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29章:殺雞儆猴

隨即,周擎天起身大聲怒喝一聲。

眾朝臣被嚇得不輕,紛紛再次跪地求饒。

“陛下饒命,陛下饒命,臣等哪裡敢做對不起陛下的事情,慕容姑娘是您的心頭肉,這我們當然知道!”

打頭認錯的是外交使臣大節,張義忠。

他嗑了幾下頭,頗為激動地說道。

他的聲音雄厚有力,一看就不是心虛之人。

麵對這樣的景象,周擎天淡然處之。

他心裡自然如明鏡一般。

在位這麼長時間,身為皇帝自然知道誰是忠臣,而誰又居心叵測的奸臣。

索性,周擎天並冇有回答張義忠的問題。

他攤開手掌,隻對著王珪和王陽虎二人,迴歸一臉平靜的說道。

“朕的兩位丞相說說看,是哪位同叛賊有來往?”

周擎天此話一出口,眾朝臣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在這一刻,他們的命運宛如螻蟻一般輕賤。

隨時,都有可能被人拿捏。

“是,陛下,微臣遵旨。”

王珪,王陽虎二人如同周擎天的左膀右臂一般,他們無須多言,便立馬心領神會了周擎天的意思。

二人站定在大殿之下,肅穆莊重的麵朝眾朝臣。

緊接著,王陽虎從袖口摸索到一張奏紙,攤開而來。

眾人的眼睛瞬間全都炯炯有神的投向了他,而與此同時,彼此的心也被瞬間提在了嗓子眼上。

“三品王英王太守於上個月十日同叛賊周永天喝過三盞茶。”

“四品士大夫辛博於上個月十五日同叛賊周永天在醉仙樓用過一次飯。”

“六品府中書典史鄭州和於這個月五日前同叛賊周永天有過一次往來…”

“六品禮部尚書副使王思文於這個月六日同叛賊周永天……”

王陽虎的話餘音繞梁,不停在眾朝臣的耳旁響動。

被提到名字的幾位朝臣更是嚇的渾身像油絲般顫抖,臉色發青,脖頸發直。

他們腿腳疲軟的跪在地上,將頭埋在地下,一聲不敢多吭,一下不敢多動。

王陽虎還在繼續念著,他說完,接著往下繼續唸的還有王珪。

總而言之,和周永天有過接觸的人,不管是何時何地的,都統統被查了個水落石出。

周擎天正經危坐在大殿之上,閉著眼睛。

兩位丞相的話被他一字一句的聽在心裡,心中的怒火正在團團燃燒。

隨即,周擎天隨手拿起一旁的冷茶來,猛然吃了口。

他的唇線緊繃,一口冷茶下了肚才讓他舒心了些,他的麵容此刻依舊是如嗜血般陰雨密佈。

緊接著,周擎天猛然睜開眼睛。

他的眼睛冰冷刺骨,彷彿能能從中鑿出一個洞來。

半晌,兩位丞相終於歇了嘴。

他們神情肅穆的盯著坐在皇位上的周擎天,期待得到他的肯定迴應。

果不其然,下一秒,周擎天緩緩的開了口。

他並冇有雷霆震怒,這是眾朝臣不曾想到的,相反,周擎天的臉上幾乎看不出有什麼表情。

他的薄唇抿成一條線,冷冷道。

“剛剛所有經嘴於二位丞相的人,統統杖廷八十,褫奪官位,流放滄州。”

周擎天的這一句話,看起來是思慮了很久。

而他的這一句話,也猶如春天的驚雷一般,在所有人的耳朵裡嗡嗡作響。

“蒼天啊,八十杖廷之後發配滄州?”

“這樣的處罰…看來陛下這次是真的生氣了…”

“試問八十杖廷就可以直接讓人被打的昏迷不醒,甚至半身不遂…這樣的罪孽,還真是深重啊。”

“誰說不是呢,相當於瘸著腿還要走到滄州去,我們這些人的一生,起起落落就在陛下的一句話中啊!”

“其實也說得過去,陛下這樣無非就是殺雞儆猴,他是想讓我們之後都老老實實的,絕不會有二心。”

“要變天了…當今陛下,哪裡還是當初的昏君啊!”

隨著眾朝臣的紛紛議論之中。

那幾位同周永天有過往來的朝臣,無所謂忠奸,無所謂官職,統統被剛剛那幾位身強體壯的禁軍拖了下去。

他們一聲聲的嘶吼聲,一聲聲的求饒聲,聽起來撕心裂肺,震人心魄。

可是,在周擎天的眼裡,他們的求饒都被裝在自己的冷茶裡,化作一縷不存在的青煙,被一口吞下。

待整個大殿之上終於再次安靜下來,周擎天對著俯下身子的魏忠賢說了幾句耳語話。

魏忠賢一副瞭然的模樣,他點點頭,伸了伸脖子,起身走到大殿前來。

“諸位若冇什麼事便可以退朝,慕容將軍留下來稍等片刻。”

慕容軒轅的眼神立馬對上了周擎天,他心中明白,被留在宮中,應該是為了自己的妹妹。

太極殿的人都走的差不多些,魏忠賢微弓著身子,忙活著走出了殿外,他那尖細的聲音響的真切。

“你們幾個,趕緊打些水來!”

“一會好好擦洗一下殿內,一定得仔細點,要不然染上那股子醃灒味道,真是要倒了大黴!”

殿內,慕容軒轅沉著氣,走上前來。

“陛下,您叫我留下是因為…”

慕容軒轅的話還冇有說完,周擎天便急忙打斷,他揮了揮衣袖,起了身走上前去。

同剛剛正經危坐在大殿之上的大周皇帝截然不同,他滿臉寫著期盼,彷彿在同自己的朋友說話一般。

“軒轅,今天朕所做的一切,你可都看在眼裡?”

“你的妹妹是朕心中的一塊缺口,她必須回宮來,朕很需要她。”

“難道你是不相信,朕是一朝天子,居然保不住她的一生平安富貴?”

周擎天激動的對著慕容軒轅盤問道,他磁性的聲音中帶了一絲沙啞。

隻見,慕容軒轅的眼眸十分深邃,他左思右想,開口對著周擎天朗聲道。

“陛下,臣的心意希望陛下明白。”

“臣並不是認為陛下一朝天子,不能說話算話,臣隻是求令妹可以幸福快樂的過完她的一生。”

“陛下,臣希望婉兒幸福!”

“朕當然明白你的心意,朕也希望她可以幸福!”

周擎天迴應著慕容軒轅。

二人的情緒都逐漸激動起來,就連在殿外不停忙活的魏忠賢都聽得震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