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屋 >  九狼圖 >   第963章 我叫阮三壽

-

兩人立刻離開房間,忙碌了起來,徐健徐康兩個人站在原地,徹底傻眼了,你看著我,我看著你,都不吭聲了。內心五味雜陳,做夢也冇有想到,最後送來白金虎藥引救命的,居然是和他們不對付了這麼多年的小徐繡。

看著兩人明顯有些內疚自責的表情,王梟隨即開口“幫我找的鎖匠呢?”

徐康抬手一指“全都在會客廳,整個繡城的鎖匠,我都給你叫來了。”

“有冇有金疙瘩,給我一塊。”“有的是,你等著,我給你拿去,要啥有啥……”

數分鐘以後,養心苑會客廳,王梟手持一塊五斤重的金磚,拍在正前方桌上。拿起大狐狸當初丟下的那把鑰匙,擺放在了金磚上,盯著下方這麼多的鎖匠。氣場十足,微微一笑“誰能幫我搞清楚這是一把什麼鑰匙,這金磚就是他的。”

這可是金磚啊,五斤重,放在現在也是一筆價值不菲的財富,足以改變人生。

眾多鎖匠雙眼冒光,整個房間的氣氛都變了“大家排好隊,一個一個地上前看,可以拍照,可以複刻,可以開始了。”

近百名鎖匠排到了會客廳外,一個接著一個地看,王梟就在邊上坐著喝茶,聽著這些人的分析“這是什麼鑰匙呢?”“這肯定不是大門鑰匙!”“這鑰匙根本冇有辦法複刻,隻能拍照了。”“真是新鮮了,這麼看也不像是保險櫃的鑰匙啊。”

眼瞅著太陽緩緩落山,鎖匠們一個一個愁眉苦臉,冇有任何一個人,能提出真正的好建議。這一下,輪到王梟發愁了,他眼珠子不停的轉悠,片刻之後,計上心來,拿起手機,仔細認真地拍著照片視頻,隨即一齊發給了大狐狸。

數分鐘之後,王梟直接打給了大狐狸,大狐狸上來就是那種嗲嗲欠弄的聲音。

“梟梟,你在哪兒呢這是,是不是想人家啦?”“大狐狸你要是會說話呢,你就說,你要是不會說話呢,就閉嘴,聽見了嗎?”“哎呦,好凶啊,嚇死人家了。咯咯咯~”“你仔細看看視頻,這一屋子的人呢,都是鎖匠。我正在讓他們給我分析比對鑰匙,看看這鑰匙是乾嘛用的。在他們告訴我這鑰匙的真正用途之前,你們兩個都是有機會的。我可以保證,治好常慶的病。”“但是如果說,他們發現了鑰匙的秘密,我不需要你們告訴我了。到了那個時候,你們想反悔也晚了。讓常慶做好一輩子臥床的準備。你也做好伺候她一輩子的準備。你倆能接受就行!好了,不和你廢話了,時間有限,我們要正式開始了!”

王梟向來是打心理戰的高手。一般人還真的不是對手“其實有些時候,我也想不通你們的選擇。要麼呢,就硬到底,橫到底。拒不投降,就不合作。與孟強,與戰府同生共死。這算是老爺們。”

“要麼呢,就從一開始就投降,一切配合我們,最後自己落個好生活。你們兩個比翼雙飛,安享晚年。到底是前麵還是後麵,多少得選一個吧。”

“瞅瞅你倆現在,前麵的冇選,成了戰府叛徒,後麵的也不好好乾,下半輩子生不如死,圖什麼呢?兩邊不落好吧?你們現在這樣,還如何暢享晚年呢?”

“你們還有個屁的晚年啊,這一輩子都毀了。就算要個孩子,都看不起你們!”

“不好意思,我們兩個已經有孩子了,可以不要了。我倒不介意和你要一個。”

麵對大狐狸的調侃,王梟語調當即就變了“大狐狸,你信不信我給你扒光了綁在戰府旗杆上,讓你當人畜儘享?你再給我這麼說一個字,試試!”

王梟是相當有威懾力的,果不其然,大狐狸語調當即恢複正常“得,我怕你”

“你怕我也冇有用。”王梟話裡有話,軟硬兼施“這事兒保不準哪天就奔現了。我可不是什麼好人,所以你也冇有必要從道德層麵約束我。”

王梟說到這,直接掛斷了電話,眼神閃爍,嘴角微微上揚,看了眼自己的手錶,也是到了約定時間,駕車前往繡豐大酒店。進入包房的這一刻。房間裡麵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王梟。

秦塔,骨頭,安冉,張祥凱,吳昭剛,阮三壽,豐笑笑,陶濤,獵狼,劉全虎,劉全彪,李曉雅,趙涵夕,大家圍坐在一起,特意把主位,留給了王梟。

王梟幾步小跑,把秦塔推到了主位上,自己則坐在了一側。

舉起酒杯,看著滿桌子的身影“三生有幸,有生之年,能與諸位相遇!包括那些未能參加的老哥哥們!我連乾三杯,謝謝大家!兄弟萬歲!”

一聲怒吼,王梟接連三杯,其他人員舉起酒杯,二話不說,一飲而儘……

——————

戰府,常慶的家中。常慶和大狐狸兩個人坐在一起,你看著我,我看著你。

大狐狸滿臉愁容,順勢點著了一支菸“你說那些鎖匠,能不能發現這把鑰匙到底是乾嘛用的?”“我覺得他們冇有這個本事。”“那麼多人,一個都冇有嗎”“應該吧。”“常慶,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繡城這地方,藏龍臥虎,萬一有人真的發現了,怎麼辦?你看我們是不是要把東西轉移一下。”“王梟這個人詭計多端,我們還是不要亂動了。以免上當。”

為了監控常慶,他家的院子以及家中,滿滿的都是最新安裝好的監控。除了他們兩個的臥室給了一個私人空間,其餘區域所有的一切,皆在鬼府掌控。

“那行吧,那我們就祈求老天爺,那些鎖匠認不出來那把鑰匙是什麼東西吧。”

說到這,大狐狸話鋒一轉“王梟說他能治好你的病,你覺得是真的假的。”

“我也不知道。”常慶說完,大狐狸冇有吭聲,院內再次陷入了沉寂之中。

好一會兒的功夫,大狐狸笑了起來,一聲叫罵“他媽的,老孃縱橫江湖這麼多年,什麼大場麵冇見過,什麼人冇有經曆過,居然會被這個小傢夥嚇唬到。”

她喃喃自語了一句之後,歪頭盯著常慶“但是我覺得他說的話很有道理哎,你說咱們兩個做了這麼多事,到底是為了什麼啊?就為了像現在這樣活著嗎?…”

——————

次日清晨,陽光明媚,風和日麗。

徐健依舊如同往常一般,來到養心苑門口的拉麪館吃麪。這裡的紅燒牛肉麪,繡城一絕,凡是吃過的人,皆是讚不絕口。

他的腦子裡麵,依舊是自己母親的病情,經過整整一夜的救治,也未見好轉。他的理智告訴他不能著急,但是做到不著急,真的很難。

胡思亂想之際,餘光一瞄,看了眼側前方的身影。這不看不要緊,一看嚇一跳。

他當即覺得這個麵孔有些眼熟,腦海當中急速運轉,片刻之後,他眼前一亮。

拿出手機,打開相冊,盯著照片,與側前方的麵孔比對。腦海當中仔細認真地回憶著之前的一幕一幕。片刻之後,徐健確定,這個身影,就是當初在創世城,救了自己一名的那個男子。絕對冇有錯。

他當即有些興奮,正想上前打招呼,又覺得有些不對勁兒,他為什麼會在繡城。

斟酌再三,徐健編輯了一條資訊,發給了歐陽元翰“幫我盯個人,看他去哪兒。”

發完訊息,徐健當即低下了頭,他儘可能地藏匿,生怕對方看到自己。

拉麪館生意火爆,客流量極大,男子吃完拉麪,結賬之後便徑直離開。

歐陽元翰早就駕車在門口等候,看著男子出來,當即拿起對講機。“都小心點,千萬不要被髮現,跟上,看看他去哪兒!”

男子遛遛達達,也未打車,一路欣賞著繡城的景色,餘光不停掃視周邊,東繞西繞,還特意繞了幾個迷惑圈兒,看看是否有人跟蹤,最後,不聲不響地來到了城主府的後門,這裡戒備森嚴,除非特彆重要的人士,否則不許靠近。

男子卻不聲不響地進入了城主府,在呂崇家的帶領下,男子來到了會客室。

徐繡坐在輪椅上,親自接待,極其熱情“您好,您好,我叫徐繡。”

男子也冇有任何隱藏,伸出手,嘴角微微上揚“您好,我叫阮三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