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哦?”

“不願意將你所知的事情說出來……”

“若是這麼說來的話,看來血手堂如今在這下武域當中所存在的時間的確是有些太久了,也該隨之覆滅纔對。”

看到血天梟一臉試探的模樣。

葉辰頓時冷笑一聲。

接著便將體內的數道異火全部催動而出,直接在手中凝聚成為一條火焰遊龍,接著便不斷地吐息開來,隨時都可以直接爆發而出。

覆滅整個血手堂!

要知道,這一擊當中,這是蘊含/著完全不亞於神魄境左右的威力層次。

甚至隨著他掌心當中的火焰遊龍剛一凝聚而成的瞬間,便在周圍撕/裂開來一道又一道的空間裂縫,而且這些空間裂縫根本難以癒合。

不斷地在上空當中所拉扯著,甚至愈演愈烈!

若是在這麼下去的話。

恐怕不用葉辰出手!

單憑這條火焰遊龍所撕/扯開來的空間裂縫,恐怕都足矣將整個血手堂所在的幽血沼澤範圍給全部吞噬一空,徹地覆滅!

“血宗主……”

“不要在拖延下去了,我相信他一定會說到做到。”

一側,一名極為熟悉的紅衣女子此刻朝著血天梟抱了抱拳後,一臉正色以及嚴肅地開口道。

“寧長老!”

“這……”

“也罷,你且替我在這裡盯住他,我前往宗門當中與老祖商議一番,畢竟如今我們血手堂上下可已經容不得任何閃失。”

聽到這名紅衣女子的話後。

血天梟整個人頓時渾身微微一震,接著便目光當中閃過一道猶豫之色,直接叮囑過後,便轉身掠入陣法當中。

畢竟,這件事情事關牽扯其他兩大魔宗。

若是一但出現什麼閃失的話。

以如今血手堂的情況,恐怕必然會受到極大重創,甚至直接淪落成為二流又或者是三流級彆宗門,都是有可能的一件事情。

以他區區一個人,根本無法做主。

必須要請出老祖詭血王方可!

“寧長老?”

“想不到你的修為倒是提升不錯,甚至在這麼短的時間當中,已經成為了血手堂當中的長老。”

看到不遠處的那名紅衣女子後。

葉辰頓時微微一愣。

接著目光當中閃過一道玩味之色後,便一陣開口道。

很顯然。

方纔開口勸阻血天梟的這名紅衣女子,正是先前與葉辰有過幾麵之緣的血手堂頂級天才,寧血蓮!

如今對方也早已經成為了血手堂當中的內院長老。

身份地位極為尊貴!

“與你所比較起來的話……”

“簡直是泥壤之彆。”

聽到葉辰的這番話後。

寧血蓮整個人猶豫片刻,直接目光當中閃過一道複雜之色後,便緩緩地一陣開口說道。

對她來說。

原本她的目標便是一定要追趕上葉辰的實力,讓對方不在輕視自己。

而如今看來。

葉辰身上的實力以及修為早已經達到了一個根本不是下武域所能夠觸及的高度,甚至在對方身後的那幾名跟班。

所散發而出的氣勢以及實力都讓她心中極為忌憚!

……

很快。

就在葉辰與寧血蓮兩人交談幾句的功夫。

隻見血天梟便與一名身披血色長袍的白髮老者緩緩地從大陣當中走了出來,顯然這名血袍老者正是血手堂老祖。

詭血王!

詭血王作為血手堂老祖,修為早已經達到了武君境層次當中。

甚至曾經還在北武宗遺蹟內與葉辰交過手。

但,如今對方身上卻有著極為嚴重的暗疾,從當中所散發而出的氣息來看的話,應該是魔象王與屍傀王兩人聯手所導致。

“哼!”

“葉辰……”

看到葉辰後。

原本氣息較為虛弱的詭血王目光當中頓時閃過一道忌憚之色,接著便連忙強撐起體內氣勢,直接一步踏出,一股極為駭人的詭異氣息便爆發而出。

徑直地朝著葉辰所在的方向猛地籠罩而來!

“吱吱吱!”

同時,隨著詭血王身上的氣勢散發而出瞬間。

隻見周圍幽血沼澤當中便猛地浮現而出無數巨型蝙蝠,這些蝙蝠全部朝著葉辰所在的方向迅速地飛撲而來,瞳孔當中閃爍著陣陣凶殘光芒。

甚至,這些巨型蝙蝠的數量越來越多。

最後成為黑壓壓一片!

宛如遮天蔽日一般,將眾人的視線都遮擋在外。

顯然,作為武君境修為級彆強者,在整個下武域當中已經屬於最為強悍的存在,能夠爆發而出這般實力也並不為奇。

不過,若是仔細看去的話。

便能夠發現葉辰整個人一臉平靜,甚至這些巨型蝙蝠還未抵達葉辰身前,便被一股無形的炙/熱氣息給當場焚殺!

宛如飛蛾撲火一般!

“老傢夥……”

“何必浪費時間,至於你有什麼想法與心思,直接全部抖露出來便是。”

接著,一掌直接將詭血王所爆發而出的氣勢破解開來後。

葉辰整個人一臉淡漠無比。

緩緩開口說道。

“好!”

“葉辰,你若是能夠抵擋的住老夫全力一擊而冇有受到絲毫傷勢的話,那麼老夫便將你們葉家眾人,還有戰雲宗當中眾人的下落告知與你。”

見葉辰似乎完全冇有將自己以及血手堂眾人放在眼裡後,詭血王整個人深吸一口氣,接著目光當中閃過一道詭異之色後。

便故意開口喝到。

在他看來。

如此一來的話,不但可以試探而出葉辰的真正實力,而且若是葉辰抵擋不住他的這一擊話,對方便會被他直接擒下。

到時隻要將葉辰原本從北武宗遺蹟當中所獲得的寶貝全部奪來話。

他的傷勢何愁不會恢複。

可若是葉辰抵擋下來的話,那麼便說明葉辰的實力如今可謂是強悍無比。

在繼續得罪對方的話,可謂不智。

甚至最後落得血手堂被覆滅,都是極有可能的一件事情!

“彆說是一擊,我給你一炷香的時間都可以……”

“但,前提是你必須要給我將眾人下落全部都交代的一清二楚!”

聞言,葉辰頓時不屑一笑道。

以他如今武極境八重修為。

以及四十萬斤肉身力量!

恐怕就算是詭血王累死,他身上都根本不會受到任何傷勢。

“竟然如此狂妄囂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