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皇宮中一片祥和,但與此同時,有些地方總是不同以往的。

清早的晨輝從蒼蒼茫茫的天際潑灑下來,接著便是片片雲朵隨即飄來。

看似一片安靜的環境下,隨著一段破碎聲,南蠻的王庭之中,正傳出陣陣嘶吼。

能這樣肆意發出聲音的便是南蠻的女王,柳生雪姬。

她身著一身正紅紗裙,一頭烏髮順勢披下,額前的紅寶石狀印記也印的明顯,頸肩的一串水晶項鍊,趁的鎖骨清冽。

本應該是氣質出塵的柳生雪姬。

此時卻正怒目圓睜,天生的一雙媚眼也不由得充滿了火藥味。

她輕咬唇瓣,顫抖著手。

緊接著,她的拳頭再次直直的狠狠砸下桌麵,又碎了一地名貴瓷器。

不僅如此,冇過一會兒,柳生雪姬又像是發瘋一般。

她笑出了聲,笑著笑著便留下了眼淚,一雙美眸中隻剩下了憤怒與失望。

半晌,再等她抬眸之時,便又成了目光狠辣。

帶著恨,帶著怒,櫻粉的唇瓣也跟著再次微顫起來。

其臉色也更是變幻莫測,一會翻過一陣烏青,看不清真麵容。

孟祥和胡驍兩位將軍聞聲趕來,急匆匆的跑到王庭門口對著婢女發問。

“陛下這是怎麼回事?”

婢女帶著哭腔,滿眼慌亂起來。

“陛下。陛下。”

“我也不知道陛下究竟怎麼了。總之剛剛從大周連夜趕回來的密探見了陛下一麵,陛下就如同發瘋一般,把我們都趕了出來,然後便開始砸東西。”

聽著婢女的複述,孟祥和胡驍眯起雙眸,麵麵相覷。

“陛下這是。”

“難不成是大周那邊出了什麼事?”

孟祥率先猜想著,他全身粗狂無比的塊頭堵在哭哭啼啼的婢女麵前,不由得顯得身軀更加高大勇猛。

一旁的胡驍顯得冷靜許多,他微微一怔,呼吸逐漸變得沉重起來,一雙眼睛也沉沉的看著孟祥。

“我想。冇這麼簡單。”

“我們派去的密探一般都是晚上纔會回來,今日他竟然早上就趕回,想必大周那邊一定是出了什麼大事,那如今能讓陛下如此動情的大事,便是。”

兩位將軍陳定半天,幾乎在同一時間,他們再次抬起眼眸來,四目相對。

“難道是。”

二人心領神會,想到彼此的猜測看起來是一樣的。

“不會吧,要真是如此,大周皇帝也太不給陛下麵子了。”

孟祥開始替柳生雪姬打抱不平起來:“陛下怎麼說還為他孕育一子,他可倒好,如此無情,一點都不考慮陛下的感受。”

“不看僧麵看佛麵,小世子要是在那皇後手下受欺負怎麼辦,那咱們陛下豈不是要心疼死?”

“哼,陛下的感受?”

胡驍在一旁忍不住冷笑起來,他的眼神也跟著冷冽起來,開口回道。

“孟祥,你想什麼呢?”

“人家可是大周的皇帝,為何要一直想著咱們陛下的感受?”

“雖然說他們二人相愛相殺這麼久,還孕育一子,可是有什麼能比大周的利益在大周皇帝心中更重要呢?”

隻見,胡驍話音剛落,孟祥還冇來得及消化。

柳生雪姬便以快步走出王庭,火光映在她的眸中,看起來叫人好不害怕。

不僅如此,她的手掌此時也已經握成了拳頭,手背上更是青筋暴起,經脈凸暴。

她開了口,嗓音沙啞萬分。

“周擎天不是為了大周的利益,他就是為了一個不相乾的女人。”

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柳生雪姬幾乎是咬著牙的。

她的眼睛直勾勾的望向前方,一旁的兩位將軍看著不禁有些心疼。

“陛下,那我們現在。”

胡驍開了口,孟祥也緊跟著說。

“要我說,陛下,你說怎麼辦我們就怎麼辦,現在打過去都行!”

“南蠻還冇倒呢,大周皇帝便能這樣無視我們,我們便讓他們好好嚐嚐無視我們的後果!”

孟祥的話激將的如同一團猛火,徹底將柳生雪姬心中的不滿燃燒起來。

一時之間,她的腦中十方洞天,金波轟鳴,五指繃張,看起來十分駭人。

“孟祥胡驍,你們馬上去找雲州王,隻要他願意同我共同攻打大周,我們。”

柳生雪姬頓了頓,這一句話幾乎是從她喉嚨出僅剩的縫隙中逼出來的。

接著,她閉上了雙眼,強抑下自己心中的憤懣之氣。

“我們即刻啟程。”

“是,陛下,我們這就去。”

隨即,孟祥胡驍的應承剛剛落下,雲空之中,瞬間傳出一陣熟悉的聲響。

“不用請了,本王自己來了。”

柳生雪姬抬起眼來,孟祥胡驍二人轉過頭去。

隻見,雲州王吳濤和他的兒子吳勝雲已經帶著一行人馬出現在他們麵前。

吳濤一改往日的壓抑神色,今日的他,顯得神氣許多。

“哈哈哈。女王陛下,一日不見,如隔三秋啊!”

“今兒不用你去請我,本王依舊是自己來的。”

“最近的大周皇宮中喜事連連不斷,昨日又是聲勢浩大的封後大典,整個江湖之中,恐怕冇有人不知曉呢!”

吳濤談吐自如,雖然聲音不高,但言辭犀利,吐字清晰,一字一句都意味深長,不偏不倚,正中柳生雪姬的命脈。

跟在他身後的吳勝雲則是一臉的張揚,他居高臨下,漫不經心的掃視著柳生雪姬,雙手環臂,唇角扯開一抹冷淡的笑。

此時此刻,他好像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痛快。

曾經柳生雪姬對自己發出的嘲笑和看不起,彷彿也就在此刻自己發出的輕笑中,煙消雲散。

“嗬,廢話少說。”

柳生雪姬總算開了口。

她皺起眉頭上下打量起吳氏父子,輕嗬一聲,眸子略過二人,彷彿他們壓根不值得被多看一眼。

她根本不在乎吳氏父子這一副趁機嘲諷自己的鬼樣子,畢竟要是冇有南蠻的助力,他們壓根成不了任何事。

可是,反過來再看看如今的自己,不是也正需要他們的兵力支援嗎。

嗬,是啊,一條船上的螞蚱!

“吳濤,本王要起兵攻打大周!”

“你可願意出兵十萬,助本王一臂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