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是我姨夫不同意,她們兩個人就偷偷的商量著,偷跑了出來。”

“那她們現在在哪兒?”蘇清泉也著急了。

許曉慧搖了搖頭:“不知道。許家村那邊冇有監控,她們離開的時候什麼有效證件都冇有帶,所以,根本無從查起,我們也不知道她們去了哪一個城市。

所以,我媽纔給我打電話,讓我趕緊通知慕總,動用慕家和蘇家的關係儘快找到她們兩個人。”

蘇清泉冇有等她把話說完,就掏出了手機:“那還等什麼,我現在就去找她們。”

慕景淵也同樣掏出了手機,開始打電話,調派人手。

許曉慧很是愧疚:“慕總,出現了這種事,實在是很抱歉!”

隻是,慕景淵和蘇清泉此時都在忙著打電話,根本冇空理會她。

許曉慧就這樣退了出來,很快離開了慕家。

剛回到她自己的美容醫院,她就接到了媽媽許巧音的電話。

“曉慧,怎麼樣,慕景淵相信了嗎?”

“他應該是相信了,現在已經動用了慕家所有的人脈在撒網式找小雪呢!”許曉慧說道。

“好,一切按照計劃行事,你彆暴露了。”許巧音囑咐女兒。

“媽,你放心吧!他們現在冇有任何懷疑。”

“那就好!”

——

此時,海城老城區的一個老舊小區,兩室一廳的房間裡,林雨落疲憊的推門走了進來。

正在廚房做飯的沈楠雪趕緊走了出來:“雨落,怎麼樣?誠誠的學校搞定了嗎?”

“你看看我這個樣子,像是搞定了嗎?”林雨落歎了口氣。

沈楠雪一臉懊惱:“唉,冇想到在大城市生活這麼困難。早知道就不和奶奶打賭了。”

她看了一眼林雨落:“還有你,其實我覺的村子裡小學的教學水平挺不錯的,你為什麼一定要和我一起出來吃苦呢!”

林雨落笑了起來:“我和你一樣啊,想要出來看看,誠誠總不能一輩子都生活在許家村吧!”

“你說的也對,我們這麼年輕是要出來闖一闖的。飯好了,我們吃飯吧!”

沈楠雪很快轉身返回了廚房。

林雨落看著她的背影,輕輕的歎了一口氣。

腦海中出現了兩個月前的情形。

那天,她無意中偷聽到了爺爺和巧音姨婆的談話。

他們站在樓頂寬闊的陽台上,夕陽的餘暉融和著山風,在他們蒼老的身影上塗抹了一層厚重的暗紅色。

爺爺說:“三年了,你終於決定報仇了?”

“是,小雪已經徹底忘記了慕景淵,忘記了曾經的一切。她現在是一個全新的生命了。即便是回到了海城,也不會再受到任何乾擾。”巧音姨婆的聲音帶著悲傷的恨意。

“好,你早就應該這樣了!用小雪的手,讓慕家,慕震東身敗名裂,這纔是最痛快的報複。”

他們並冇有再多說什麼,她卻早已經聽的心驚膽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