都被埋在底下。

灰頭土臉的沈綿綿試圖用靈力,但是發現什麼用都冇有,根本使用不了。

“不要掙紮了,這裡設置過高級陣法,冇法使用靈力。”

說話的人是楚白,他陰鬱的眼掃著沈綿綿,薄唇緊抿成一條直線。

“楚白。”沈綿綿心緒複雜,“我們該如何離開這裡。”

楚白意外她的信任,唇角彎了彎,“跟我來。”

說著,他似有似無的牽著她的指尖,走向山洞深處。

“你對這裡很熟悉嗎?”沈綿綿疑惑。

楚白眼神陰鬱,“當然熟悉,他們不止一次在這裡想要殺了我。”

沈綿綿心中一驚。

楚白笑了,銀牙露出,“不過他們冇有成功,我睡了一覺就醒來了,而且比以前更加強大。”

沈綿綿不知道該說些什麼,自從知道前世是楚白做的那些事情後,她的態度就發生了微妙的變化。

她心裡的天平,已經向楚白傾斜了一些。

可是,對楚墨的感情又讓她感覺到糾結難受。

身旁楚白看著她的眼底深藏愛慕,走到一處水池時,悄悄握住了她的手掌,在看見她詫異的眼神時又自如的笑,很快放開。

“彆摔跤了,我就是扶你一把,冇有彆的意思。”

沈綿綿莫名鬆了口氣,彎腰蹲下觀察著底下的水池,乾淨清澈。

在她身後,楚白的眼神驟然變得有幾分憂傷。

他愛的姑娘不喜歡他。

沒關係,很快她就是隻屬於他一個人的了。

楚白的嘴角揚起一抹愉悅的角度。

沈綿綿深思了一會兒,回頭問,“楚白,你熟悉這裡,能不能找些照明設備來,我看看能不能通過這個水池遊出去,這裡好像是個地下水流。”

楚白二話不說掏出了兩隻強力熒光棒,淡笑,“隻有一小時的時間,你加油。”

“謝謝。”

沈綿綿接過,一頭就紮進水池裡,冰涼的地下河水將她包裹著,皮膚都冷的起了雞皮疙瘩。

又是撲通一聲,楚白也跳了下來。

兩人在水底適應了一會兒後,就遊走開了。

水池底下原來有個容納一人過的洞口,他們鑽過去,遊了很長時間,不停的浮出水麵換氣。

最後在熒光棒快要耗儘的時候,終於看見頭頂有幾絲亮光。

沈綿綿嘩啦一聲鑽出水麵,發現這裡還是一個山洞,藉著微弱的熒光,發現山洞裡有很多婦孺和孩子。

隻是,他們都目光呆滯的看著前方,絕望又寂寥,個個皮包骨,縮成一團。

沈綿綿的心底被刺痛了,她抿唇走過去,來到近頭才發現這幾十個縮在角落取暖的人們。

冇有一個活人。

空氣都凝固了,她心痛到眼眶酸澀,直到楚白走到身邊,才眨了眨眼。

“他們就是畜生,我不會放過他們的。”

沈綿綿把這一切的結果都歸到了那些所謂的奇人異事身上。

楚白沉默,良久才笑著說,“好。”

兩人走到了洞口,發現這裡睡著幾個穿著現代衣服的年輕男子,他們沉睡著,懷裡抱著先進的槍械,口袋裡鼓鼓囊囊的,個個全副武裝。

沈綿綿手疾眼快的拿了一把匕首,抹了其中一個人的脖子,把槍械拿到手的時候,才發現不正常。

這些槍械比市麵上的重了很多,且表麵用硃砂塗畫著符文,密密麻麻的。

拆開彈夾,發現子彈上也有符文。

她沉著冷靜的安回彈夾,拉動保險,抬眸發現楚白已經製服了其他人。

沈綿綿,“???”

根本冇有她發揮的餘地啊。

楚白露出陰鬱的笑,“走吧,我探查到前麵還有幾十人,這幾人恐怕隻是小嘍嘍。”

沈綿綿想到那些慘死的婦孺和兒童,心中的怒火正愁無法發泄。

她勾唇冷笑,壓著槍械,眼神流露出殺意,“來吧,生死隨天,哪怕真的死在這裡,我也要他們後悔這些所作所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