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公子便是慕容府上的公子,慕容軒轅。

隻見他點了點頭,停留在小廝麵前,開口疑惑。

“小姐呢?”

“小姐正在後院收拾行李。”

小廝的話讓慕容軒轅漠然起來。

他眼眸輕垂,低聲說道:“看來我這個妹妹是真的留不住了。”

不知何時,慕容軒轅的嘴角微微抬起,顯露出一條弧度來:“這樣也好,讓她留在陛下身邊,我也放心。”

慕容軒轅自顧自的說著,繼續抬腳,朝後院走去。

慕容府上同後宮中一樣。

雖然養護著千般萬般嬌豔欲滴,繁茂生長的花朵,但到了寒冷之際,逐漸凋零也是必經的事。

現下,慕容婉兒正對著這些凋謝的花朵發呆。

ps://m.vp.

此時的她,身上穿著一件花飾簡單的淡藍色長裙,淡雅脫俗,秀麗天成。

她的一頭黑髮更是直接用蝴蝶流蘇緩緩挽起,簡約雅緻,美的不可方物。

“婉兒。”

慕容軒轅走上前來,對著妹妹輕輕喊道。

慕容婉兒反應過來,調回思緒,一臉茫然的轉頭看嚮慕容軒轅。

“哥哥?”

“現在不正是在宮中巡邏的時候,你怎麼…”

“難道是宮裡又出…”

慕容婉兒皺起眉頭,再次緊張起來,她生怕周擎天又出什麼事,大周又再次發生騷亂。

畢竟高處不勝寒,周擎天的苦和難恐怕冇有多人能理解,他隻有一個人,慕容婉兒自然是牽掛萬分。

“宮裡好的很,前朝好的很,後宮好的很,你的陛下也好的很,你就放心吧!”

慕容軒轅立馬打斷,他大改之前的嚴謹神色,安然祥和寧靜的眼眸盯著妹妹,露出了一記寵溺輕笑。

“哥哥,你這是在取笑我…”

慕容婉兒終究還是害羞起來,剛剛望著凋謝的花兒們的不悅臉色也立馬一掃而光。

“冇有,聽前院小廝說你在收拾行李,收拾的如何?”

“明兒就要進宮繼續做你的貴妃娘娘…哦,不對,也不一定是貴妃娘娘,是我說早了些。”

慕容軒轅話裡有話,明眼人一下便聽了出來。

而眼前的慕容婉兒則是傻乎乎的抬起眼張張嘴,看著眼前的哥哥一臉壞笑,她才立馬反應過來。

“哥,你胡說什麼!”

“這種話要是被不懷好意的人聽去,那還了得?”

慕容婉兒雖然身為周擎天身邊最為親近的女人,但是這種玩笑,她是絕對開不起的。

更何況,她壓根一點都不在乎自己在後宮的位分。

雖然慕容婉兒深知後宮中不缺絕色佳人,更不缺周擎天欣賞之人。

但慕容婉兒卻隻在乎能夠陪在周擎天身邊的,永遠有自己就足矣。

所以麵對慕容軒轅的玩笑話,她的神色中便立馬透露出一股嗔怒,眼神也略微緊張起來。

“好啦,好啦!”

慕容軒轅擺了擺手,一臉無奈對著自己這個開不起玩笑的妹妹解釋起來。

“我隨便說說,你何必那麼當真的。”

“再說了,陛下已經當著眾朝臣的麵說清楚,我看以後誰還敢說你的不是。”

“不過,話說回來…後宮裡的事我個大男人可不清楚,更說不準!”

“但是你給我記住,要是有人敢欺負你,你最好以最快的速度讓你宮裡的人給我遞訊息,明白了嗎?”

慕容軒轅身為大將軍,平常驍勇善戰,卻不善於和女人溝通,索性對妹妹的寵愛也是如此特彆。

他的眼神十分尖銳,臉上也閃過一抹冷意,像是在警告慕容婉兒一般。

慕容軒轅眼前的自家妹妹愣了下。

隨即,婉兒歪斜著腦袋低笑幾聲。

與妹妹對視的慕容軒轅也衝著前者傻樂起來,一副遷就縱容的模樣。

……

的確,慕容婉兒回宮的訊息傳得滿城風雨,她要當皇後的傳聞更是被傳的有鼻子有眼。

雖然周擎天能攔得住文武百官胡說八道的嘴,可攔不住天下百姓生性八卦的心。

而與此同時,南蠻王庭之上。

從大周連夜奔回來的密探,也將此事全部告知了南蠻的女王陛下,柳生雪姬。

最近要和吳勝雲比武一事,已經夠讓柳生雪姬頭疼欲裂,心中煩悶。

眼下,忽的聽到慕容婉兒要回宮的訊息,居然還要位居於中宮之位。

柳生雪姬的內心徹底被擾亂,一團亂麻。

“你先下去吧。”

王庭之上,柳生雪姬眼冒火光,愁雲密佈。

她一貫冷峻的臉上總算是出現了一絲動容之情。

“慕容婉兒那個女人要重新回宮投入周擎天的懷抱也就算了,居然還要位居中宮?”

“她位居中宮…那我的孩子怎麼辦?”

柳生雪姬竟不知何時心底有了這一份牽掛之情。

一旁的婢女也跟著著急起來,對著柳生雪姬開口說道:“陛下莫著急,總會有辦法的。”

“能有什麼辦法…總之,我不能讓慕容婉兒做了中宮之位!”

“不對,我是不能讓任何女人做大周的中宮之位。”

說著說著,柳生雪姬長吸一口氣,頗為激動地說道。

“如若周擎天的後宮之中不會出現皇後,那誰也不能動我柳生雪姬的孩子。”

“倘若要是出現…那情況可就不一定了些…”

“我遠在南蠻,手伸的再長,也護不了我的孩子…”

柳生雪姬的嗓音裡沁著濃稠到化不開的溫柔。

她無論如何都不曾想到,自己可以居然為了孩子麵露難色,聲音哽咽,甚至倒吸一口冷氣。

可是如今看來,這件事變得如此棘手,眼瞧著慕容婉兒明日就要進宮去…

“要不…我提早跟著雲洲王打到大周去?”

“不可不可,我這腦子怎麼想的!”

柳生雪姬慌張起來,她搖了搖頭,激動地自言自語起來。

“打什麼打,我還真是被這孩子衝昏了頭腦,還有這個周擎天,他究竟有什麼資格做這孩子的…”

“算了算了,總之我是不會傻到現在就打過去。”

柳生雪姬在心中盤算著。

突然之間,她眼睛中冒出亮光,想出一計。

她調轉過頭,神態肅穆。

“你去把胡驍和孟祥叫來,另外,再給我備一隻信鴿,以最快的速度,馬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