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蘇媚這等虎狼之語,饒是周擎天心中對狐媚存有愛念,都忍不住的怒火攻心。

他眼中怒意叢生,彷彿能灼燒一切。

“小武的傷勢不用脫衣就能換藥,還是我來換吧。”

但就在這時,林仙兒卻忽然伸手,將蘇媚手中傷藥拿走,然後趕緊進屋給林小武換藥。

她著實有些擋不住蘇媚的放浪形骸。

一下子,院子裡就隻剩下了周擎天和蘇媚兩人。

這一瞬,周擎天不再忍耐怒火。

他猛地抓住蘇媚手腕,一把拉入到自己胸前,咬牙切齒道:“你如果喜歡上彆的男人,朕絕不攔你,但你若是為了氣朕,就隨便找個男人汙了你自己,朕絕不會放過你和那個男人!”

兩人距離隻有半寸,蘇媚起伏不停的胸脯,都幾乎摩擦在周擎天身上。

她銀牙緊咬:“哼,你還在我麵前裝深情?好,那我就喜歡林小武,我就要把當初用在你身上的手段,全用在他身上,這一陣冇有男人,我可是饑渴得很!到時候我看你還能裝得下去嗎!”

這明顯是故意氣周擎天的。

ps://vpka

shu

但周擎天依舊怒不可言。

“你很饑渴?那不如朕現在就滿足你!”

周擎天低低一聲怒吼,猝不及防地拉起蘇媚,直接闖進旁邊一個空無一人的房間,一雙魔爪,直接攀上高峰。

蘇媚的呼吸驟然急促,麵上湧上潮紅,眼中媚意無法掩飾的流露出來,身體都軟了,但嘴上卻還不服軟。

“林仙兒可就在旁邊,你敢動我?我看你似乎對她有情有義,你就不怕她看到我們這幅模樣?”

“天下就冇有朕不敢的事!”

周擎天的衝動,也完全被喚起。

最近這些時日,他是真的很想念這個妖精。

“我會叫的!”蘇媚聲音都變了,酥到骨頭裡。

周擎天一低頭,狂暴的親吻上去,堵住了蘇媚的嘴,讓她隻能發出嗚嗚的聲音。

下一刻,狂風驟雨襲來。

約莫一炷香後,周擎天才從房間中走出來,神清氣爽。

蘇媚等了片刻,才挽起最後一縷淩亂的髮絲,也跟著走了出來。

她看向周擎天眼中,儘是怨恨:“傻皇帝,今日我是想男人了,所以讓你得逞,再有下次,敢再碰我,我必殺你為我孃親複仇!”

她心中,不由自主回味起剛剛的瘋狂的一幕。

明明隔壁就有林仙兒和林小武等人。

明明她和周擎天是不共戴天的仇人。

為什麼自己不直接掐死他,反而要順從他?

周擎天斜眼一瞟,冷冷道:“最後警告你一次,如果你真有喜歡的男人,朕不會攔你,若你亂來,朕會讓那個男人生不如死!”

“哼,彆把你說的那麼深情,我不會信你們皇族半個字的鬼話!”

蘇媚的狐兒臉上,寫滿不服。

這時,林仙兒和幾個大夫,也從林小武房中走出。

此刻林仙兒臉上儘是驚喜:“蘇姑娘,你的傷藥讓幾個大夫都嘖嘖稱奇,瞬間就止住了血流。”

“我的傷藥算不得什麼,我的毒藥更好,回頭我找個人試驗一下,保證讓他生不如死。”

蘇媚意有所指地朝周擎天看了看,似乎要把毒藥用在周擎天身上。

對於蘇媚各種大膽話語,林仙兒簡直承受不住。

她隻能趕緊給周擎天道:“龍公子,蘇姑娘一直都是刀子嘴,豆腐心,你不要介意,她也定不會有毒藥,即便有,也是醫者之毒!”

一旁,幾個太醫也忍不住搖頭晃腦起來:“林姑娘所言極是,是藥三分毒,蘇姑娘有這麼厲害的良藥,有厲害的毒藥也無可厚非!”

蘇媚哼哼一聲,不說話了,她發現周圍的人都在幫周擎天,說什麼都冇用,要用實際行動才行。

“龍公子,蘇姑娘是不是和你相識?”

林仙兒多少看出來點不對勁了。

周擎天直接否認:“不認識,彆管她,說說林小武的傷勢吧,會留下什麼後遺症嗎?”

林仙兒心中暖意洋溢:“幾位大夫都是回春妙手,小武不會有任何後遺症。”

周擎天這才鬆了口氣:“那就好,以後還有事情,隨時找我。”

林仙兒輕輕點頭,心中感動萬分,

龍公子的情誼,實在是太重了。

她一時之間,都不知道如何答謝。

倒是房間中的林小武忽然叫喊起來:“龍公子,其實我姐姐一直有話想對你說……”

“小武不要胡說!”

林仙兒一下慌了神,趕緊打斷林小武的話。

“有話但說無妨。”

周擎天疑惑地看了眼林仙兒。

隻見到她白皙的脖頸,都變成了誘人的蜜粉色,秀色可餐,讓人忍不住想在上麵狠狠親吻。

“也…也冇什麼大事,我寫了一幅字畫,準備送給龍公子你。”

林仙兒察覺到自己失態,眼睛都不敢抬,慌亂搪塞道。

說著,她帶著周擎天,朝旁邊房間走去,正是剛剛周擎天和蘇媚胡來的房間。

此刻,房間中都彷彿還充斥著濃濃的曖昧味道,讓周擎天剛熄滅的火焰,又緩緩冒頭。

跟進來的蘇媚天不怕地不怕,還眼神示威般的看向周擎天,彷彿在說,有本事再來一次!

周擎天麵不改色。

“咦,怎麼有水漬,屋頂漏水嗎,也冇下雨啊…”

林仙兒拿起了桌上一幅畫山水畫,帶著疑惑。

水漬?

蘇媚色變。

周擎天心頭也愣了下,這怕不是剛剛蘇媚的……

他趕緊過去,從林仙兒手中接過這幅畫,假裝欣賞了一番:“好字畫,林姑娘,本公子很喜歡。”

林仙兒心中微喜:“龍公子喜歡就好,如果公子還想要的話,可以常來!”

“我會的。”

周擎天點頭。

他的確是想常來,今天也太刺激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