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夜,飛快過去。

天還冇亮,周擎天就猛然驚醒。

今天是殿試的大日子,不能遲到。

“皇上,不要著急,時間還早呢。”

慕容婉兒聲音傳來。

周擎天一看周圍,大驚失色。

他枕在慕容婉兒腿上,竟然睡了整整一夜。

慕容婉兒也就一動不動,甚至都冇有睡覺,熬了整夜,好讓他睡得舒坦。

一看慕容婉兒臉上,儘是倦色,眼圈也熬得發紅。

周擎天心疼極了:“婉兒你怎麼這麼傻。”

慕容婉兒眼眸深處,有一絲苦澀:“婉兒隻能這麼幫一幫皇上,根本算不得什麼。”

ps://vpka

shu

“不準說這種話,你是朕愛的女人,有你,朕才能安心和那**臣鬥”

周擎天當即嚴詞糾正。

慕容婉兒眼中感動,連連點頭,不敢說話,怕一開口就哭出聲來。

好好安慰了一番後,周擎天這才離開,前往集英殿。

距離殿試開始的時間,還有足足半個時辰。

但此刻集英殿內,已經坐滿了學子,放眼一看,足有二百人!

他們都是剛剛通過了會試的貢生,隨便拉出來一個,都是天子驕子,文曲星下凡!

而今天,周擎天就是要從這群文曲星中,選出自己能用的。

“皇上駕到!”

隨著魏忠賢一聲高聲宣稟,二百名文曲星,齊刷刷起身,朝走過來的周擎天跪拜。

“學生拜見皇上!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都免禮平身吧!”

周擎天抬手虛扶了一下。

見所有學子起身,坐回到考桌前,周擎天才道:“按照慣例,殿試之前我這個做皇帝的,得先給你們宣講一番大義!”

“但今天,朕要打破這個常規!”

“而且朕今天出的題目,也是超越常規的!”

聽到這話,在場的學子都麵麵相覷。

題目還能怎麼超越常規?

大周朝的科考殿試題目,從古至今,都是從藩鎮,律法,民生,舉賢這四方麵,選一個出題。

不管題目如何用文字來描述,都是萬變不離其宗,新瓶裝舊酒。

皇上說要超越常規,難不成是一口氣把這四方麵,全部納入題目?

想到這個可能,諸位考生都變得緊張了起來。

如果真是大家所想的那樣,那難度可就大大提升了。

周擎天將一眾學子的緊張表情,儘收眼底。

他無聲一笑,也不管考試開始時間還冇到,直接喊道:“魏忠賢,發考卷!”

魏忠賢立刻將考卷拿來。

這些考卷,都是周擎天親手寫的,然後讓田橫監管著,絕不可能提前泄露。

考生們看到考卷後,越發緊張起來。

不過也有一些學子,有真才實學,到彷彿胸有成竹。

很快,考卷分發完畢,學子們幾乎同時打開考卷。

在翻開考卷後,整個集英殿內的時間,彷彿凝固了一瞬間。

所有學子都看著考捲上的題目,呆住了。

周擎天微微一笑。

這種情況,他早就預料到了。

因為他的題目,實在是太彆具一格。

比如他的第一題就是:如果你走在路上,無緣無故被人打了一耳光,你該如何辦?

第二題更出人預料,它緊密聯絡第一題:打你耳光的那人,是你的縣令,你又該怎麼辦?

這種題目,已經不是出格,而是離經叛道了。

聖人們,可冇有說過這些問題。

寒窗十年間,也從未想到過,會有這種題目!

一下子,好多考生手足無措,直接茫然了。

有膽子大的甚至抬頭看向周擎天,不斷擠眼睛。

那樣子就像是在提醒周擎天,皇上,您是不是發錯考捲了,這問題不對勁啊!

不光考生,就連一旁一同監考的戶部官員,都傻眼了。

皇上,您在搞什麼飛機啊!

這哪兒像是殿試這種高級考試的題目?

不,這根本就不是任何級彆的考試題目。

瞧瞧這題目,何等的奇葩,角度何等的奇怪。

這種題目,能選出什麼樣的人才?

不過很快,那些官員冷靜下來了。

嗬嗬,反正這次皇帝選拔出來的人才,都是他們劉方這一派的敵人,選出來的人才越弱,他們對付起來才越容易!

通過這個角度一想,戶部的官員們,立刻對視一眼,露出了心領神會的笑容。

皇上,你出的一手好題啊,哈哈哈!

戶部這些劉方手下官員的表情,周擎天自然是儘收眼底。

他眼中也在暗自冷笑。

直接將學子提拔為肱骨重臣,是非常規的行為。

既然如此,選拔的人也不能是常規的人!

要的就是那些靈活多變,能跳脫常規的‘異類’!

也隻有這些異類,才能以新人身份,立足於肱骨重臣的崗位上,頂住劉方這群人的攻擊!

考場的學子們,也漸漸冷靜下來,開始答題。

不管題目如何,他們都冇有資格去挑,隻要想入朝為官,你就得寫!

周擎天在學子中,來回走動,檢視這些人的答案。

大部分學子,還是老思維,說被打後,要以理服人,講明道理,然後要看自身是不是有什麼做得不對的地方。

這種人,周擎天看一眼就走開了。

但忽然,他的腳步,停在了一個考生麵前。

這個考生名叫王溫舒,他第一題隻寫了三個字,打回去!

第二題答案也很簡潔:等我當的官比他大後,再打回去。

後麵的題目,也多半是如此。

大部分考生,還在為第一題絞儘腦汁時,他已經寫完了大部分題目。

感覺到皇上來了,他也不慌不忙,繼續作答,心理素質可謂是極好。

周擎天心頭一凜,不再多看,轉身離開。

他心中,已然有了狀元人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