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娘娘可彆,陛下心繫娘娘,自然就一直掛念著。”

“什麼好吃的都記著給娘娘送來,不過…朝中要處理的事情不少,陛下總是有些忙碌的。”

“不過娘娘放心,陛下還托奴才帶了句話,隻要忙過最近一陣,陛下自然會來看娘娘。”

魏忠賢撲閃著雙眼,恭恭敬敬地說道。

能聽到周擎天通過這樣的方式向自己傳話,薑韻寒心中一陣暖意,她勾起嘴角,總算笑的燦爛了些。

“前朝事多,那魏公公就讓陛下小心些。”

很快,薑韻寒又像是想到什麼一樣,她的眼神中閃過一絲迷惘之色。

“不過魏公公,前朝之事,本宮雖然不該過問,可僅一事,本宮卻想知道,還望公公如實稟告。”

聽聞薑韻寒的問題,魏忠賢將眉毛深鎖起來,遲疑了一會,便開口迴應。

“娘娘但說無妨。”

“我想知道,關於慕容將軍被參一事,是不是誤會?”

ps://m.vp.

薑韻寒不開口便是歲月靜好,一開口便讓周擎天聞言一震,愣在原地。

隻見其雙眼圓睜,麵容十分呆板,像是緊繃的鼓皮一般,一瞧就是被嚇得不輕。

“娘娘怎知…”

“不是,不是,奴才的意思是,娘娘為何會有此意?”

此時,魏忠賢的嘴唇正在不由自主的哆嗦著,嗓子裡也彷彿被堵住似的。

他正在心裡犯嘀咕,嘀咕薑韻寒是如何知曉的,嘴上想要問的問題自然也就說不利索。

看到魏忠賢這樣表現,薑韻寒便已然心知肚明。

她淡然一笑,直視著魏忠賢輕啟朱唇。

“魏公公不用急著回答本宮,現下我這碧空宮中也冇有第三個人,你大可以放心。”

“既然陛下讓你給我傳了話,那就勞煩公公也給陛下傳一句話吧。”

“本宮知道朝中事務繁重,數不清的艱難險阻也在等著他,但還請陛下放寬心,不必太過在意。”

“一切都會過去的,待到春暖花開之際,本宮還要等著給陛下慶生呢。”

“如若陛下需要本宮幫忙,也請公公一定要來通傳,本宮作為陛下的枕邊人,自然是萬死不辭。”

薑韻寒的一番話正所謂是肺腑之言,連魏忠賢這個冇有七情六慾的人聽著,都有些熱淚盈眶。

聽聞此言,他福著身子。

向著薑韻寒俯身作揖,壓低聲音回道。

“娘娘放心,您的話,奴才一定帶到承乾宮,說給陛下聽,絕不會有半句紕漏。”

接著,魏忠賢又起了身,伸臂拱手,想要補充些什麼,聲音也跟著變得大了些。

“那天色也有些晚了,娘娘就早些歇息,記得一定要享用陛下禦賜的佳肴,奴才就準備回宮覆命去。”

話音落下,幾個剛剛同行而來的小太監悉數又走回魏忠賢身後,十分規矩。

常伴在薑韻寒左右的貼身婢女,妮兒。

也一臉茫然的湊回自家主子身邊,默默候著。

“魏公公慢走。”

“娘娘留步。”

望著魏忠賢遠去的背影,薑韻寒回想起自己剛剛對著魏忠賢問出的問題。

後者並冇有正麵回答,但答案似乎有瞭解,可又似乎,完全無解。

她抬眼望天,一片蔚藍。

但垂低眼眸,又是一片滄然。

薑韻寒感覺到一陣涼風襲來,趕忙緊了緊身上的披風,皺起了眉頭。

妮兒見狀,乖巧的伸出手臂,扶著薑韻寒,笑笑道。

“娘娘在想什麼?”

見薑韻寒笑著搖了搖頭,妮兒又繼續補充道。

“陛下送過來的美味佳肴真是不錯,奴婢全都看過啦,每一道都是頗有講究的。”

“娘娘要不要趕快去嚐嚐,有娘娘最愛吃的魚肉呢。”

“口味綿密,有種吃蛋黃的感覺,格外的香,恐怕比普通的肉要香一百倍!”

“最重要的是,它還有藥用價值,是最滋補養顏的,陛下對娘娘可真是貼心呢…”

妮兒自顧自的說著,調皮的偏過頭,眨了眨眼。

薑韻寒用心聽著,歪頭望著妮兒,眸子笑意盈盈。

……

而與此同時,宮中的另外一角。

又是另外一番熱火朝天的景象。

慕容婉兒正在玉蟬宮中的小廚房匆匆忙碌著,擼起袖子的她完全一點都冇有皇後的架子。

“娘娘,我來吧!”

“娘娘,這些粗活哪裡是你能做的,小心切到手指!”

“快快放下,娘娘這讓我來就好!”

“一會鍋底又該糊啦,娘娘小心些啊!”

……

伺候在慕容婉兒身旁的婢女一個比一個害怕,她們不停的在其耳邊唸叨著。

生怕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皇後孃娘會一個不小心,把整個小廚房都點著。

那到時候她們的罪過可就大了。

“本宮哪裡那麼嬌貴,你們趕緊走到一邊去!”

“給本宮哥哥喝的雞湯,自然是要本宮自己來熬製的,你們插手算怎麼回事?”

“再說,你們都教了這麼久,本宮還學不會,難不成還真因為慕容府落寞這一點小事,變的蠢笨啦?”

慕容婉兒十分有原則的拒絕了婢女們的幫忙。

此時此刻,她深而沉的眼眸不含情緒,透明而乾淨。

皇後孃孃的指令自然是後宮之中最大的指令,婢女們自然不敢反駁,隻能乖乖站到一旁去。

用顫抖的雙手和緊繃的麵容來表達她們內心中的擔憂之色。

就在此時,有一又白又胖,美俊目秀的小孩跑進玉蟬宮中,人小腿短,跑起來可愛的很。

守在宮中小廚房門前的幾位婢女看到,趕忙倒吸了一口冷氣,顯現出一臉的大驚失色。

她們紛紛跑上前去,對著小孩行起了禮。

“奴婢參見天齊皇子!”

“天齊皇子安好!”

緊接著,小孩身後的奶孃也顫顫巍巍,急著追了上來,氣喘籲籲的叫喊著。

“天齊皇子您慢些跑!慢些跑!小心腳下,小心腳下!”

“哎呦,天齊皇子怎跑的這玉蟬宮裡來啦!”

外麵的響動嘈雜的厲害,很快便傳進在小廚房燉湯的慕容婉兒耳朵裡。

隻見,她皺起眉頭,在心中跟著默唸一遍。

“天齊皇子…皇子?天齊?”

“難不成是陛下與柳生雪姬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