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秦天感覺自己已經根本無法忍受,這個八竿子打不著的“好皇叔”!

他最終決定,率先進攻,最好是一勞永逸,不留後患的解決掉!

城樓之上,周擎天身形如電,動作迅疾。

他雙眼猩紅一片,握住喉頭之上攢成一處的三支箭,大喝一聲將其拔出。

緊接著,周擎天倒退兩步,用肉眼不可及的速度飛速發射弓弩,逝如流星一般的朝周永天射去。

“朕不戀戰,也不懼戰,朕更加不願目睹雙方的勇士血染戰袍!”

“但,周永天,這一切都是你逼朕的!”

“殺!”

隻聽,周擎天一聲令下。

整個大周的軍士們勢如破竹,城樓之上的弓弩手們更是拉緊弓弦,如同疾雨破空一般。

正對城樓門前的三萬大軍,不得不承受著銀色如潮水般的攻擊。

ps://vpka

shu

處在最後方的藍庭山早就料到如今的場景。

慌亂之下,他一如反常,表情平淡的盯著城樓之上,盯著那城樓之上的周擎天。

隻見,周擎天又將三支箭咬在口中,指尖又攏了三支,左手持弓弩,一個俯仰。

他向著剛剛有幸被眼疾手快的姬祖士推了一把,逃脫成功的周永天再次連環發射三箭。

火光之中,藍庭山看得真切。

他知道,周永天勢必是要敗在朝廷手裡了。

自己的選擇冇錯,女兒的選擇更冇錯。

也許藥王穀隻有歸順於朝廷,歸順於周擎天纔是最好的選擇。

想到這,藍庭山眯起雙眸,揮起長鞭,一聲令下。

“撤!”

隻見,周永天背後的軍士勢力頓時少了一半。

藥王穀的人紛紛南去,消失在蒼穹夜色之下。

不過,周永天壓根來不及管這些。

畢竟,眼下看著城樓之上的周擎天像是殺瘋了一般,不停的發射弓弩,不停的對付自己。

要不是自己躲得快,恐怕如今的自己,就像那泥菩薩,就連自保都成問題。

“周擎天,你真是個瘋子!”

“今晚,你就受死吧!”

“全都給我上,給我上!隻要贏了,本王重重有賞!”

直到戰亂過半,周永天才意識到藥王穀的藍庭山已經帶領他的部隊撤軍。

自己這邊,卻瞬間就被削弱了大半勢力。

眼下,大勢已去,不過,他也已經無力迴天。

但周永天不認輸,他認為自己必須硬著頭皮繼續戰下去,為覬覦已久的皇位拚一把!

與此同時,周擎天開始排兵佈陣。

他探出頭去,開始細細的觀察城樓下。

眼瞧著,周永天兵力已經被削弱一半。

而姬祖士則是躲在一旁。

他因為忌憚周擎天的勢力,壓根也不敢讓崑崙劍派的人輕易加入這場戰亂。

周擎天眼眸微眯,他突然覺得,就是現在!

“田老,開城門!”

隻聽,周擎天背過身去,大聲喊道。

他的內心翻騰不止,不由得握緊了雙手。

周擎天開始在心中暗暗發誓,就在今晚,他必須看著周永天拜倒在自己麵前,必須!

田橫接到指令,城門瞬間被打開。

上萬名軍士衝了出來,他們湧進敵軍陣營。

而隨後,百騎司們也在田橫的統領下,從南北方向一擁而上。

寬闊平坦的城門口登時人馬蠕蠕的纏殺成一片,混亂不堪。

周永天一邊應付著眼前膠著的戰亂,一邊看向遠處跑來的百騎司,他們個個蒙著麵,看不清真容。

其速度更是飛快,一眨眼的功夫便加入了戰亂,殺伐果斷,手起刀落。

在那一瞬間,周永天的腦袋裡一片空白。

他感覺自己好像在哪裡聽說過這群人,又好像在哪裡見過這群人,卻怎麼也想不起來。

“周擎天,我要殺了你,我要殺了你!”

周永天的眼睛佈滿了雙眼,他的雙手不受控製地顫抖著,拿著刀劍廝殺著!

他深知,自己中計了!

這群殺人不眨眼的蒙麵黑衣人,明明就是當初對江湖門派趕儘殺絕的那幫人。

他們統統都是周擎天派來的。

所以從頭到尾,自己都在被周擎天牽著鼻子走!

所以從一開始,自己就如同笑話一般,被眾人恥笑!

眼瞧著周永天如同發瘋一般在城樓下嘶吼。

田無雙生怕出事,她衝在周擎天麵前,對著城樓下怒喝道。

“所有不知好歹的叛軍軍士,我勸你們最好快快投降,大周皇帝心地善良,說不定還會饒你們一命!”

“非要搞成白刀子進去,紅刀子出來,這樣難看的場麵,到最後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死的纔算嗎!”

情緒激動的周擎天瞬間一怔,他垂眸看了看自己眼前的田無雙。

就是那一道清瘦的背影,正擋在身前,保護著自己。

周擎天的呼吸變得沉重起來。

火光之下,天也漸漸的發亮,他的雙眸沉沉的盯著田無雙的背影,一臉柔情。

就在一刹那,周擎天的腦海中突然閃過,薑韻寒的的影子。

田無雙和薑韻寒都是因為武力高強才被周擎天叫來城樓之上的。

但,他卻從未想過讓兩個人出手,隻需要她們陪在自己的身邊就好。

畢竟就算是雪神劍和青虹劍合體,也夠可以讓崑崙劍派的姬祖士知難而退!

但就算冇有她們的存在,周擎天也有底氣,可以肆無忌憚的對周永天發泄自己的仇恨!

如今,他倒是真想感謝感謝她們,感謝一直守在自己身邊的這兩個女人。

周擎天想著,扭過頭去。

他原本以為薑韻寒會站在原地對著自己會心一笑,卻發現她已經不見了蹤影。

“含妃呢?”

周擎天慌了神。

眼下城樓底下戰亂紛爭,說不清的刀劍亂入,弓弩射出。

而,周永天更像是一匹隨時會爆發的野獸,令人毛骨悚然!

聽著周擎天的疑惑,田無雙扭過頭來,一臉茫然。

“含妃娘娘,她…”

“田老!田老!”

“田橫!含妃呢!含妃不見了!快去給朕找!”

“是,陛下,我這就去!”

周擎天發瘋一般的怒喝著,他抻著臂膀,手上的弓弩也被甩在了地下。

眼下,他真是恨不得衝下城樓,和周永天決一死戰,最好能以最快的速度將此人擒拿,結束戰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