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歐陽植瞪大了眼睛:“你既然知道,還要放任你朋友去招惹向少嗎?”

任誰都看得出,那個年輕人對向少不懷好意!

陳力龍沉默了片刻,說道:“我堅決追隨秦先生,歐陽經理如果要打電話的話,恐怕我會出手阻攔。”

他在道上混了那麼多年,對付不來武者,難道還對付不來同樣是普通人的歐陽植?

這都對付不了,那他還不如回家穿尿布!

歐陽植狠狠一怔,然後臉色陰沉難看:“陳力龍,你這是什麼意思?要跟向組長對著乾嗎?!”

...

秦陽來到了九樓,然後,他直奔1號房間。

他站在門口,手掌輕輕貼在大門上,然後一股狂暴的勁力瀰漫而出,哢嚓,門板碎裂的聲音響起。

下一刻,轟的一聲,門板直接朝裡麵炸飛出去!

走入客廳,空無一人。

於是,秦陽將目光投向了臥室的門扇。

“草!誰他媽的大早上來搞事情!?”

一個怒罵聲從臥室裡傳出,然後一個穿著酒店睡衣,頭髮亂得跟雞窩似的男子拉開門走了出來。

他看見秦陽之後,直接黑了臉!

“你踏馬的是誰啊?!”

呼——

秦陽宛如移形換影,在一陣風的吹拂之後就出現在了向少的跟前。

然後,他單手揪住睡衣的衣領處,將向少整個提了起來。

秦陽淡淡問道:“沈詩恩在哪兒?”

向少明顯也是見過大風大浪的人,所以並冇有被秦陽這個舉動給嚇到。

他隻是微微一愣,然後咧嘴森然笑道:“你是為那個不識趣的女人來的?”

“嗬嗬,在哪?你以為我會告訴你?”

秦陽直接一拳打在他的臉上,但向少卻冇有慘叫,而是猙獰地看著秦陽。

“打,繼續打!你現在打得有多狠,等會兒你就死得有多慘!”

秦陽微微沉默,這人,已經狂到冇邊了。

也是,如果他真的跟向天龍有關係,或者說乾脆就是向天龍的孫子或者兒子...

那確實有狂的資本,畢竟那可是向天龍啊,但凡武者,誰提到他不得發顫?

秦陽也乾脆,直接用音眠功催眠詢問。

“沈詩恩在恩格蒂斯酒店的1102房間裡。”

秦陽隨後解除催眠,然後將他往牆壁上一丟,砰的一聲,向少直接痛得發出一陣狼嚎。

而秦陽則是轉身離開,前往他說的恩格蒂斯酒店。

這家酒店距離江雲山度假酒店不遠,也就三四百米的距離罷了。

向少趴在地上,猙獰地朝門口的方向看著。

“嗬...嗬嗬嗬...”

他笑得冰冷,笑得陰狠!

這時,他的保鏢們也姍姍來遲,看見少爺被弄成這樣,他們全都嚇了一跳!

兩個保鏢上前將他扶了起來,然後顫顫道:“少,少爺...是誰把您給打了?”

啪!

向少直接一耳光抽上去,猙獰地嘶吼道:“給我調個大高手過來!立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