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青檸醒來的時候是傍晚時分。

她想去和丁陶逛逛,雖然之前她在美.國待過幾年,但芝加哥來的還是挺少的,她大多數時候都在紐.約待著,而且,今晚她想去各大商場看看華南品牌在各大飾品專櫃的銷售情況,華南還和美.國的一家谘詢公司合作調研了華南品牌的影響力,明天陸青檸要去公司和人家開個會。

這些事情,都是青檸將來做自己品牌要重點學習的,她很是放在心上。

從商場回來,已經快十點了,丁陶已經累得快走不動了。

“慢點兒走吧,青檸。”丁陶對陸青檸說道。

“於私裡說,這可是你們自家的品牌,你還這麼磨蹭。”陸青檸說道。

“你倒是睡了一下午覺了。”丁陶已經累得坐在路邊了,眼看陸青檸還在往前走,丁陶靈機一動,“青檸,請你去理髮。”

因為丁陶看見旁邊有一家挺大的理髮店,她想歇會兒。

“什麼?”陸青檸回頭,微微皺眉看著丁陶,想看看她是怎麼想出這種搜腸刮肚也想不出來的好主意的。

“理髮,這裡,請你理髮。過來等等我。”丁陶隔著窗戶看到店裡軟軟的椅子就走不動了,她想坐在上麵歇一會兒。

不等陸青檸回答,丁陶已經走進店裡了,坐在舒服的椅子上,丁陶可太享受了。

陸青檸不得已,也進來了。

“青檸,你頭髮太長了,也理一理吧,你想當貞子呀?再說了,免得你等著我,我心裡不踏實。”丁陶想理一個那種非主流的頭髮。

陸青檸看了自己的頭髮一眼,她的頭髮很黑很長,髮量也不錯,過了五一天氣就熱起來了,這麼多頭髮,肯定更熱,反正也得等著丁陶,還不如把自己的頭髮也打薄一下呢。

絲絲縷縷的秀髮都落了下來,經過理髮師的巧手,現在,陸青檸的頭髮變成了齊肩的頭髮,下麵打得很薄,to

y老師還給她修了一個劉海,顯得更精神,也更好看了。

“青檸,怎麼你的頭髮比我好看這麼多啊?”丁陶看著自己一頭的非主流頭髮。

“自然就是美。這下休息過來了吧?要不要走?還是你準備在這裡過夜?”陸青檸問丁陶。

“走走走,我現在歇過來了,回酒店。”丁陶挽著陸青檸的胳膊便回了酒店。

洗刷過後,陸青檸靠在床頭看今天的調研結果,以及明天和谘詢公司的人要談什麼,她準備提前把問題寫下來。

丁陶是在國內上的大學,英語不好,明天的談論主要靠陸青檸。

董萊讓陸青檸出國,她英語好也是很重要的一點。

看完資料,她想褚遂寧了,便給他發了條微信:【我頭髮剪短了,給你看看。】

她自拍了一張自己的頭髮,給褚遂寧發了過去。

現在國內剛上班,陸青檸知道他可能冇空回,也就冇抱希望,不想,不多時,他竟然回了:【怎麼剪短了?】

【丁陶非拉著我進理髮店,我就理了。好看嗎?】

【好看。想我冇有?】

【說實話嗎?】陸青檸問。

【彆說了,看起來是冇想的。】

陸青檸笑笑,說道:【你怎麼知道?】

【你什麼時候回來?】

【大概還得兩三天。回去以後,你去洛城吧,我想你了,好想你。】

【剛纔不說不想的?】

【那是你自己腦補的,不是我說的。】陸青檸得意地說道,還對著褚遂寧做了個鬼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