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視角轉回大殿之中的王宗德。

他確定著心中的猜想,也慶幸著大殿之上,來自於周擎天的反應。

王宗德知道,自己的計劃馬上就要成功。

就算是冇有劉伊人的幫忙,自己也可以獨自替劉方報仇雪恨!

“眾愛卿不要驚慌,今天就到這裡吧。”

“朕乏了,至於城外之事,朕自會自作主張,你們不必擔心,斷不可胡亂傳開,否則,將後果自負。”

隻見,大殿之上的周擎天扔下這一句話。

便淡淡掃了一眼眾人,眉宇間淡漠未退,揮揮衣袍轉身離開。

“退朝——”

魏忠賢也趕忙跟著宣完,匆匆忙忙退下,不見了蹤影。

望著這二人的反應,殿下的朝臣們原地怔了怔,接著,也各執其詞的退了下去。

ps://vpka

shu

“陛下呢能有什麼法子?”

“誒,你這話從何說起?陛下自然說有法子,便是有法子。”

“就是就是,難不成你還敢妄議當今陛下?”

“不是呀,隻是老夫覺得,慕容將。我是說慕容軒轅,如今他已經是階下囚,作為滿京城中,武功最為高強的將軍都已經不複存在,我們還能指望什麼?”

“哎,誰知道呢。抓緊時間回家去,把府內上上下下全都關嚴實了便是最好。”

“哼,你們還真是不怕死,我現在就要舉家逃出去!”

“逃出去,哈哈,鄧大人真是好大的口氣,你現在逃出去,難不成是想迎麵碰上那群南蠻的人,為著活命去做他們的人?”

“你。你們。”

此時,聽聞眾人言的王宗德不由得吐了一口氣,默默吐槽道。

“真是一群癡傻之人。”

“昏君配饞臣,大周百姓可真是好命呢。”

眼下的王宗德更是做到心中有數,他知道,周擎天應該是慌了神,他是在逃避。

這更足以證明,一個遇事怕事的昏君,更應該被打倒,被處死!

萬根枯樹木沐浴在燦爛的陽光之中,周擎天坐上轎輦,準備折返回承乾宮。

此時的他,異於平常般平靜。

他早就料到會有這麼一天。

所以對於剛剛朝堂之上應該有的表現,他都完成的如行雲流水一般。

“魏忠賢。”

“奴纔在。”

“剛剛朝堂之上,王宗德神色如何?”

周擎天迫不及待的問著,他的神色變得鬆散許多,嘴角也微微勾起。

很快,轎輦外傳來一聲迴應,魏忠賢吊著嗓子,偷樂道。

“還能是什麼樣兒呀!”

“什麼樣不都已經被陛下說中,他顯然是一副自認為馬上便要大功告成的模樣!”

“陛下,奴纔剛剛可是仔細瞧了瞧,大殿之下又不少老臣都一臉憂慮,再加上陛下您剛剛走得急,他們該不會。”

“不會,那幾個老臣,朕信得過。”

周擎天隨即回道,他低調的嗓音沉如磐石。

雙目微閉,氣定神閒的仰在轎輦之中。

“而且,朕今晚已經決定派兩位丞相去和幾位老臣溝通,相信,他們應該按照朕說的那樣去做的。”

“陛下行事周全,奴才佩服。”

魏忠賢笑著回道:“那陛下,奴才就去叫侯將軍準備侯著了。”

半晌,轎輦之中。

忽的傳來一陣低沉的笑,隻聽周擎天用著富有磁性的聲音朗聲回道。

“侯將軍那裡,朕去看看。”

“你呢,就去準備好朕之前說的盾牌,秘密交給城樓前的五萬軍士,告知他們,朕絕不會丟下任何一個人!”

魏忠賢聽聞此言,心中瞭然。

他垂了垂眸子,將頭埋的更低了些。

“回稟陛下,奴才這就去。”

說著說著,魏忠賢停下了腳步,目視著周擎天的轎輦越走越遠。

他心中偷笑著,不由得念道

“陛下果然是癡心之人,這天下,美人,他是樣樣都想要的齊全些。”

昨夜一聚之後,侯亞缺便被安排在承乾宮的偏殿住下。

因為她是秘密進宮,所以便不會出了承乾宮。

大敵如臨之際,她便隻能一直待在其中,不得自由出入。

原本侯亞缺會認為無比煎熬,可她不曾想到,宮中的一切都如她想象中的不同。

一切都是那麼的新鮮,那樣的有趣。

隱居在此的侯亞缺已經換上了一身常服。

她並不喜歡顏色過於鮮豔的,便問田無雙找了身白色的長袍,一頭烏髮之上,更是冇有任何的裝飾。

“陛下駕到!”

正當侯亞缺在偏殿院子裡玩鞦韆之時。

隻聽,不遠處傳來一聲通報,慌亂之下,她連忙起了身,掃了掃裙襬,屈膝跪拜。

“侯亞缺參見陛下,陛下安好。”

一陣輕快的步伐漸漸走近,瞧著周擎天的長袍已經掃在自己麵前。

侯亞缺低著頭,不敢大聲喘氣。

而周擎天也居高臨下的看到侯亞缺正一襲白衣委地,一頭烏髮順順披下,隻挑起幾縷淺淺挽起。

他從未見過英氣的侯亞缺如此溫柔寫意。

身穿裙袍還笨拙的行跪拜之禮,真是新奇又好笑。

果然,冇過一會,侯亞缺便聽到自己麵前響起了一陣細細碎碎的笑聲。

她聽著奇怪,便一臉茫然,小心翼翼的抬起眼來。

這一抬頭,便是立馬擊中了周擎天的內心。

再怎麼好笑的事情,在這一刻,也變成了心動的瞬間。

侯亞缺一身月白長袍,淡雅之中又多出幾分出塵的氣質,寬大的素色裙襬逶迤身後,簡約雅緻。

眼前的她又是一副眼睫輕垂,透亮明媚的模樣。

周擎天天上下掃視著,不由得的喜歡。

“額。侯將軍,你既然身穿裙袍,便不必行跪拜禮。”

“這樣多有不便,裙袍同你穿將軍服還是有一定區彆的,還是要多加小心。”

經過周擎天這麼一提醒,侯亞缺才頓然緩過神來。

她清雋的臉上原本是一派淡然的溫沉,接著,又閃過一絲慌亂。

小臉更是紅成一片,這是周擎天從未在她臉上瞧見過的。

“亞缺不太清楚宮裡的規矩,還望。還望陛下贖罪。”

“這本無大礙,你快快請起。”

周擎天暖意提醒,接著,伸出手臂來,對向侯亞缺。

侯亞缺又是一愣。

眼瞧著對麵那雙深邃的眸子定定的看了自己好久,也不好拒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