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孟祥顯然被嚇了一跳,一旁的胡驍撇了撇嘴,湊到前者耳邊,開口低聲說道。

“我早和你說了,彆在陛下麵前胡說八道。”

孟祥兩眼發黑,心感委屈。

剛準備開口回些什麼之時,卻不曾想柳生雪姬在此時站起身來。

隻見,她那雙美麗的大眼睛中並冇有淚珠打轉,而是隻有一股憂鬱的光射出。

一陣巨大的悲哀像是在此時壓倒了她。

一想到要見周擎天,柳生雪姬便覺得像是有什麼東西從她的心底直直的湧上來。

但想要宣泄出口的話到了她的喉邊又被嚥下,像是一把塞住了她的口。

柳生雪姬深知,冇有人會明白,她對周擎天究竟有著怎樣的想法。

又愛又恨?

牽腸掛肚?

ps://m.vp.

或是。滿心的埋怨和仇視?

不過現在,已經走到了這一步,一切也都不那麼重要了。

柳生雪姬百感交集,但還是故作鎮定的擺了擺手,開口淡淡道。

“走,出兵。”

一陣寒風呼嘯而過,一顆顆老樹上的樹枝隨風而飄。

他們瘋狂的搖晃著,在凜冽的寒風中帶來了刺骨而又肆虐的寒意。

好像是在預告著,今晚即將會迎來腥風血雨的一場大戰。

南蠻兵馬和雲州軍士再次上路,他們頂風而行,正在一步一步逼近京城。

也許是是冥冥之中感受到了這一切。

此時的周擎天正披著一身黑金色的龍袍,站在承乾宮的宮閣之上,眺望遠處。

他的身影被即將西下的夕陽拉長,眸中閃過一絲精光,眼底也儘是神秘之色。

在耳邊,周擎天彷彿可以聽到陣陣馬蹄聲踏風而來,他的腦海中也不由得再次浮現出柳生雪姬那古靈精怪,我行我素的模樣。

周擎天猜得到,當初自己對於柳生雪姬的飛鴿傳書置之不理,或許就是大戰瞬起的緣故,可就算是回覆她,自己又能怎樣回覆呢?

是同意她那番道理的說辭,不以皇後之位迎娶慕容婉兒進宮?

那怕是自己會後悔一輩子的做法。

還是駁斥她的意見,那柳生雪姬照舊還是會衝動,還是會起兵攻打大周。

所以,既然是早晚的事,倒不如將戰事提前。

就算自己與柳生雪姬總是有冥冥之中的牽扯,可大周和南蠻總歸是要決一死戰的。

這是自己不能阻止的,也是作為大周皇帝必須要麵對的。

周擎天正想著,從西北方向一路刮來陣陣陰風,越過他那鐵青威嚴的臉龐。

他感到涼意,卻不為所動。

周秦天深沉的眼眸中,彷彿飄蕩著層層煙雨,顯得一片朦朧。

比起剛剛飄過的那陣陣的涼風,他的雙眸才更顯冷若冰霜。

就在此時,一陣暖意湧在周擎天的身上。

他恍然扭過頭去,正好與一雙柔情蜜意的雙眸對上。

隻見,薑韻寒的雙眸宛若兩泓清泉一般,清澈而亮麗,深情的眸底,閃爍著令人魂牽夢繞的的綿綿情意。

她將絨毛披風周全的披在周擎天的身上,細緻將綢帶纏繞在手間,將領口繫好。

恍然之間,周擎天突然想到,這或許便是自己為何會愛上薑韻寒的原因吧。

她的出現總是那樣的及時,那樣的讓人舒心。

“天色漸漸暗下來了,陛下站的這麼高,也不怕著涼。”

薑韻寒的聲音婉轉清脆,眼神是那樣的堅定。

周擎天微垂著頭看向她,薄唇微抿,他那雙總是淡漠的眼睛中在此刻好像突然閃過一絲光芒。

周擎天知道,薑韻寒是聰明人。

今夜會發生什麼大事,便是自己不說,她也一定心中瞭然。

“這不是有你在。”

同薑韻寒在一起經曆的樁樁往事漸漸浮現在周擎天的腦海之中。

他倍感溫情,一雙眼睛直勾勾的看向對方。

而此時的薑韻寒卻不是如此。

隻見,她就此沉默,眼神更是慌亂,像是在刻意躲避周擎天的眸光。

也許是抵擋不住周擎天熱情似火的雙眸,薑韻寒極快的扭過頭去,兩眼凝視遠方,臉上更是變換著一片清冷。

半晌,她才正色回道。

“陛下為何這樣說,我又不能何時何地都陪在您身邊。”

“哪裡?”

周擎天伸出寬大有力的手掌來,準備將薑韻寒的一雙玉手就此牽過來。

卻不曾想,後者直接扭過身來,一雙手藏在寬袍袖口中,完全冇有給周擎天機會。

他細細看過去,發現薑韻寒隻是淡淡的掃了一眼自己。

她雙唇緊閉,眉宇間的依舊淡漠未退,卻是愈發的麵無表情,下顎的曲線也跟著愈發剛毅鋒利起來。

二人僵在原地,四目相對。

那互相心有靈犀的雙眸中,是數不儘要說的話,是藏不住的默默牽掛。

過了好一陣子,薑韻寒才緩緩開口,朗聲說道。

“韻寒知道,陛下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日子不好過,被詬病為昏君的日子不好過,四麵楚歌,腹背受敵的日子更不好過。”

“這一切又有什麼辦法呢?您是大周的皇帝,是所有大周百姓的救世主,這些苦累您必須受著,冇有辦法。”

“可是,從很久以前,韻寒便把陛下當成唯一的夫君,您可明白?”

“您是一國之君,是大周百姓的寄托,是後宮妃子們的寄托,可你更是作為夫君,在妻子心中的寄托。”

薑韻寒說的這一番真切言語,是周擎天無論如何都冇有想到的。

後者望眸看去,隻見前者那長長的睫毛上已然掛滿了淚珠,深陷的眼窩裡也出現了一滴亮晶晶的東西。

那站在自己麵前,瘦弱不堪的脊背,漸漸的抽搐起來,發出輕輕的抽泣聲。

“我隻希望,我的夫君能夠平安,事事平安。”

薑韻寒再次開口重複道。

她的淚還在繼續留著,任憑其肆無忌憚的的順著臉頰,跌落到地上。

也許是過於心疼,也許是心感愧疚。

高高在上的周擎天此時卻不會開口說話了。

他隻是定定的看著眼前默然哭泣薑韻寒,心中一陣絞痛。

日暮時分,一輪渾圓的紅日漸漸低落。

血色殘陽灑下遍地的霞光,定格在二人臉上,儘顯數不輕的柔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