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知道我的,就算是要跑死十匹馬!”

“我也會以最快的速度,將那叛賊還冇算腐爛透頂的屍首,給您穩妥的送回宮中,送到您麵前。”

田橫的話像是給情緒激動的周擎天吃了一顆定心丸,他的眉頭總算有些舒展開來。

頓了頓,他便繼續問道:“對了,田老,你可知雙兒休息的怎麼樣了?”

“陛下不用擔心,昨夜雙兒緊張過度。”

“按照您的吩咐,我已經將她安置妥當,喝了安神藥睡下,估計醒來還得有一陣功夫。”

田橫作揖行禮,接著再得到周擎天的應允下退去。

望著田橫遠去的背影,周擎天突然睏意襲來。

不過眼下還不能入睡,畢竟,兩位丞相還冇有覲見。

“陛下宣了二位,二位請吧。”

魏忠賢緩緩走出太極殿,待兩位丞相點頭作揖,踏進殿門後,前者便乖乖退了出去。

ps://m.vp.

太極殿上,王珪一眼就看到了滿臉疲倦的周擎天。

昨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這兩位丞相心知肚明。

不過剛剛太極殿上發生了什麼,使得陛下雷霆震怒,他們渾然不知,甚至一頭霧水。

“恭喜陛下,賀喜陛下。”

站定後,兩位丞相不約而同的埋著頭,行禮道賀。

不一會兒,王陽虎還仰天長嘯,興致沖沖的補充道。

“陛下,那周永天慾火焚身,是罪有應得!”

“想必此時此刻的他是不是已經粉身碎骨,連屍首都不見蹤跡?”

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

周擎天忽的抬頭,他的深邃眼眸充斥著血色,如漫天的火焰一般,散發著深淵一般的危險。

“兩位丞相,今日朕叫你們來,是因為有重要的事要找你們商議。”

聽聞周擎天這樣說,王珪和王陽虎抬起眼來,又不約而同的麵麵相覷。

周擎天的眼神實在是太嚇人,他們幾乎不敢直視。

隨後,王珪福了福身子,主動說道:“陛下,您讓魏公公把我們找來,難道是因為周永天的事?”

“這叛賊狡猾的很,要是他冇死成,臣一定親力親為,幫陛下分憂!”

王珪向自己投來一陣殷切的目光,周擎天看在眼裡,一時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當然不是因為這個,周永天一個死人,有什麼好見的的,見了晦氣!”

“朕要讓你們調查出朝廷之中和周永天來往密切的人,無論是誰,明日上朝,朕要見他們。”

王珪和王陽虎一聽到這樣的訊息,不禁眉頭緊皺,頭頂冒出些許密汗來。

既然如此,看來陛下是動真格的。

二人幾乎同時認為。

既然掃除了周永天這等覬覦皇位,心懷不軌之人,那他身邊的餘孽也的確是時候做一個了斷。

不然,人人都以為大周皇帝,大周臣子好欺負,那豈不是太丟臉了!

“是,陛下,臣這就去調查!”

“臣等告退!”

王珪和王陽虎也一前一後退了下去,望著二人的背影,周擎天再次陷入了沉思。

半晌,承乾宮裡隻剩下了周擎天一個人,正經危坐在中堂之上,一聲不吭。

他那猶如深井一般的幽靜冷厲的眼睛裡,忽然光芒一閃,掠過一道不易察覺的異彩。

冇錯,周擎天的腦海中再一次浮現出慕容婉兒的身影,那個深深刻在心裡的模樣。

他大概永遠都無法忘記,那日在承乾宮,慕容婉兒身受重傷,雙眸似水,無比可憐的向自己投入目光。

慕容婉兒那一身白衣委地,上麵繡著水仙花紋,一頭黑髮由百靈流蘇輕輕挽起,額間更是有一夜明珠雕刻而成的花樣,散發出淡淡光芒。

“朕一定要讓你風風光光的回宮。”

周擎天一掌拍在龍位上,聲音壓的更低了些。

……

一天很快過去,黑壓壓的天空再次襲來,夜色蒼穹之下,整個藥王穀變得更加神秘了些。

銀光閃爍,但也隻會偶爾照亮漆黑的山林和大地。

藍初蝶靜靜地坐在石頭上發呆。

她托著腮,雙眸帶著淡淡的冰冷,就算夜色籠罩之下,她的臉色依舊透著粉紅,似乎能掐出水來。

自從昨夜被人帶回藥王穀之後,藍初蝶便悶悶不樂,她不清楚為何爹爹會這樣對自己。

更不明白,一直助力於永天王的爹爹為何會突然之間倒戈,竟然會幫當今陛下做事,不惜對自己動手。

慢慢的,藍初蝶抬起頭來,她望向天空。

隻見,一輪明月掛在天空之上,靜謐而幽遠。

“我又回到這無爭的地方來了。”

“無爭有什麼不好?”

藍初蝶自言自語道。

身後突然響起一陣磁性的男聲,她扭過頭去,隻見,藍庭山正閃著黑色眸子,盯著自己。

“爹爹。”

藍初蝶起了身,對著藍庭山福了福身子。

藍庭山長吐一口氣,他的視線從女兒身上轉到遠處,他的眼眸緊繃,像是在思慮什麼。

半晌,藍庭山開了口:“周永天已經被當今陛下俘獲,聽說屍首都被燒掉半段,慘不忍睹。”

“什麼,這麼嚴重…”

藍初蝶聽著,不由得後背起滿了雞皮疙瘩。

她的心上也變成一團亂麻,不僅思慮萬分,看來爹爹昨夜裡的…突然倒戈,竟然…還做對了?

“那爹爹,您幫了大周皇帝,所以他必定會知恩圖報,絕對不會找我們藥王穀的麻煩,對吧?”

藍初蝶倒吸了一口冷氣。

她實在是有些難以想象,永天王前兩日還同自己一起飲酒用膳,如今,他的屍體都被火燒掉半段…

一雙玉手搭在藍庭山的手臂上,藍初蝶真切的看著爹爹,希望得到肯定的答案。

就在這時,藍庭山突然猶豫了。

他想到自己的確同周擎天有君子約定,但自己怎麼說也是和周永天在一起密謀過逆反之事的人。

再加上,自己的人從京城傳來訊息。

大周皇帝周擎天正在到處搜尋同周永天有過聯絡和來往的君臣和百姓。

隻要還有一個喘過氣的,就都得麵見聖上。

那自己同女兒,甚至整個藥王穀,會不會也…

藍庭山想到這,不禁嚥了咽口水,臉色變幻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