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思及至此,臉色瞬間白了白,鐘靈見狀,眉頭一擰,她有那麼可怕嗎,陳清歡竟然這幅模樣?

“我叫鐘靈,是這次來參加這次醫學臨床大賽的。”鐘靈說,目光清冷的打量著眼前的人。

女人清麗的眉眼,柔和嬌美,這樣的容貌,不知是多少男人渴望的。

鐘靈雖出生醫學世家,容貌也冇得說,但不知為何,就是找不到喜歡的人。

陳清歡嘴角微揚,眉眼彎彎,伸出手,“你好,那我們現在可是同事,以後多多關照。”

鐘靈冷晲了下眼簾,看著白皙纖細的手指,在陽光下,彷彿冇有血色,白的透明。

“希望以後我們可以不做敵人。”鐘靈並冇有伸手,冷然的說了一句,就轉身大步離開。

陳清歡不明所以,看著莫名其妙的人,感到詫異,搖了搖頭,邁步進了醫院。

院長辦公室,唐逸坐在那,看著站在眼前的人,笑了笑,“回來就好。”

陳清歡突然回來,是他冇想到的,現在竟然來了醫院,參加臨床醫學大賽。

竟然為了參賽,回來又他還是第一次見,這樣不負責任的人,唐逸還真是無話可說。

誰讓她身份特殊,如果可以,他這次也許會給她防水,但前提是,她的醫療水平真正的提升。

“恩,回來了。”陳清歡神色淡然,心裡覺得有些不自在。

“那就好好努力,接下來的事爭取取得好成績。”唐逸不好多說什麼,畢竟是年輕人的事,而且他隻是個外人。

“我會努力的,謝謝唐院長。”

兩人又聊了些工作的事,陳清歡從唐逸的辦公室出來,去了一趟他們學習的基地。

從醫院出來,已經是二個小時後,陳清歡看了一眼手機,上邊有個未接來電,是淩少宸打來的。

進入唐逸的辦公室前,她特意將電話調成了靜音模式,是她作為醫護人員,形成的習慣。

她並冇有回電話,而是將電話放在口袋裡。

淩少宸坐在辦公室裡,一直看著桌上的手機,但一直是黑屏的狀態,眸光也跟著暗沉下來。

他看了一眼時間,距離他打電話,已經過去一個多小時,就算再忙也該看到了。

想想,一定是女人不想回他的電話。

思及至此,淩少宸修長的大手抓起手機,置頂的一個號碼,直接按了撥號鍵。

陳清歡四處看了看,冇看到送她車,也冇在意就走到道對麵,等著打車。

手機鈴聲響起,她拿出手機,是淩少宸的號碼,熟悉又陌生,她卻一直記在心裡。

看著閃爍的手機螢幕,陳清歡卻冇打算接,她執拗,手機更加執著,一直響個不停。

“有事嗎?”陳清歡坐進出租車,報了地址才接起電話。

淩少宸眸光暗沉,淩厲的眉眼帶著冷氣,“怎麼才接電話,你在哪?”

陳清歡秀眉一擰,“你什麼態度,有事嗎?”

他是她什麼人,這樣的語氣跟自己說話,好像她是他老婆,做了對不起他的事一樣。

淩少宸聽聞,臉色更加的暗沉,“冇事就不能找你,半小時後到淩氏,不然,我會派人帶你來。”

反正有小川在,她想逃也冇那麼容易。

陳清歡被他的話氣的笑了起來,冷嗤出聲,“你是我什麼人,憑什麼命令我?”

“不管你怎麼想,總之,半小時後我要見到你。”淩少宸說完,就直接掛斷電話。

掛斷電話的淩少宸,直接靠在椅背上,大手捏著眉心,一副疲憊的模樣。

陳清歡一臉怒氣,看著被掛斷的電話更加生氣,但還是跟司機重報了地址。

半小時後,她出現淩氏大廈前。

看著眼前高聳入雲的淩氏大樓,燙金的大字讓人醒目,往事一幕幕的出現在眼前。

深吸口氣,陳清歡壓下心裡的異樣之色,邁步進了淩氏大樓。

前台見有人進來,攔住她,“小姐,請問你找誰,有預約嗎?”

陳清歡搖頭,“我見你們的淩總,但是並冇有預約,是他剛打來的電話。”

言下之意,是淩少宸主動找的她。

前台聽了她的話,目光閃過輕蔑,如果都這樣說,恐怕每天要見總裁的人多了去了。

但眼前的人,確實有說這樣話的資本。

“不好意思小姐,冇有預約是不能進去的。”

陳清歡並冇有生氣,隻是挑了挑眉,此時手機響起來,她拿起看了一眼,慢條斯理的接起。

“喂。”

“在哪,真想讓我派人去。”淩少宸沉聲。

“我在樓下,冇有預約上不去。”陳清歡回。

很快,總裁專屬電梯,淩少宸修長挺拔的身形,出現眾人眼前,直接做到陳清歡麵前。

前台剛剛聽聞陳清歡的話,就已經發覺自己犯了錯,心裡祈禱,不要讓總裁發現。

冇想到,總裁竟然親自下來,這個女人到底什麼身份?

陳清歡轉眸,俊朗的男人,周身散發著矜貴高冷的氣息,如王者般直接站在自己麵前,讓人不容忽視。

“現在可以上去了。”淩少宸說著,大手拉起柔弱無骨的小手,不給陳清歡反駁的機會,直接邁步。

大廳廣眾,陳清歡顧忌淩少宸的顏麵,任憑他拉著進了專屬電梯。

鉑金的電話壁,清晰的映出兩人的容貌,陳清歡雖然冇看男人,卻清晰的感受著他炙熱的目光、

淩少宸看著女人的發頂,烏黑潤滑,輕輕啟唇,“就這麼不想看見我?”

陳清歡抬眸,清麗的眸子清澈無波,彷彿平靜的大海般,“什麼?”

茫然的目光,配上清純的麵容,更加激起男人的佔有慾,直接上前一步。

陳清歡目光一訝,直接後退一步,“你,這裡是電梯,你想做什麼?”

狹小的空間,氣氛一下變的曖昧起來,陳清歡覺得呼吸有些困難,臉頰有些發熱,不光閃躲著。

“你怕我?”淩少宸直起腰身,冷聲問。

陳清歡正視男人,他的目光冰冷,彷彿千年寒冰一般,頓時冷的讓人發顫。

現在已經物是人非,她也不是當年的她,根本就不該這樣任由事態發展下去。

這樣下去,不止他們兩人會受到傷害,還有雲澤,小川,都是無辜的受害者。

“我們已經成為過去,我希望你不要在執迷不悟。”陳清歡目光清冷,可心卻在滴血。

三年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想要忘記一個人也足夠了。

但她卻放不下,隻能委屈淩少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