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雲山度假酒店,總經理辦公室。

酒店總經理歐陽植正在接聽一點內部電話,他客氣道:“好的,我明白了,我昨晚就已經預留了房間!”

“您放心,向少爺在我們這一定會過得很開心!”

“好的好的,我隨時恭候夏侯組長的到來!”

他的手機放在一邊,一直振動個不停,但座機電話裡的這位大人物可太至關重要了。

所以他根本冇有搭理手機那邊的動靜。

之道放下座機的電話,歐陽植纔拿起手機,不耐煩地罵道:“打打打!什麼大事啊給我一直打電話!”

手機聽筒裡傳來了一個女接待員哭腔的聲音:“歐陽經理,有人把大堂砸了,您快下來看看吧!”

歐陽植臉色大變,驚怒道:“什麼?!”

“豈有此理,誰敢這麼大膽!竟然敢砸我的酒店!”

他簡直氣得要炸裂了,掌武司的夏侯組長馬上就要到了,結果現在卻出了這麼一檔子事?

一樓大堂被砸了?

這要是讓夏侯組長看見了,豈不是要說他接待不周?

就算夏侯組長不在意,他這張臉也算丟儘了!

回頭總公司那邊肯定要找自己的麻煩!

“我馬上就下去!我倒是要看看,誰敢在我們江雲山酒店鬨事!”

他氣得咬牙,不管鬨事的人是誰,他都要直接扒了對方的皮,給對方一個狠狠的教訓!

歐陽植氣沖沖地乘坐電梯下樓,看見橫七豎八倒在地上的保安們,他的憤怒頓時消散了幾分。

“你就是這邊酒店的經理?”

一個聲音從休息廳處傳來,歐陽植看了過去,是一個二十出頭的年輕人,他確認冇見過!

歐陽植惱火道:“對,我就是!大堂這邊,是你小子搞的?”

“小子你很大膽啊,知道我們酒店背後是誰嗎?”

秦陽淡淡道:“那些不重要,我問你,昨晚把三樓包下來的那個人是誰?住在哪個房間?”

歐陽植腳步一滯,然後拉下來臉道:“你找向少?你跟向少認識?”

此刻他倒是慎重了起來,因為如果真跟向少認識的話,他可不敢得罪。

秦陽說道:“向少...”

他眼睛微微一眯,一旁的陳力龍也明白了什麼,當即麵色大變。

“你要是認識向少,今天這事兒倒是好解決了。”

歐陽植狐疑道:“可是你既然認識向少,為什麼還要砸我酒店?你直接找我不就行了?”

秦陽站了起來,低喝一聲,音眠功催眠對方。

“向少住在哪個房間?”

秦陽直接發問。

被催眠的歐陽植回答道:“0901。”

秦陽解除催眠,然後對陳力龍道:“這個經理交給你了。”

陳力龍“啊?”了一聲,然後呆呆道:“哦,好的!我明白了!”

歐陽植還要攔住秦陽,陳力龍卻是直接上前擋住了他,笑嗬嗬道:“歐陽經理,你應該認識我吧?”

歐陽植隻能眼睜睜看著秦陽走進電梯廂裡。

他這個時候纔看清楚陳力龍,然後微微變色,凝重道:“這不是龍哥嗎...”

陳力龍笑道:“歐陽經理,給你個善意的提醒,今天這事兒,你還是不要摻和的好。”

歐陽植神情一怔,說道:“龍哥,你這是在開玩笑吧?你可知道向少是誰?”

陳力龍臉上一凝,然後歎道:“應該是掌武司組長的孫子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