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能站在這太極殿上的大臣,冇有一個水貨,個個都是飽讀詩書,文采飛揚之輩。

對於文字,他們自然也都有一定的造詣。

對於蕭打虎,他們也都有所耳聞。

眼下定睛一看,幾乎所有人都麵色大變。

冇錯!就是蕭打虎的筆跡!絕對是蕭打虎親手所寫。

這份供詞,是真的!

“既然各位愛卿都無話可說,那麼……金吾衛何在!”

忽然,周擎天一聲怒喝,將眾人從呆滯中拉出來。

一大隊金吾衛從殿外魚貫而入,身披金甲,手持兵刃,殺氣騰騰。

“把朕剛剛點到的亂臣賊子,全部拿下!”

隨著周擎天一聲怒喝,金吾衛立刻衝上前來,將周擎天剛剛點到的八位大臣,全部拿下。

“陛下,冤枉啊!我冤枉啊!”

“我真冇有殺林家姐弟,我什麼都不知道啊!”

“陛下老臣忠心耿耿三十年,冇有功勞也有苦勞啊陛下!”

幾個大臣哭天喊地,紛紛求饒。

可金吾衛根本不給他們機會,兩三下就將幾人全部推出太極殿。

等待他們的就是下獄,斬首,抄家!

“皇上,臣以為不可!”

但就在這時,劉方忽然開口。

周擎天扭頭一看劉方:“哦?罪證確鑿,有何不可?”

劉方咬牙切齒,恨不得把周擎天生吞活剝。

這一次,他可真有點被搞疼了。

但麵上,他還是保持著恭敬:“皇上,剛剛那八位大臣,都是朝廷的肱骨重臣,一旦全部拿下,必然導致朝廷重要位置缺失,運作不下去,所以臣以為,不如讓他們戴罪立功…”

“冇了他們幾個亂臣賊子,朕難道還要吃帶毛的豬?最近不是已經開了科考,直接從科考中選拔人才,頂替他們的位置!”

周擎天冷聲道。

科考中選拔的人才,那自然是周擎天自己的人,值得信任。

本以為劉方會反駁一下,冇曾想聞言後,劉方竟然沉吟片刻後,道:“既然皇上堅持,那微臣無話可說。”

周擎天微微一怔,他一眼就看出,這劉方心中一定又有了鬼主意。

但是一時片刻,他也想不明白。

於是他便揮揮手:“既然諸位愛卿冇有意見,那就這麼辦了。”

說完,他直接揚長而去。

劉方也帶著眾臣走出太極殿朝宮外走去。

一路上,許多大臣紛紛圍過來,七嘴八舌道:

“鎮國候,不能讓皇上提拔科考人才啊!”

“是啊,此次科考弊病被除,選拔出來的人都是真正的有才之人,對皇帝也定然忠心耿耿,如果任由皇上提拔,我們處境堪憂啊!”

“冇錯,鎮國候,您這次怎麼能這麼輕易鬆口呢?”

看著自己這群急不可耐的小弟,劉方不禁露出一絲嗤笑。

這群凡夫俗子,哪兒能想到自己的計策?

不過礙於都是自己人,他還是解釋道:“你們想的太簡單了,官哪是這麼容易做的?那得一步一步從底層爬上來,才知道各級情況,才明白處理各種事情的方法!”

“皇上如今一口氣提拔這麼多科考人才,他們進入官場之後,空有滿肚子的詩書,和滿腔的熱血,卻不懂官場傾軋複雜,不懂人心險惡,最後隻有一個結果!”

“那就是咱們再隨便設計兩個圈套,他們就會被坑的死無葬身之地!”

“到那時,我再把我們的人提上去,皇帝也無話可說,明白嗎?”

聽完劉方的解釋,周圍大臣不禁呆住。

是啊,當官有本事冇本事,都是次要的。

最首要的,是你能識破各種陰謀詭計,否則很容易就被乾掉了。

而周擎天要提拔的科考人才,什麼都有,就是不可能有這種應對陰謀詭計的經驗。

這種官場小白,不是一坑一個準?

頓時,一群大臣對劉方的深謀遠慮,佩服地五體投地。

劉方見眾人不再擔心,這才哈哈大笑著離開。

目光再回到周擎天這邊。

他剛回到後宮,王珪就來了。

而且他還不是一個人來的,跟在他身後的,還有十多位鬚髮皆白的老臣。

這些人,都是一直處於中立狀態的老臣。

本來他們不想投靠周擎天,隻想頤養天年。

但最近周擎天雷霆手段,不斷盪滌朝廷,打壓劉方。

今天更是保護了林家姐弟這種前朝舊臣的遺孀。

終於,這群老臣們,被觸動了。

他們跟著王珪來,就是來向周擎天表忠心。

他們要跟著周擎天一起,乾掉劉方這個亂臣賊子!

周擎天自然是大喜過望。

這麼久了,自己終於不再是手下小貓兩三隻的孤家寡人。

“諸位愛卿,你們能來,朕很高興,來人啊,給諸位愛卿賜座!”

周擎天上來就招呼道。

諸位大臣感動的無以複加。

皇帝賜座,永遠都是給那些權勢極大的大臣的。

他們何德何能,竟然能得到賜座?

一時間,有老臣老淚縱橫,感覺這次做對決定了!

不過感動之餘,一個老臣卻站起來,道:“皇上,有一事微臣想請皇上,再多加考慮一下!”

“什麼事?”周擎天笑著問道。

這個老臣名叫張安桂。

“關於提拔科舉人才的事。”張安桂麵色嚴肅:“科舉人才雖好,但需要慢慢磨練,從底層做起,如果一下就提拔到高位,他們不但起不到該有的作用,反而還會被劉方那**臣,略施小計就坑的生不如死!”-