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隨著張安桂開口,其他老臣也紛紛起身跪下。

“臣附議!”

“臣也附議!”

“官場猶如戰場,冇有經驗就站在高位,隻會害人害己!”

最後,就連王珪都站出來道:“皇上,臣以為此事,的確需要慎重考慮,消滅劉方絕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操之過急,反而不好。”

周擎天目光在眾位大臣身上,一一掃過。

他當然知道這些臣子的建議,都是好的。

直接提拔新人當重臣,危險係數太高。

思量許久後,他才點點頭,道:“諸位愛卿的擔憂,朕都明白,不過朕已經有了應對策略,朕選拔出來的人才,絕對個個都是人精,不比那些為官多年的老臣差!”

“什麼”

王珪等人一愣。

ps://m.vp.

周擎天哪兒來的這種自信?

不過很快,他們都想到了一個人。

那就是慕容婉兒。

最近,朝中瘋傳周擎天忽然變得如此開明,強勢,手段頻出,都是慕容婉兒在幕後指點。

猶豫皇帝以前天生智力低下,所以大家都認為,這個傳言不假。

那麼這一次,慕容婉兒難道也早有對策?

對策是什麼?

見周擎天不願多說,他們暗道恐怕周擎天現在也不知道,還得去找慕容婉兒問才行。

於是大臣們也就不再多問,紛紛告退離開。

等大臣們都離開後,周擎天才靠在龍椅上,長長吐了口濁氣。

一旁,田無雙忽然從陰暗處走出,道:“皇上,義父傳來訊息,百騎司對蘇媚的調查已經結束,如今訊息正在回傳,他已經出京城去迎接了。”

“很好!”

周擎天抿了抿嘴唇。

雖然他現在已經肯定,蘇媚和劉方有聯絡。

但在冇拿到實證之前,他真捨不得對其下手。

那股狐媚勁兒,真不是一般人能扛得住的…

忽然,周擎天猛地看向一旁的田無雙,道:“你上次說的一個月時間,還剩多久?”

這田無雙和蘇媚,可以說是兩個極端。

一個熱情似火,一個高冷如冰山。

忽如其來的問題,讓田無雙心頭一陣慌亂。

但麵上她依舊高冷如斯,言簡意賅道:“十八天!”

“十八天啊…”

周擎天嘴角一勾,目光在田無雙修長的大腿上下掃視。

這雙大腿,可是修長好看的同時,又充滿爆發力的,夾一下怕是要讓人魂飛魄散。

隻是一想,周擎天就感覺熱氣上湧。

不過說話還是要算數的,人家都說了時間,自己冇必要強來。

可起來的火,已經壓不住了。

周擎天立刻起身,朝玉嬋宮走去。

玉嬋宮中,慕容婉兒一如既往,在花園中欣賞著鮮花蝴蝶,站在那裡久久不動一下。

“婉兒!”

周擎天輕輕呼喚一聲。

慕容婉兒聽到聲音後,彷彿忽然打開開關一樣,驀然回首,發自心底的嫣然一笑,那溫柔模樣,幾乎要將人的心都融化了。

周擎天走過去,將其摟進懷中:“想朕了冇?”

“想,時時刻刻都在想。”

如今,慕容婉兒的膽子也大了些。

但忽然,她身體一陣緊繃。

周擎天摟著他的手,非常不規矩地伸進了本就薄薄的衣衫內。

“身體也養好了吧!”

周擎天再壞笑一問。

饒是慕容婉兒如今已經大膽了許多,卻依舊羞得滿麪粉紅,她隻是低著眸子輕輕點了點頭。

下一秒,她整個人就被周擎天抱起來,直接放在花園中新建的亭子裡。

“啊……”

慕容婉兒一聲驚呼之下,春色滿園。

良久,亭子中的聲音,才漸漸停歇。

周擎天和慕容婉兒坦誠相待,兩人緊緊依偎,看著園中的美景。

“婉兒,朕很快就能給你一個名分了!”

周擎天深情款款地說道。

慕容婉兒將臉頰,溫柔的貼在在周擎天胸膛上,柔聲道:“皇上,臣妾不著急,隻要臣妾能看到皇上,就足夠了。”

周擎天心頭震動。

他早就得到宮女稟報。

這些日子,慕容婉兒一日比一日消沉,是真的在這小小的玉嬋宮中,憋出病了。

可慕容婉兒卻一個字都不說,默默承受著這份煎熬,不給周擎天增加壓力。

多好的女人啊!

周擎天忍不住將懷中的佳人,摟得更緊了。

結果兩具軀體接觸的太過親密,導致周擎天火光又起。

慕容婉兒忽然感覺到了什麼,臉上紅霞遍佈:“皇上你…你又……”

“都是婉兒太過誘人!”

周擎天嘿嘿一笑,再次翻身而上。

這一夜,周擎天在玉嬋宮中冇有出來。

宮外,田無雙用劍在地上寫寫畫畫,定睛一看,赫然是一到十八的數字。

她劃掉一個數字後呆呆望了許久,忽然喃喃一聲:“難道…真的要就此放棄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