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到不是。”陳風低頭,看著任芷萱。

“那不就得了,淩家無論家世地位,都在我陳家之上,而且莞莞姐非常喜歡清歡,等她嫁過去,一定會開心的。”任芷萱分析,揚眉看著站在那的男人。

陳風點頭,“話是這樣說,但清歡嫁的不是莞莞姐,畢竟要跟那個臭小子過一輩子,我是怕他對我們的女兒不好。”

說來說去,陳風終於說出了理由。

丈母孃看女婿越看越順眼,而陳風這個老丈人看女婿,卻越看不難受。

“人是要靠相互瞭解,才能知道一個人的脾氣秉性,知道他性格的好壞,你都冇去瞭解他,怎麼就知道他不會對女兒好?”

任芷萱拉起陳風的手,繼續開口,“我相信,莞莞姐的兒子不會是那樣的人。”

陳風對淩少宸不瞭解,但任芷萱說的不錯,盛莞莞跟淩霄的孩子,品質一定不會差。

而且,他也聽說了,淩少宸繼位的兩個月裡,就已經拿下了一次重大的合作。

殺伐果斷的性格,完全繼承了淩霄的基因。

那邊的陳清歡,直接去了淩氏集團。

高聳入雲霄的大樓,比陳氏集團更加宏偉氣派,她付完車費直接下車。

剛走進大廈,就被前台的人攔住,“小姐,請問你找誰?”

陳清歡麵帶微笑,“我找淩少宸。”

前台聞言楞楞的看著她,模樣長的到時挺好看,但經常來找她們總裁的人,不在少數。

像她這樣看似清純,心思卻不純的人多了去了。

如果總裁每天都見,淩氏大廈的門檻豈不是要被踏平了。

“抱歉小姐,請問你有預約嗎,冇有預約是不能進去的。”前台公式化的說著,心裡其實有些鄙夷。

預約?剛剛兩人的通話算不算預約?

“不好意思,我剛跟你們總裁通過電話,並冇有預約。”陳清歡回,臉上帶著禮貌的微笑。

毫無疑問,前台的表情變了變,“那抱歉小姐,總裁很忙冇時間見你,你還是走吧。”

真讓自己預測到了,竟然又是來搭訕總裁的人。

陳清歡也知道公司的規定,畢竟家裡也是開公司的,也冇為難前台,走到一旁去打電話。

聽到電話的淩少宸,親自做電梯下來,見到女人站在公司門口,目光一直張望著,他腳步加快。

前台見總裁下來,而且直奔剛纔的人,心裡一顫,急忙低頭怕被總裁發現。

從電梯下來,陳清歡就見到了淩少宸,迎了上去。

“讓你久等了,我會通知下去,淩氏以後你可以隨便出入。”淩少宸攬過女人的肩頭,兩人邁步進了電梯。

“不用了,畢竟公司有公司的規定,我也不經常來,不用那麼麻煩的。”

下電梯,兩人直接進了辦公室。

路過之處,秘書部的人紛紛議論,“那個女孩子是誰啊,怎麼跟總裁進了辦公室”

“不會是總裁的女朋友吧,看兩人模樣那麼般配,真是讓人羨慕。”

“啊啊啊,總裁竟然有了女朋友,那我不就冇機會了嗎?”

辦公室的門關上,隔絕外邊的一切聲響。

“我還有份檔案要處理,你等我一會,等我忙完一起去給阿姨買禮物。”

淩少宸說著,在陳清歡的額頭輕吻了一下。

縈繞在鼻息間的熟悉氣息,陳清歡眸光微眨了眨,“好,我等你。”

“你隨便做,我讓助理送杯涼茶進來。”說完,淩少宸走到辦公桌前,按響了內線。

很快,張助理敲門進來。

“張叔,麻煩你了。”淩少宸對著進來的人,開口。

張助理回覆,“你太客氣了淩總。”

淩霄退位後,張助理本想著跟著一起退休,但淩霄不放心淩少宸,畢竟他年輕氣盛,有些事怕他掌握不住。

張助理跟了他這麼多年,是他的左膀右臂,他留下來幫襯淩少宸在覈實不過。

淩霄也可以安心的,回家陪老婆。

“陳小姐請喝茶。”張助理將涼茶放下,態度恭敬。

“謝謝。”陳清歡微笑迴應。

“淩總,如果冇事的話我就先出去了。”張助理轉頭,看向淩少宸。

“去忙吧張叔。”淩少宸回。

張助理微微頜首,轉身出去將門帶上。

“喝點東西,累了就去休息室休息一下。”淩少宸指向身後的門,那裡是休息室,他累的時候就會去躺一會。

“你不用管我,快忙你的。”陳清歡喝了口涼茶,頓時覺得舒爽及了。

淩少宸眸光深邃,低頭開始處理檔案。

一個小時後,淩少宸將處理好的檔案放下,抬頭,纔看見沙發上的人,手裡拿著手機,人已經閉上了眼睛。

他拿起椅背上的西服外套,腳步輕輕的走過去,將衣服搭在陳清歡的身上。

陳清歡睫毛微動,睜開眼睛,“你忙完了”

眼前的人俊臉放大,一雙墨色的眸子正盯著自己,性感的薄唇微張著。

陳清歡有些不好意思,急忙坐直了身子。

“恩,時間還來得及,去休息一會。”淩少宸看了看腕錶,出聲。

陳清歡起身,“不了,我們還是去買禮物吧,畢竟,你是第一次去我家,禮物輕重不說,要有意思不是嗎。”

淩少宸點了點頭,也覺得話很有道理,兩人就一同出了公司。

到達淩氏旗下的商場,還冇等去選禮物,就遇到正進入商場的盛莞莞。

見到陳清歡的盛莞莞高興不已,一臉的柔和之色,直接拉起她的手,“清歡,你們來買東西嗎,正好我也要買禮物,不如我們一起吧。”

“媽,你怎麼在這?”淩少宸出聲,視線看向陳清歡。

盛莞莞淡然淺笑,“這裡是我家的,難道不許我來,你不是也來了。”

“阿姨,我們是來選禮物的,今天是我媽媽的生日,我想帶少宸一起過去。”

陳清歡說著,眼裡含著羞澀。

盛莞莞高興,畢竟這是對兒子的肯定。

“那我就不打擾你們,我去那邊看看。”說著,盛莞莞鬆開陳清歡的手,就要轉身。

“阿姨。”陳清歡拉住她,“既然遇到了,我們就一起吧,我心裡還在害怕,怕我們選的東西我媽媽不喜歡,現在好了,遇到你您,我就放心了。”

盛莞莞淡笑,“我也不瞞你們,我就是來給你媽媽選禮物的,今晚我們兩家人吃頓飯,談談你們的事情。”

淩少宸微頓,幽深的眸子動了動,這件事父母竟然瞞著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