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簡迎奕在一旁出聲,“小瑩,我來跟你說,你媽她壓力太大,你彆問她,我來告訴你。”

陶枝看向他,眼神帶著難以言喻的痛苦。

“我以前見過那些感染病毒的人,剛開始他們會發高燒,然後皮膚出血潰爛,最後……死於全身器官衰竭。”

簡瑩雙腿一軟,直接癱倒在床腳。她雙眼發直,臉色蒼白如紙。

陶枝哎呦一聲,趕忙上前想把她扶起來,卻驀然觸到簡瑩冰涼的雙手。

“媽,你告訴我,你們一定有辦法讓煜城痊癒的方法對嗎?還有那些人,你不會眼睜睜地看著他們丟掉性命的……”

陶枝目光帶著悲痛,對上簡瑩懇求的眼神,她不忍心打破她心裡最後一點希望。

簡迎奕蹲下身體,虛虛摟住簡瑩的肩,寬厚的手掌傳來讓人安心的熱度,“小瑩,你現在一定不能倒下,小陸還在等著你,等著簡家的援助。”

簡瑩埋頭深深抹了把臉,用力將眼角溢位的水跡拭去。

簡迎奕說得冇錯,她這個時候不能低頭,更不能倒下,陸煜城還在等著她。

她深吸口氣,扶著床沿站起身,“爸媽,你們先安撫好星星的情緒,彆讓她被嚇到了,我先試探對方的意思,看看他們到底想乾什麼。”

“你一個人可以嗎?”簡迎奕目光擔憂,他給陶枝一個眼神,讓她先回房。

簡瑩剛想點頭,卻見簡迎奕伸手摟過她的肩,另隻手抱起電腦,對她示意:“走,我跟你一起會會他們,彆看爸爸年紀大了,這腦子還是清醒的很呐。”

有了父母,就像是身後有了倚靠,簡瑩重重地應了聲,將電腦接過來,兩人一同下樓。

簡迎奕兩人迴歸的訊息暫時被封|鎖,外麵的人都不知道他們還活著。

簡瑩先是以簡家當家人的身份,將簡老爺子當年的老部下召集起來,他們年歲雖已高,但他們皆是老爺子多年的心腹,簡瑩對他們也是百分之兩百的信任。

簡瑩和簡迎奕坐在沙發的一側,將電腦螢幕翻轉,讓其餘幾人看完這段視頻。

人高馬大的一群人,看到視頻後都寂然了。

他們平日雖然深入簡出,但也都知道畫麵裡的男人是誰。

簡瑩的目光從他們臉上一一劃過,將他們各異的神色儘收眼底:“想必幾位叔叔看完視頻後,都能明白我的意圖吧。”

“小姐,”其中一位年紀最大,麪皮皺紋極深的老者緩緩出聲:“您也知道,我們都為簡家賣了大半輩子的力,如今也算半隻腳踏進墳墓的老人,您為了……這麼一個男人,想讓我們出手?”

簡瑩揉揉發疼的太陽穴,她就知道這件事冇這麼好辦,前幾天關於陸煜城性|侵的新聞傳得沸沸揚揚,幾位長輩不可能不知道。

她解釋道:“這件事並不是你們所看到的那樣,他其實……是為了我纔會被人誣陷。”

另一個頭髮花白,雙目炯炯有神的老者吭聲了:“小姐,可莫再被那小子迷走了心神。”

這話說得簡瑩老臉一紅,當年她嫁給瀕臨破產的陸氏,這群人也是跳出來阻止她,說她被陸煜城迷昏了大腦,纔會想著去扶貧。

而今,在簡家燈火通明的客廳裡,幾位老者眼神裡淡淡的厭棄和排斥,足以讓簡瑩無地自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