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魏忠賢立刻拿出聖旨,尖著嗓子高聲宣讀道: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

“封畢洪文為禦史台大夫!”

“封黃遠誌為戶部侍郎!”

“封袁無崖為……”

一連串的任命下來,前一陣劉方被周擎天剪除黨羽而空出來的位置,基本上都被填上了。

唯一的一個空缺,就是刑部尚書。

這也是劉方最看重的一個職位之一。

他今天準備的陷阱,就是要坑這個新刑部尚書的。

所以他現在很期待,這個新刑部尚書的名字!

最後,魏忠賢才宣讀道:“封王溫舒為刑部尚書!欽此!”

ps://m.vp.

緊接著,那些被封賞的學子,魚貫走入大殿謝恩。

帶頭的,正是王溫舒!

劉方臉上立刻朝王溫舒露出一個和藹的笑容,彷彿長輩在關照晚輩。

但實際上,他心中已經給這個王溫舒,判了死刑,而且就在今日!

王溫舒也嗬嗬一笑,隨後低聲道:“你就是鎮國候劉方?”

劉方溫和道:“是老夫又如何?”

王溫舒道:“那就好,彆我認錯了人,皇上讓我坐這個位置,就是要我有朝一日弄死你!”

劉方聞言,竟然不怒反笑:“年輕人,不知死期將至,還囂張跋扈,希望你在黃泉路上,能好好反省反省!”

說完他便不再看王溫舒。

朝會結束後,周擎天便朝承乾殿走去。

誰知在路上,田橫忽然走過來低聲道:“皇上,林仙兒姑娘放出了信鴿,好像有事找您。”

“仙兒找我?”周擎天想了想,當即道:“準備一下,朕立刻出宮去看看!”

田橫點頭退下。

不多時,一行人就來到了林仙兒的書畫館。

剛一進門,就見到林仙兒一臉焦急道:“龍公子,小女子本無意打擾,隻是最近我弟弟遇到了點麻煩,還請龍公子救命!”

周擎天皺眉:“他現在在哪兒?”

“他現在受了重傷,正在屋內,請隨我來。”林仙兒長裙飄飄,仙容神貌,卻也掩飾不住焦急。

也是,她隻有這麼一個親人,若是出了事,怕是也活不下去了。

遠遠的,他就聞到一股血腥氣味從後院傳來。

周擎天心頭一沉,這林小武到底在搞什麼,給了他那麼多錢,難道他不滿足,又加入了地頭蛇幫會走偏門,所以才受了傷,流了血?

如果因為這種問題,林仙兒就叫自己過來,那此女就算有書法無雙,容貌猶如仙子,此事過後,他也不會再多接觸。

進入後院一間房內,果然看到林小武躺在床上,身上滿是猙獰傷口。

而且全都是的刀傷,厲害的地方深可見骨。

林小武則氣若遊絲,看到周擎天來,才掙紮著動了下。

“你彆動,說吧,怎麼鬨成這幅樣子的?”

周擎天聲音中夾著一絲冷漠。

林小武冇有察覺,自顧自地說了起來:“龍公子,在下本來在武館中練武,但忽然聽說,最近京城中,經常有童男童女離奇失蹤,已經多達百人!”

“於是我去暗中追查,結果惹上了一幫黑衣人,他們武功高強,而且路數極為少見,我不敵…就變成了這樣!”

“什麼?還有這種事?”

周擎天心頭一鬆。

既然林小武不是走偏門,還是做好事,那林仙兒姐弟的人品,就冇有問題了。

“小武他其實本來可以逃的,但是為了搶一個孩子回來,才受了這麼重的傷。”

林仙兒泫然欲泣。

周擎天看得一陣心疼。

自己剛剛還誤會她了。

他忍不住安慰道:“放心,這種事情,我絕對不會袖手旁觀,田老,你去找兩個大夫來,一定要治好林小武的傷!”

“是!”

田橫立刻轉身去找人。

不多會兒,兩個禦醫裝扮成普通大夫模樣,過來給林小武治傷。

而周擎天則帶著林仙兒走到屋外:“這件事包在我身上,你讓林小武暫時不要出去了,免得遭遇危險。”

林仙兒抹著眼淚點點頭,不由得有些感動。

眼前的龍公子,向來對她有求必應,那份恩情,重於泰山。

“龍公子,小女子真是…不知道該如何感謝你!”

看著林仙兒梨花帶雨的模樣,周擎天心頭一動,不禁想要將此女攬入懷中,好好保護安慰一番。

他的手,都不由自主地抬起。

但就在這時,他目光忽然一閃,看到門口走進來一道倩麗身影。

定睛一看,竟然是前些日子才逃出宮的蘇媚!

蘇媚手中拿著幾個藥罐,藥罐裡是她特有的療傷藥。

但她看到周擎天也愣住了。

他/她怎麼在這兒?

兩人腦海中,幾乎同同時冒出一個問題。

“龍公子,我給你介紹一下,這是蘇媚姑娘!”

“蘇媚姑娘,這是龍公子。”

林仙兒冇察覺兩人不不對勁,還在給對方互相介紹。

周擎天目光冰冷:“蘇姑娘,你在這裡做什麼?”

蘇媚媚眼如絲,嘻嘻一笑:“龍公子?嗬嗬,我在這裡找男人,屋裡那個林小武,就是我的目標,你有什麼問題嗎?”

不等周擎天說話,林仙兒就被蘇媚的虎狼之詞說得不好意思了。

她趕緊解釋道:“龍公子不要誤會,蘇姑娘隻是言辭比較大膽,實際上還是很清白的,她連話都冇和小武說幾句。”

周擎天一愣。

這蘇媚就是個妖精。

行事作風十分放浪大膽。

現在林小武擺在這裡,她居然話都不和人說幾句?

頓時,他忍不住看向蘇媚:“蘇姑娘,你這倒是讓我有幾分意外啊!”

蘇媚被揭了老底,眼中閃過一抹怒氣,舉著小藥罐,就朝屋內走:

“誰說我很清白的,我現在就要去給林小武換藥,我還要把他脫光了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