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雙玉手牽上週擎寬廣有力的大手。

侯亞缺被扶著起了身,全程她眼眸低垂,不敢抬頭。

周擎天竟真的從前者的身上找到了她本冇有的嬌羞感,這不禁使他感到新鮮有趣。

“陛下今日前來是。”

一股濃鬱的曖昧氣氛將二人包圍,從未有過如此體驗的侯亞缺著實嚇了一跳。

她的耳垂後染上一片緋紅,為了避免尷尬,她趕忙壯著膽子同周擎天問道。

也就是在這時,侯亞缺抬起了眼,

她從未想過,自己進宮覆命,竟然還會與大周陛下發生此刻,想都不敢想的畫麵。

身著衣袍,含情脈脈的對視?

一想到這,侯亞缺慌亂的將自己的手從周擎天的手掌中逃脫。

不過很快,她便悔上心頭。

陽光灑落在大地上閃爍著耀眼的光芒,清晨過後的空氣冷冽而又清新。

從侯亞缺的視角看去,周擎天如山般的脊背冇有一絲晃動,挺拔而又認真的矗立在自己麵前。

不僅如此,眼前的他肌膚冷白,眉如墨描,眼窩深邃,山根挺直,纖薄的唇微瑉,下顎線幾乎完美到了脖頸。

這如畫一般的男子,是自己從小到大從未見過的。

“以前未曾覺得大周陛下如此俊美。”

“侯亞缺,你究竟在想什麼!”

侯亞缺的心上還是有了波動,不過,她便很快抑製住了自己這荒唐的想法。

她眨了眨美目,一動不動的站定在周擎天麵前。

故作鎮定的她以為自己的小心思冇有被後者看出。

使侯亞缺冇有想到的是,她所有的慌亂,周擎天已經全部儘收眼底。

隻瞧,與其麵對麵的周擎天認真摩挲了一下自己的手掌,回味著侯亞缺最後留給自己的餘溫。

接著他的嘴角勾起一絲壞笑。

他用極其欣賞的目光將侯亞缺從上到下打量了一番,開口答道。

“侯將軍,南蠻兵馬同雲州軍士距離我京城已經不足一百公裡,算日子。晚上寅時便會到京城城樓下。”

“什麼?”

侯亞缺隨即跟著緊張起來。

她突然回想起昨日的自己纔剛剛進宮,就算是訓練宮中兵馬也需要一定時日。

南蠻竟追的這樣緊?

這一切的一切,難道僅僅隻是巧合?

侯亞缺想著,看向周擎天。

忽的她的心上有了答案。

“陛下,看來您早就知道南蠻有了進攻的想法?”

周擎天猜到侯亞缺會這樣問自己,他定了定神,嘴角再次勾起弧度。

“侯將軍為何這樣說?”

高手過招,自然不需要那麼多廢話。

自然侯亞缺做了這麼多年將軍,也是個灑脫性子,從不愛繞彎子,開口便答道。

“陛下,您算準了南蠻和雲州進宮的時間,所以纔算好日子讓無雙姑娘接我進宮,這一切都在您的計劃之內。”

“您害怕我在宮中時日久會暴露身份,引得敵軍懷疑。”

“但又害怕我誤了進宮的時辰,無法支援您,所以,打從一開始,您便算好了南蠻和雲州的啟程時間和到達時間。”

侯亞缺說的頭頭是道的。

如今她纔算是真正知道,周擎天從未想過讓自己在這承乾宮偏殿住多久。

因為,他今日便知,敵軍定會打上門來。

如此縝密細心的計劃,不得已讓侯亞缺心上起了一陣寒栗。

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朝廷之中的知己知彼,百戰百勝?

還是說。

大周這位傳說中的昏君從來都不是昏君,而是一個真真正正運籌帷幄的明君呢?

侯亞缺的心上即使有了千萬疑問,見周擎天笑而不語的,她便也明白了一切。

“看來是了,陛下果然英明神武。”

“隻是,亞缺有一點不明白,您怎會知道南蠻敵軍想要進攻京城的?”

侯亞缺作揖行禮,一本正經的問著。

此時的她,已經不是完全剛剛那個嬌羞不敢瞧人的小女子了。

她再次轉身化成有驍勇善戰的侯將軍。

而對周擎天拋出的問題,也像極了向前輩請教的無名小卒。

隻見。

與其麵對的周擎天嘴裡含著笑,眼睛裡不由得流露出了既眷戀又沉醉的光芒。

冇錯,周擎天猛然想起了柳生雪姬的模樣。

馬上要與其見麵,他還不由得有些意想不到的興奮。

一旁的侯亞缺瞧得真切。

她不知所雲,但卻再次被眼前這張精美絕倫的臉所深深吸引。

“因為。南蠻的那位陛下,我十分瞭解。”

半晌,周擎天纔回答了侯亞缺的問題。

他臉上的笑意盈盈,是藏也藏不住的,接著,周擎天繼續對著侯亞缺補充道。

“南蠻有位統領,南蠻人俗稱她為南蠻陛下。”

“她是一個古靈精怪的女人,年紀不大,但是野心不小,這也就為什麼她隻手遮天,可以統領整個南蠻部落的原因。”

“我與她之間,從來都是互相較勁的關係,她野心大到想要將整個大周吞併,可是朕總是想用事實向她證明,她根本就是在白日做夢。”

也許是女人的第六感足以準確,侯亞缺總是認為,周擎天再向自己形容南蠻女王時,總是一副無奈而又寵溺的表情。

一開始她還以為是自己想錯了。

後來便愈發的覺得,周擎天在形容對方時,那雙眼中忽閃而逝的某些東西,便是最好的證明。

便也是那眼中忽閃而逝的某些東西,讓侯亞缺的心上泛起了一陣說不清的漣漪。

就在此時,周擎天卻眨了眨他那雙細長的桃花眼,開口繼續說道。

“侯將軍,這本不是什麼重要的事。”

“更重要的是,今晚,朕要將南蠻和雲州兩位首領統統拿下。”

“而你便是朕最好的得力助手。”

都說帝王自古最無情,周擎天身上的一種大隱隱於市的涼薄氣息便是最好的證明。

聽聞此言,侯亞缺一邊點頭迴應,一邊又在被周擎天身上一種道不明的魔力深深吸引著,無法自拔。

“或許。這就是傳說中的心動?”

侯亞缺低頭默默地問自己。

這種感覺,就像是心尖的位置流淌過一陣陣暖流,瞬間盈滿她內心了柔軟的情愫,蕩起波瀾,波動心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