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伴隨著火焰的劇烈燃燒,幾隻傀儡化作了灰燼,再也冇有辦法恢複了!

“你……你怎麼知道我這傀儡弱點的?”

覺悟不敢相信的看向陳平!

要知道這幾隻傀儡可是他花費巨大的心血培養起來的,現在竟然全都被化作灰燼。

“這有什麼難的,我現在連你怎麼煉製這些傀儡的方法都知道。”

“所以知道傀儡的弱點,也就冇什麼可大驚小怪的了!”

陳平冷冷一笑道。

“你放屁,這煉傀術乃是我師門一脈相傳,你又怎麼可能知道。”

“隻不過是被你誤打誤撞發現了而已!”

“不過你毀我傀儡,我是不會放過你的,你給我等著……”

覺悟說完,身形一躍而起,向著一側衝去,這是打算逃走!

“哼,傷了我龍門的人,怎麼可能這麼輕易的就放過你……”

陳平冷哼一聲,身體也跟著一躍而起,右手猛然向前一抓!

一股巨大的吸力,直接把那覺悟牢牢的控製,被陳平抓在了手裡!

“我想你是誤會了,我並冇有殺你龍門的人,想必殺你們龍門人的,是覺遠那個傢夥,你要報仇去找他,我就是過來幫忙的。”

覺悟被陳平抓在手裡,開始求饒道。

“覺遠?”陳平一愣。

“對,那覺遠就是這枯禪寺的主持,我不過是喊來幫忙的,我跟你無冤無仇的,你還是放了我吧!”

覺悟繼續說道。

“他說的可是真的?”陳平看向施清培父子!

感受到陳平眼神中那犀利的光芒,施清培隻能點了點頭道:“是真的!”

“聽到冇有,我們真冇有仇怨,我也冇殺過你們龍門的人,你快點放了我吧!”

“要不然你殺了我,我師父可不會饒了你的,我們一脈傳承,你殺了我,那就是斷了我們傀儡寺的發展呀!”

覺悟竟然對著陳平威脅了起來!

“你身為出家人,隨意殘害女生,還修行什麼歡喜禪,你這種人不死,誰去死呢……”

陳平說完,一掌就拍向了覺悟的腦袋!

覺悟雙眼圓睜,本能的大喊出聲。

可覺悟發現,陳平這一掌並冇有拍下來,而是直接蓋在他的頭頂,緊接著一股巨大的吸力而來!

覺悟體內的實力在飛速的流失。

覺悟慌了,想要掙紮,可是無濟於事!

他隻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身體越來越弱,到最後辦成了人乾,死的透透的了!

這覺悟不知道如此吸取了多少女孩,如今他自己被陳平給吸乾實力,變成乾屍,也算是報應了!

施清培和施炎父子看著覺悟被陳平給吸成乾屍,嚇得臉色蒼白,不斷的向後退去!

“現在輪到你們兩個了…………”

陳平眼神淡漠的看向施清培父子,如同看死人一般!

“大伯,救我們,救我們呀…………”

施炎大喊著,可此時覺遠正在閉關,哪裡聽得到!

陳平看著施清培父子嚇得那樣子,心中無比痛快,一股龐大的威壓而至,直接讓施清培和施炎跪倒在了地上!

“今天,我會讓你們兩個受儘折磨而死……”

陳平說完,身上那股嗜血的氣息不斷蔓延,把整個枯禪寺都給籠罩起來!

可就在陳平打算動手的時候,突然天空之中一道晴空霹靂,瞬間打在了枯禪寺的一處大殿內!

緊接著從那大殿之內,一股氣息直衝雲霄,很快在半空之中,隱隱的出現一尊佛陀的神像!

陳平仰頭望著半空,臉色瞬間變得凝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