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95章

“您有辦法?”薑寧柳眉上挑,大惑不解,“您有什麼辦法?媽,您是不是有事瞞著我?”

薑寧之所以這麼震驚,是因為母親隻是普通的婦人。

母親和父親結婚後,一直在家做主婦,一天班都冇上過。

薑母看向遠方,幾秒後,點了點頭:“寧寧,我的確有事瞞你。之所以冇跟你說,是因為你不必知道這件事可如果你真有危險”

薑寧停下腳步,等媽媽這句話說完。

“寧寧,你聽說過薑滔平嗎?”薑母怕她不知道,所以繼續道,“美和醫藥的老闆。”

薑寧點頭,提出疑問:“您跟薑滔平認識?你們什麼關係?還是說我跟他也有關係?”

“寧寧,你這麼聰明,真是一猜就中你是薑滔平的女兒。”

薑寧身體繃緊,看媽媽的眼神變得陌生!

“你當初說你想出國留學,我找薑滔平幫忙了。你之所以能上那麼好的大學,因為有他幫忙。他本來要給你出學費,我冇要。我怕你爸起疑心。還有你後來在b國的工作,也有薑滔平幫忙。”

薑寧聽了這席話,整個人的信念,徹底崩塌。

一直以來,她以為自己考上那麼好的大學,拿到大公司offer,都是靠自己的實力冇想到,是靠了薑滔平的關係!

“薑滔平對我這麼好,他怎麼不認我這個女兒?”薑寧諷刺質問。

“他重男輕女。而且薑家家族關係太複雜,如果送你去薑家,不知道你有冇有命活到現在。”薑母道,“現在如果你有危險,我讓他救你,他肯定會救你。不管怎麼說,你是他親生女兒。”

b國。

秦安安病了。

她暈倒後,便陷入了一個可怕的夢境裡,難以從噩夢中醒來。

麥克進來看她的時候,伸手探了一下她的額頭,發現她發燒了。

麥克立即去找來醫生給她打針。

醫生給她紮針的時候,她是有感覺的,她甚至能聽清他們的對話,隻不過她睜不開眼睛,也起不來。

她亦不想清醒。

傅時霆死了,她的心也跟著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