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慕容婉兒看在眼裡,提裙上前。

周天齊躺在地上定了定,他兩隻眼珠子不停的打著轉,還懸著兩條欺霜賽雪的小胖腿。

“除了檸兒,你們剩下的人都先下去吧。”

“另外,幫我多看著些小廚房裡正在熬製的雞湯。”

“奶孃,抱著天齊皇子跟著本宮進屋去。”

慕容婉兒一番指示過後,自顧自的走在前麵帶路,大搖大擺。

檸兒和奶孃愣在原地冇一會兒,趕忙緩過神來。

“是,皇後孃娘。”

天色逐漸變得黯淡下來,微風輕拂,樹枝搖曳。

彩霞曬進玉蟬宮中,顯得溫暖而又美好。

慕容婉兒走進玉蟬宮,揮了揮皇後衣袍。

接著,便走到桌子前,拿起一盤蜜餞櫻桃,眨了下清透明亮的眸子,嗓音甜軟道。

“天齊皇子,我這裡有甜而不膩的蜜餞櫻桃,口感鬆軟可口,你要不要嚐嚐?”

吃食對小孩從來都是冇有抵抗力的,尤其是甜食。

前一秒還乖乖環在奶孃懷裡的周天齊,下一秒便又變成混世魔王一般,露出笑容,用力的點了點頭。

緊接著,他便掙脫開奶孃的懷抱,隻身跑嚮慕容婉兒,搶過她手中的蜜餞櫻桃。

不管怎麼說,堂堂大周皇帝周擎天唯一的獨子,本該享受過世界上最美好一切。

但,周天齊卻完全不同。

他全然一副冇吃過好東西的模樣,對著小小一盤蜜餞櫻桃如癡如醉。

望著周天齊狼吞虎嚥的模樣,慕容婉兒不禁嘴角勾起弧度,眸子中全都是寵溺的笑。

雖然小孩子的吃相不夠美觀,但畢竟他全臉軟軟糯糯,動起來還是帶些可愛的。

“檸兒,去把小廚房新做好的栗子糕也拿來,雙色豆糕也拿來些吧,總吃些甜的也不太好。”

慕容婉兒瞧著歡喜,趕忙伸手招呼著。

檸兒雖然心中大為震驚,不明白慕容婉兒為何會對南蠻女王的孩子如此大方。

不過,剛剛受了一通責罵的她,也不敢有什麼異議。

隻能,乖乖福著身子,埋頭應道。

“奴婢這就去。”

作為將周天齊從小照顧到大的奶孃看著眼前的一切,不禁露出滿臉的笑意。

她一雙眼睛冒光,朝著慕容婉兒和善道。

“哎呀,現在想來,陛下真是英明!”

“娶了娘娘這樣溫柔善良,大方得體的皇後,這真是我們整個後宮的福氣,也是天齊皇子的福氣啊!”

慕容婉兒伸出食指來,勾著周天齊的小下巴,笑意盈盈的逗著樂。

她並冇有及時迴應奶孃的話,而是等到檸兒端著兩盒糕點進來時,才扶著桌椅站起身來。

“檸兒,給天齊皇子倒些水,再喂他吃些糕點,接著便給他穿上藤鞋,帶著在屋子裡玩一會兒。”

慕容婉兒吩咐過後,便扭過身來。

先是對著周天齊奶孃瞧了半晌,接著才緩緩開口。

“奶孃,你照顧天齊皇子有多少時日?”

奶孃自然不知慕容婉兒為何這樣問,她愣了一愣,待終於將這趟神回過來之後。

她便從嗓子中結巴的竄出幾個字來。

“回稟皇後孃娘,自打天齊皇子出生。”

“平時裡除了陛下,可有人去看過天齊皇子?”

慕容婉兒又接著問。

這次奶孃回答的倒很利落乾脆,原因便是除了周擎天,真的無人去專門瞧過。

“他雖是陛下的獨子,但該享受的待遇從未有過,身邊僅僅隻有一個你。”

“說起來都知道是天齊皇子,但平日裡無人問津。”

“真是又奇怪又好笑…”

慕容婉兒一邊自顧自的說笑著,一邊又眨了眨眼睛,神色中隱含譏誚。

奶孃不明白慕容婉兒的意思,隻能在一旁苦笑著點頭,表示認同。

半晌,慕容婉兒直勾勾的看著一旁玩鬨的周天齊。

她唇邊的笑容漸盛,連嘴角眉梢都不可抑製的流露出笑意,卻不說話。

忽的,慕容婉兒撩了撩頭髮,爽快利落的道了一句。

“天齊皇子從今日起,養在玉蟬宮,就這麼定了!”

隻見,她話音剛一落下。

除了正啃著糕點津津有味的周天齊之外,一旁倒水的檸兒和賠笑的奶孃都隨即一怔,驚愕不已。

“娘娘,您說什麼?”

檸兒反應過來,趕忙嚥了咽口水,朗聲問道。

“我說的不明白嗎?”

“我說我要讓周天齊這個小傢夥,養在玉蟬宮!”

慕容婉兒櫻唇輕啟,帶著毫不掩飾的愉悅。

“那陛下那裡…”

“額,娘娘,老奴…”

一旁的奶孃的眼眸中則是充滿了慌亂,她顯然冇有從慕容婉兒剛剛的決定中緩過神來。

慕容婉兒倒是心中門清,她歪過腦袋,衝著奶孃,正色說道。

“你放心,陛下那邊自有我去說。”

“你去我宮中領兩個機靈些的婢女,讓她們跟著你去天齊皇子的住所,把他所用之物全部搬來。”

“奶孃,你可聽明白了?”

話畢,玉蟬宮中又升起一陣尷尬的氣氛。

奶孃的手心裡捏了一把汗,她定了定神。

看著眼前已然決定好一切的慕容婉兒,應聲答道。

“娘孃的決定,老奴不敢有異議。”

夜色變的很深了些,天空中掛起星光點點,一輪冷月也懸在此處,寒意逼人。

一襲黑衣的周擎天站在閣樓之處,從承乾宮遠眺。

夜風呼嘯而過,簌簌有聲。

遠處的山巒在霧中朦朧可見,墨色的山峰更是直矗雲霄,幾聲烏鴉叫遙遙的傳進周擎天的耳朵裡。

空氣之中頓時蕩然瀰漫起一股說不清的硝煙味。

忽的,周擎天眯起雙眸。

他聚精會神的繼續舉目遠眺,緩緩正色道。

“想必,我們就快要見麵了。”

此時此刻,在不遠處的山巒之中。

一雙清秀的眼眸中,帶著些許漆黑如墨神色,與其相反之下,淡然的眨了眨,又垂了下去。

柳生雪姬理著自己絲綢般順滑的長髮,呆呆地靜坐在石頭上,纖長而略有消瘦的身姿定格在此。

“陛下,吃些東西吧。”

驀然,柳生雪姬身後響起一陣女聲,是她的隨從。

“我不吃,冇胃口。”

柳生雪姬當機立斷甩給對方一句迴應,完全符合她桀驁難折的女王性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