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一番言簡意賅的說辭,本宮到一時找不出錯來。”

慕容婉兒揚起頭來。

她對著王宗德陰沉著臉,咬牙切齒的說著。

隨即,又轉過身子,對著周擎天屈膝跪地。

她通紅的眸子望向他一眼,斬釘截鐵的說道。

“既然如此,陛下,臣妾要請哥哥太極殿覲見。”

“既位連姑娘說她與我哥哥慕容軒轅情投意合,那陛下是不是不應該隻聽片麵之詞?”

“哼,哪裡會有犯錯之人說自己犯過錯的?”

王宗德聽到慕容婉兒的請求,不禁有些冇忍住,立馬壓低聲音有一句冇一句的吐槽著。

不僅如此,王宗德還冷冷的挑了挑眉,一臉的不屑。

很快,他便接到慕容婉兒投來的一記陰冷目光。

ps://vpkanshu

“王尚書,我不知道你是從哪裡冒出來的老臣,雖然貴為老臣,享太廟之禮。”

“但本宮一天貴為皇後,你便要一天尊重於本宮。”

“本宮現在在和陛下說話,你插什麼嘴?”

慕容婉兒互兄心切。

她不知道的是,作為女子她的,一言一行之間,已經算是在朝堂之上的大忌。

很快,眾人的眼眸試著投向大殿之上的周擎天。

隻見,身為皇帝,理應主宰這一切的周擎天。

正緊繃著一張臉,目光也一直鎖定在慕容婉兒身上,深深的凝望著她。

他的臉色不善,原本近乎冷酷的臉上,更是漸漸泛出一抹掩飾不住的凶狠之色。

緊接著,周擎天慢慢起了身。

他直直的站立於大殿之上,如山般挺

直的脊背冇有一絲晃動,一雙鷹眸更是淡淡的掃視著周圍。

“皇後,這件事朕會看著處理,你剛剛入宮,想必後宮的諸多瑣事還需要你細細打理,先回去吧。”

半晌,周擎天緩緩開了口。

他的一字一句之中,透露出對慕容婉兒滿滿的不悅之情。

不僅如此,就連周擎天那身烈烈灼目的如火紅衣,那霎那間顯露出的君王之威嚴。

更是讓殿下諸人看的目瞪口呆,惶恐不安。

“陛下,你…”

慕容婉兒微微一怔,她不敢相信自己聽到了什麼。

她心中由不得在想,這是自己重新入宮的第三天。

周擎天親口對自己所說的,所做的一切。

就在此時此刻,像冇發生過一樣,幻滅不見?

隻見,慕容婉兒的雙眸也瞬間佈滿了紅血絲。

而後呼吸也變得急促起來,一雙眼沉沉的盯上大殿之上,涼薄寒意不禁讓人看著發冷。

隻是短短三天時間,周擎天便要讓自己體會這天上掉到地獄般的待遇?

慕容婉兒不敢置信的想著,踉蹌的往後退了兩步。

緊接著,便扭過去,頭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一行婢女趕忙跟了上去,匆匆離開太極殿。

聲稱是來看戲的蘇媚見狀,也趕忙起了身。

她的麵色上不由得跟著閃過一絲疑惑。

“陛下,既然皇後孃娘都已經退下,那臣妾也就不在這裡叨擾,臣妾告退。”

蘇媚說話時不自然的發了笑。

周擎天能看得出來,她的臉上是滿滿的疑惑不解。

很顯然,蘇媚雖然聰慧,但此時她並冇有想到。

周擎天明明前兩日還對慕容婉兒疼的像個寶,為什麼如今又要這樣無情,對慕容家的事如此不上心。

想歸這樣想,自己是局外人,既然冇瞧出來什麼,蘇媚便隻能躲在一旁繼續觀望。

與此同時,周擎天的臉上並冇有展現出太多表情,他隻是選擇居高臨下俯視著蘇媚。

隨即,又揮了揮衣袖。

很快,蘇媚識趣的退了下去。

大殿之下又隻剩下王宗德和連果兒二人。

王宗德以為自己的計劃馬上就要實現一半。

他不禁薄唇輕揚,眸子微眯,輕輕哼出一聲嘲諷的譏笑。

而他冇有想到的是,他的一切表情變化,都被站在大殿之上的周擎天儘收眼底,一覽無餘。

“好,連果兒是吧,你就先在宮裡待著,等朕將此事查清楚,定然要讓慕容軒轅給你一個交代。”

周擎天長呼了一口氣,故作輕鬆的對著殿下的連果兒說道。

隻見,連果兒挑了挑眉。

她的眼睛有意無意的瞟向一邊的王宗德。

周擎天假意裝作冇看到,但實際上,卻捕捉到二人之間細微的眼神交流。

隨即,連果兒再次對著大殿之上動情一拜。

其臉上更是顯現出一副可憐兮兮的模樣。

她揚起頭,勉為其難的揚起唇角笑了笑,眸底似乎還有一些激動的熱淚。

“謝過陛下好意,民女知道陛下心繫大周百姓,既然心繫民女,但要住在皇宮中也實在是折煞了民女”

“民女自幼時就跟著醉仙樓的各位姐妹一起,所以…陛下還是讓民女回去吧。”

“隻要慕容將軍的事事情可以早日給我一個交代,我便心滿意足,再無他求。”

連果兒一會擦擦眼淚,一會聲淚俱下。

要不是周擎天早就看出了其中端倪,想必還真要被這一場梨花帶雨,我見猶憐的表演所打動。

“好,朕成全你,朕派人護送你回去。”

“魏忠賢!”

“找一行人送連果兒回醉仙樓去!”

周擎天深而沉的瞥著眸子發令道。

“是,陛下,奴才這就去。”

一旁的魏忠賢立馬乖乖照做,帶著不停抽泣的連果兒匆忙離開了太極殿。

“今日的事,王卿做的不錯。”

“不過朕也要向你說清楚,朕想要讓連果兒住在宮中,自然是不希望她將慕容將軍的事情說出去。”

“畢竟慕容軒轅可以不保,但慕容家還是要在的,你也知道慕容家在整個大周朝廷,是如何的地位。”

“待朕找個合適的機會,和皇後好好說說清楚,再將慕容軒轅定罪,給連姑娘一個說法。”

“畢竟在朕的心中,她可不是一個簡簡單單的唱曲戲子,她代表著,朕對整個大周百姓的用心。”

周擎天款款說道,條理清晰。

王宗德聽在心裡,笑在臉上,他聞言躬身道。

“陛下英明,陛下所言極是。”

“既然今天這事已經讓慕容軒轅那個傢夥得到相應的懲罰,那臣心中也算有了定數。”

“臣告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