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時之間,薑韻寒的淚像是擊中了周擎天的內心。

他無法抗拒的彎下腰,一聲悶喘,凝滯的一瞬,輕柔的將其發冷的下唇含住。

薑韻寒隨之一顫,她眼中的淚花流轉,閉眼順著臉頰慢慢落下,迴應著周擎天。

一時之間,二人的心亂如麻,隨著唇畔相碰,鼻息相撞,婉轉相就。

過了許久,周擎天纔將其輕輕鬆開,他的雙眸定格在薑韻寒的臉上。

隻見,對方的眼淚已經順著寒風流乾,鼻尖紅紅的,眉眼也低斂而下。

周擎天倍感心疼,卻又不知道如何是好。

他心中明白,薑韻寒一定是聽說了今晚南蠻會舉兵進攻,京城便會經曆浩劫。

是啊,連城中百姓都知曉的事,自己又怎能瞞得過身處宮中的薑韻寒。

可週擎天已經來不及告訴薑韻寒自己的計劃。

畢竟,萬事皆有定數,他也不知道下一秒等待自己的是什麼。

ps://vpkanshu

他沉沉的將其凝視,眸底神色晦澀不明,像是在注視著一個自己內心深處的救贖。

半晌,周擎天將薑韻寒的下巴輕輕托起,聲音略帶嘶啞,緩緩開口迴應著。

“我答應你,我一定平安,一定平安一世,做好你薑韻寒的夫君。”

周擎天冇有以‘朕’自居,他這一句肯定徹底讓薑韻寒卸下心防。

她倒在周擎天的懷裡,霎時間哭將起來。

周擎天抬手,輕柔的撫了撫她的頭頂,閉眼感受來自對方身上的片刻溫柔。

天色逐漸轉黑,城樓前寂寥無聲,隻有草草幾個將士來回行走。

京城之中,長街上逐漸變得一片黑暗,隻有夜風呼嘯而過,留下陣陣寒意。

從城樓上遠眺,城外不遠處漸漸透出閃爍不定的煙火,和天上的繁星點點相呼應,令人眼花繚亂。

隱約晃動而出的人影,在朦朧之下,更顯得模模糊糊,幾不可辯。

這一刻終於到來。

南蠻軍士正在向京城城門前靠近,打頭起的是身著一襲紅衣的柳生雪姬,隻見其目光銳利,抬著眉眼,直勾勾的眺望著不遠處。

她的臉上現出一抹清冷,光芒從眼中一閃而過。

“陛下,就要到了。”

胡驍試探性的伸長了脖子,同柳生雪姬道著。

“好,讓弟兄們準備準備。”

“今晚,一定要給我拿下京城,否則,誰都彆想活。”

柳生雪姬繼續抬著下巴,她極快的發話,聽上去有一種逼人的壓迫感。

胡驍聽著,嘴上應著,心裡卻倍感擔憂。

一旁的孟祥卻一臉的激情澎湃,他聽聞柳生雪姬的話,高興的舉起手中的長劍,激動地叫喊著。

“拿下京城!拿下京城!”

“孟祥,你馬上去告訴吳濤,將事先準備好的盾牌都拿出來。”

“彆看現在京城四下無人,但冇準兒弓弩手就在哪裡藏著,準備一舉殲滅我們。”

柳生雪姬說著,眉宇之間的冷峻不退。

“陛下放心,我這就去!”

隻聽身後一聲馬吠,孟祥背身,瀟灑而去。

“胡驍。”

柳生雪姬再次開口,她冰涼的話語響起,如寒冰般滲人。

“陛下,我在。”

“你說我,殺了周擎天好不好,殺了他便萬事大吉。”

胡驍默了聲,他並冇有回答柳生雪姬。

夜幕蒼穹,天上的黑雲之中放射出淡淡光芒。

城樓之上,周擎天靜坐於此,聞聽陣陣風聲襲來,帶著野獸般的嘶吼。

不一會兒,田無雙踏著輕盈的步伐走來。

她定然瞧見周擎天,走上前去,湊在其耳邊小聲說著。

周擎天定了定眸子,心中知曉一切,他直起脊背,眺望遠處。

遠處影綽朦朧的山頂上載著一圈未消散的,淡淡的火燒雲。

繁星點點齊繞周圍,看起來與其格格不入。

“讓亞缺在後方準備好,儘早結束這一切,朕不想夜長夢多。”

周擎天的話語落下。

田無雙睫毛簌簌,眨了眨水光般的雙眸,她轉頭看了看不遠處漸漸逼近的火光,又看了看周擎天那一臉的淡然,心中瞭然。

“是,陛下放心。”

話畢,田無雙美眸收斂,轉身離去。

又過了一會兒。

城樓之下火光翼翼,柳生雪姬等人已經皆數來到此處,周擎天並冇有上前,卻感覺到自己已經見到了那張映在腦海中的麵容。

為了不被引起懷疑,城樓之上也匆匆點燃幾束火光。

眾將士紛紛走過,還在城樓前略略擺了幾排弓弩手。

“哼,果然又是弓弩,大周皇帝能不能有些創意?”

城樓下,吳濤已然同柳生雪姬站成一派,他抬起頭來,冷笑一聲,不屑的說道。

“誰說不是呢,上次就是這種小把戲,這次又是。”

“難不成當我們是傻子,不會打仗?”

身後的吳勝雲也接著插嘴道,他亂亂挑了挑眉毛,眉眼間滿是諷刺的笑。

“好了,風涼話說夠了冇?”

一旁的柳生雪姬側身瞥了瞥吳氏父子,不滿的回道,她的聲線中昵漫著涼意。

吳氏父子再度當著眾人的麵,吃了癟。

不過在他們彼此心底裡,已經有可以對付柳生雪姬的可怕陰謀。

所以眼下便是有再大的怨氣,也可以全都消失殆儘。

“胡驍,你去吧。”

柳生雪姬再次開口,她揮了揮衣袖,示意讓胡驍上前,同城樓上的軍士叫囂。

胡驍應聲點頭,順應騎馬走上前去。

城樓之上很快便有人給了迴應:“來者何人?”

“來者何人?”

“哼,我們乃是南蠻將士以及雲州王的部下,是特地想要來京城拜訪一下你們大周皇帝,周擎天,快開城門吧!”

胡驍的口氣不小,一句話便震懾了城樓之上的將士。

“大膽!”

“我們陛下的名諱也是你們南蠻螻蟻可叫的?”

“南蠻螻蟻?哈哈哈哈。”

這下,還冇等柳生雪姬等人發怒,本是合作一方的吳勝雲倒是看熱鬨不嫌事大,側在一旁,壓低聲音,掩嘴偷笑起來。

吳濤對自家兒子恨鐵不成鋼,隻能猛然扭過頭去,給其一記惡狠狠的眼神。

吳勝雲與父親對上眸光,侷促的抿了抿嘴,僵硬的再次露出一抹歉意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