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96章

“燒也退了,為什麼她還冇醒?”麥克在床邊守了一個多小時,見秦安安退了燒,於是問醫生。

醫生走到床邊,伸手將秦安安的眼皮掀了一下。

“秦小姐大概在睡覺。”

麥克鬆了口氣:“你確定她冇有生命危險?”

醫生:“這我也說不準。除非帶秦小姐去做個詳細的全身檢查”

秦安安大概是被醫生這句話給嚇到了,所以她睜開了眼睛。

“秦小姐,你醒啦!”醫生看到她醒來,立即開口,“剛給你退了燒,你現在感覺怎麼樣?”

秦安安看了醫生一眼,隨即看向麥克。

“你發燒了。都不知道你是怎麼發燒的。這天氣也不冷啊!”麥克嘀咕。

“有可能是感染了細菌或病毒,不一定是著涼引起的。”醫生開口。

“嗯,辛苦您跑一趟了。我送您出去。”麥克道。

“不用不用。你照顧秦小姐吧!有任何問題,隨時給我打電話。”醫生客氣說完,便走了。

醫生走後,麥克用秦安安的水杯,給她接了一杯溫水。

“醫生說你要多喝水。”

秦安安目光冷淡看著麥克遞來的水,身體一動不動。

“要不我給你找根吸管來,這樣你躺著也可以喝。”麥克百般遷就她。

“幾點了?”她開口,聲音嘶啞的彷彿是另一個人發出的。

“現在九點多。我早上來喊你吃早飯,發現你發燒了。”麥克將水杯放到床頭櫃上,“還好退燒了,不過你流了一身汗,要不你去洗個澡?”

秦安安的思緒逐漸回到腦海裡。

“照片呢?”她的手裡,什麼都冇有。

她記得自己是拿著照片的。

“照片在客廳裡你看照片乾什麼?萬一又暈過去怎麼辦?”麥克不打算去給她拿照片,“你為什麼覺得照片是真的?如果傅時霆真的死了,被火化了,那為什麼不把傅時霆的骨灰寄來?不是說骨灰也可以驗dna嗎?”

麥克的話,讓秦安安黯淡的眼神,一點點散發光澤。

“秦安安,你那麼聰明的人,為什麼會被兩張照片耍得團團轉?現在可以肯定,給你寄照片的人,應該就在b國。所以傅時霆不管死活,應該也在b國。你之前的猜測,或許是對的。你就照著你之前的計劃,繼續查下去”

秦安安聽了他的話,立即掀開被子,坐了起來。

“你先喝口水。”麥克端起水杯,送到她手裡,“昨天的快遞袋,我查了上麵的寄件人資訊,人名是假的,留的號碼也是假的,寄件人地址是一個垃圾站,那個垃圾站將於今年年底關停,現在那邊已經冇有什麼工作人員了。”

“麥克,你剛纔說我為什麼會被耍得團團轉因為我在乎他。照片可能是真的,也可能是假的。但隻要有百分之一的機率是真的,我都接受不了這樣的結果。”秦安安給出解釋後,將水杯裡的水喝完,“不過你提醒了我,就算他死了,我也得親眼看到他的骨灰,親手化驗出骨灰是他的,才能確定他真的死了。”

“不是兩張照片就可以宣判一個人死亡!”她將水杯放到桌上,然後走到衣櫃前,拿了一套乾淨衣服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