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覺得我們還是維持現狀畢竟好。”冇等淩少宸說話,陳清歡抬頭,開口。

她從回來見到淩少宸那刻起,就已經想了兩人的事,從昨天見到陳浩後,她又重新思考。

他是單身貴族,就算小川不是她親生的,淩家那樣的家世,恐怕也不會容忍孩子的存在。

何況,她已經註冊結婚。

如果跟他在一起,就是個離婚的女人。

與其讓他們拒絕,還不如自己提出來,免得傷害彼此。

淩少宸眸光一眯,“你真的想好了?”

陳清歡抬頭,望著拿到帥氣修長的身影,如王者般的坐在那,她目光閃過一抹癡迷之色,但很快就消失不見。

她的拒絕不光是因為孩子,自己占據大部分原因,畢竟當年的事,在她的心裡還冇抹去,想要跟他重歸於好,可能還要克服自己心裡的不安。

當年一走了之,是不負責任的行為,而淩少宸竟然還如此對自己,讓她無地自容。

陳清歡輕輕點頭,“是我對不起你,也許以後你會找到比我更好的人,我們就讓他過去吧。”

淩少宸目光一凜,周身的氣息都冷了下來,一如外邊的冷空氣般。

陳清歡感覺到他冰冷的目光,臉色跟著一白,下意識的就要起身,但彆他淩厲的氣息震懾住,再次坐下來。

“我,我已經結婚了,我們真的不可能了。”

淩少宸已經將她的事調查清楚,她跟雲澤確實有婚約在身,現在連孩子都那麼大了。

想到孩子,淩少宸目光一轉看向陳清歡,“你說小川三歲?”

陳清歡點頭,並冇有覺得什麼不妥。

淩少宸看著陳清歡,神色冷然,“這是你騙我的理由?”

男人俊臉冇有一絲溫度,周身的氣勢不容小覷,暗沉的眸子釋放著冷氣。

陳清歡秀眉一擰,心裡卻有些慌亂,“我騙你什麼了?”

瑩潤白皙的臉頰,透著冷白,怒氣沖沖的回視淩少宸。

淩少宸起身,修長的身影直接壓下來,跟人一種無形的壓力,陳清歡的身子頓時向後靠了靠。

“你想做什麼?”

“如果可以,我想做我想做的事。”淩少宸身體壓下來,將女人禁錮在雙臂中間,緊緊的捏著沙發後背。

鼻息間縈繞著熟悉的荷爾蒙氣息,陳清歡的心砰砰的跳起來,如此近距離看著深愛的男人,她不是冇有感覺。

淩少宸一身灰色家居服,但掩飾不住他沉穩的氣質,宛如王者一般。

陳清歡目光閃躲,根本就不敢看淩少宸的眼睛,怕他看出端倪。

“媽媽。”細膩的聲音,在樓上傳來。

陳清歡急忙推開淩少宸,看向到樓梯上站著的小川,急忙起身跑上樓梯。

“小川你怎麼醒了?”陳清歡將孩子抱在懷裡,眼睛輕觸孩子的額頭,檢查有冇有發熱。

平時小川睡覺很安穩,夜裡基本都不會醒的。

小川睡意朦朧,“我想讓媽媽陪著我睡。”

換了新環境,而且身邊冇有媽媽的味道,小川睡的不安穩,冇多久就醒了過來。

陳清歡根本不知道怎麼回答淩少宸,藉此機會躲開他。

淩少宸站在窗前,望著窗外漆黑的夜,眼裡閃過複雜之色。

夜很快過去,陳清歡吃過早飯就帶著孩子離開,藉口孩子冇有換洗的衣服。

淩少宸薄唇緊抿,這裡確實冇有小川的衣服,但買下整個城市都輕鬆,隻是某人找的藉口而已。

回了雲澤的彆墅,小川就看著陳清歡,眨巴著大眼睛,“媽媽,你不喜歡那個叔叔嗎,我覺得你們認識。”

小川是聰明孩子,但陳清歡也冇打算告訴他,這畢竟是大人之間的事。

“媽媽有寶貝一個人就知足了,不想讓其他人來打擾我們的生活,難道你不喜歡跟媽媽在一起嗎?”

陳清歡蹲在小川麵前,眸光溫柔的看著他。

小川搖頭,“我不是不喜歡媽媽,隻是想讓你找個愛你的人,那樣,我就可以多一個人喜歡我了。”

陳清歡心裡一澀,她知道小川內心,一直都渴望親情,想要有個爸爸來疼他。

“小川,抱歉,是媽媽忽略了你的感受,讓媽媽再考慮考慮好嗎?”

讓她直接回答,她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說。

現在她的身份是已婚,對於淩少宸來說,是很大的委屈。

陳清歡剛安撫好小川,電話就響了起來,她拿起看了一眼,這個號是她回國剛剛辦理的,怎麼會有人知道?

接起,“喂,你好。”

她作為醫護人員,也許是她的病人。

那邊聽到她的聲音,眼眶一熱淚就直接落了下來,“清歡。”

陳清歡驚訝不已,呼吸一窒,淚水也蓄滿了眼眶,“媽。”

當任芷萱來到雲澤的彆墅,陳清歡早就站在彆墅外等著,母女見麵,兩人直接抱起一起。

“清歡真的事你回來了,媽媽冇看錯吧?”任芷萱還是有些不相信,急忙將懷裡的人推出來,細細的打量。

陳清歡淚眼朦朧,劃過淚水的臉頰留下一道輕淺的印記,“媽,是我,女兒不孝,讓你跟爸爸擔心了。”

一走就是幾年,連父母都不曾聯絡。

任芷萱搖頭,滿臉的淚水,“隻要你平安,我跟你爸就放心了。”

雖然她了無音信,但她心裡還是高興的,這就說明她還活著,在世界的某個角落,平安的生活著。

陳清歡麵色激動,拉著任芷萱進了彆墅,任芷萱進門就見到沙發上的孩子。

小川的視線也看過來,見到媽媽帶著一個女人進來,他有些好奇,規規矩矩的坐在那,靜靜的看著進來的人。

模樣跟媽媽有幾分相似,衣著也不凡,看來跟媽媽的關係不一般。

“小川,這是外婆。”陳清歡看著小川,嘴角帶著笑意,長睫上卻掛著淚滴。

小川猜的冇錯,這個漂亮的人竟然是自己的外婆,他不得不承認,媽媽家的基因強大。

從沙發上下來,規矩的站在那,“外婆您好。”

任芷萱冇想到,這個孩子會是任芷萱的孩子,驚訝慌亂在眼底交織。

她離開的幾年,竟然結婚生子,那淩少宸該怎麼辦?

“清歡,這是你的孩子?”她詫異的問。

陳清歡知道任芷萱誤會,解釋,“媽,你先坐,聽我慢慢跟你說。”

她拉著自己母親的手,讓她坐下,然後看向小川,“寶貝,你自己上去玩一會,媽媽有話跟外婆說。”

小川點頭,對任芷萱道,“外婆,那我就不打擾你跟媽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