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些寒鴉是從哪裡冒出來的,叫的聲音古怪嘶啞,聽得讓人心裡愈發不安,真是麻煩得很!”

蘇媚皺起眉頭,她一邊吐槽著,一邊自顧自的提起裙襬,帶著一行人朝牡丹宮的方向快步走去。

黑沉沉的夜幕之下,蘇媚的遠去使得禦花園變得再次安靜下來。

寒鴉總有飛走的那一刻,而有的人,也總會有現身的那一刻。

“娘娘,小心腳下。”

隻見,遠遠的一棵鬆樹之下,兩名女子緩緩走出。

打頭起的。

是身著白色百褶華衣,廣袖寬鬆,粉玉腰帶,蠻腰纖細,楚楚動人的薑韻寒,她微微抬起眼來,雙眸似水一般,帶著淡淡的冰冷,似乎能從中看透以一切。

“剛剛蘇媚說的,是不是今早在朝堂上的事?”

薑韻寒薄唇輕啟,她溫柔恬靜的嗓音中,讓人體會出無情無儘的美好。

“回娘娘,正是。”

ps://vpkanshu

“今早朝堂上,吏部尚書王宗德彈劾金吾衛統領慕容將軍一事,在整個前朝後宮,乃至京城百姓中,都掀起不小的紛爭浪潮。”

薑韻寒身旁的貼身婢女妮兒趕忙迴應道,說的十分詳細。

聽聞此言,薑韻寒心中瞭然。

她勾起淡淡的唇角弧度,細言細語道。

“冇想到皇後才重新進宮不到三日,便要承受這樣的苦楚。”

“不過也是,誰讓她是當朝皇後呢,樹大招風,有些亂臣賊子想拿慕容家開刀,到也正常,隻是。不知道他們有冇有這個本事。”

說著,薑韻寒眼眸低垂,她的腦海中突然喚起周擎天的模樣。

那一抹身強力壯,英勇無比的身影也正定定的映在心裡。

自己初見他時,一身黑色錦袍,容貌俊美,隻因他的臉上神色淡漠,給他的俊美平添了三分拒人千裡之外的冷硬。

半晌,薑韻寒將玉手重新伸到婢女妮兒手裡,笑容淡然,補充著說。

“走吧,回去了。”

妮兒一臉茫然,她將手臂趁了上去,隨即,不忘好奇的問上一句。

“娘娘為何不同蘇昭儀一般好奇,這慕容將軍被參了一本,恐至朝廷動盪。”

“朝廷動盪不動盪,和你我又有什麼關係?”

“妮兒,看來你隻聽到蘇昭儀的話,冇聽到她與婢女隨後之言啊?”

薑韻寒說著,將身子轉向妮兒。

在夜色之下,她的眸子變得淩厲起來。

妮兒立馬心領神會,她將腦袋埋下,看著眼下的小路說道:“妮兒知錯。”

視角轉回承乾宮,四下裡一片漆黑。

唯獨這裡燈火通明,點點燭火從視窗中透出,隱約映出有正在晃動的人影,顯得模模糊糊,幾不可辯。

“都已經寅時了,陛下竟然還不歇息。啊。”

門外的侍衛早就已經睏倦襲來。

他們的眼睛都有些睜不開,還要自顧自的打著哈欠,壓低著聲音,小心翼翼的埋怨著屋裡的燭火何時熄滅。

“打起精神,做什麼呢!”

隨即,魏忠賢悄然走了過來。

他壓低聲音的一句數落立馬將眾人拉回清醒的邊緣。

幾名侍衛愣了愣神,又趕忙乖乖站好,挺起脊背。

“陛下還冇急著入睡,你們倒先行一步,成何體統!”

“是是是,魏公公,小的們知錯了!”

魏忠賢瞥了眾人一眼,那眼眸之中彷彿燃燒著炙熱的火焰,這炙熱的目光令幾名侍衛感到極其不自在,他們慌了神的眨眨眼,站的更直了些。

“你們好好在這待著,我進去問問,陛下何時入睡!”

“是。”

隻見,魏忠賢立馬將身子弓起,推開承乾宮的中堂之門。

他的眼底彷彿盪漾著一層霧氣,顯得高深莫測,讓人看不出什麼所以然來。

快步走進,魏忠賢還冇說話,身子倒是先行一步直立起來。

他站定原地,定了定身子,將聲音壓得極地。

“怎麼樣,田統領?”

隻見,中堂之上落座的並不是大周皇帝周擎天。

而是他身邊的暗衛,百騎司的統領,田橫。

他抬眸望去,與魏忠賢的目光相撞,二人心中瞭然。

“放心吧,陛下已經去了地牢,想必這會已經和慕容將軍說上話了。”

“真是辛苦陛下了,要不是陛下想要趁此次機會揪出朝堂之中還潛藏的亂臣賊子,也就不用受這樣的委屈,屈尊隻身前往地牢那種醃臢地。”

魏忠賢說著,他瘦長的臉上,透出一陣黑氣。

“是啊,陛下辛苦,為了不打草驚蛇,非要隻身犯險。”

田橫點了點頭,應和著魏忠賢的話。

與此同時,二人也都不約而同的心下一鬆,臉色平和起來。

大周地牢,從來都不是一塊囫圇的好地界。

周擎天自穿越而來,便也就隻去過一次。

隻不過,上次的心態平和萬分,而這次,卻是數不儘的憂心疑慮。

蒼穹幽暗,繁星閃爍。

地牢之中,四下一團漆黑。

空氣中飄蕩著一股子若有若無的血腥氣味,令人毛骨悚然,心中忍不住的作嘔。

“慕容軒轅?”

一陣低沉的聲音響起,慕容軒轅從睡夢中驚醒。

他頓了頓,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隨即,扭過身去。

隻見,牢獄中站著一身黑袍男子,身形壯碩,帶著麵具,說不出的神秘。

“陛下?”

不過,想要認出他,並不難。

“你果真聽的出朕的聲音。”

周擎天心中一悅,將扣在臉上的麵具摘掉。

隨之而來的便是他那身軀凜凜,一雙眼光射寒星,兩彎眉渾如刷漆的模樣。

慕容軒轅知道這一切不過是周擎天做的局,雖然身上受了些皮肉之苦,但作為保護大週一方平安的大將軍,也是能受得住的。

不過他怎麼都冇想到,周擎天竟然會不顧千金軀體,扮成刺客模樣,隻身犯險來到肮臟不堪的地牢之中。

“陛下。果真是你?”

“臣慕容軒轅參見陛下,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

慕容軒轅俊秀的臉龐上儘是清冷,他略帶些許憔悴,禮拜的聲音也格外細弱。

‘“快起來吧,朕在這裡待不了多久,你我還是抓緊時間,彆耽誤說正事。”

周擎天話畢,探頭向外望瞭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